收到录取通知后,父亲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因为暑假长期下地,人已经黑了许多,母亲怕我到大学后被人家笑话,想我养白一点。

  于是我有了一小段空余时间去串门,去找以前的同学老师聊天。

  九月初离到****学院报道还有一周的时间,我决定到我就读过的乡中学看望我们初三化学老师,顺便去打听下以前班上几位玩得好的同学近况。

  我的化学老师姓陈,他还单身,估计差不多三十岁吧,我到他宿舍坐了约一个多小时,我们一边泡着家乡的烟茶,一边聊着过去的趣事,包括我以前拿着化学奥赛题追着他解答,他故意躲我,以及我能背整本初三化学教科书,这些都被他拿来当作回忆。

  我来找他除了是聊这些外,我也想知道班里的张新和但俊瑶(后面叫瑶吧)的情况,张新是班长,过去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散学,玩得相对较好的同学之一,因为我从小比较内向,所以玩得好的并不多。听陈老师讲,张新在高考前夕遭遇了一场车祸,双腿被轧坏了,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过,放弃了高考,现在在北京养伤。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激起了很大的波澜,为什么这么好的同学要遇到这样的不幸呢,同时也暗暗庆幸自己活得好好的,我在内心无数次祈祷,希望张新能早点康复,将来能接个假肢什么的,能重新回到学校,考取他向往的大学吧。

  快聊完的时候,我才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了陈老师一句,您知道但俊瑶现在的近况吗?陈老师没有看我,也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我一句,你喜欢她?我连忙否认,不过脸上已经火辣辣了,估计陈老师应该看出端倪了。

  不过,他倒没有急于拆穿我,而是对我讲述了他大学时代的生活,尤其重点讲了他的恋爱故事。我当时很奇怪,为什么他会把这么隐秘的私事告诉我呢?况且他现在还单身,把往事讲给学生听,总归是不好的吧。但是后来我明白,大概是他觉得我现在已经读大学了,可以谈恋爱交女朋友了吧,然后又看我还打听瑶的近况,就把自己的故事讲给我听,希望对我有所帮助吧,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聊完这些,快到中饭时间,老师原本想留我吃饭,但我看他住在宿舍,一个单身汉也不方便打扰到他,就婉拒离开了。

  当我走到单车棚时,远远看到了瑶,她怎么也在这?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偏偏可以遇到她,刚才还要打听她,可我此刻已经没有勇气追上去跟她打招呼了,因为我看到她跟几个男孩子在一起,正在往后山方向走去。

  说到后山,这是学校里唯一有树的地方,以前是隔壁乡政府的地盘,后来被学校纳入进来了,一直没有开发,就放那里空着,山上有些樟树和松树,同学们没事的时候,可以上去玩,有少同学在树杆上刻字,我隐约记得当年也偷刻过一段”瑶,我爱你“之类的话,只是不想上山查证了,因为我都不记得当年的那棵树是否还在,在哪个位置,完全忘记了。

  我在校园内徘徊了一阵子,回到单车棚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从后山下来了,我准备逃走。

  ,G看}正~d版n/章U节8#上酷C匠mg网

  可当我转身准备取单车往家里赶的时候,我听到她叫我的名字:”周成,是你吗,我是但俊瑶“。听到这么喊,我还假装没听到,当她第二次第三次这以呼喊的时候,我已经不能走了,因为她离我越来越近,像是飞奔过来的。

  我只好回转身笑着对她说”是你啊,瑶瑶,暑假回来了都没见到,你大学生活愉快吗?“”一切挺好啊,没高中那么累,一半学习一半玩的“”那真好“,我就回这么三个字,她接着问”听说你后来复读了,今年考得如何?“我见她问起我的情况,我也不免轻松了几分,回答她我已经考上大学了,是一所末流本科。她很平静地告诉我,虽然是末流本科,但至少是本科学校啊,比她的专科强。然后有意问了我的QQ和手机号码,但是我家里条件不好,座机都安装不起,更别提手机了,而且我整个高中都没有去过网吧,就算中高中时有过几节电脑课,都是在学习打字,学校的电脑是不能上网的。所以我显示非常尴尬,因为我连手机和QQ号码都没有,我只好说以后再主动联她,然后快速离去。

  其实当时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她,比如:你现在有男朋友吗?我能不能到你学校去看你?我们还可以继续交往吗?

  但是我当时情急,同时看到她身边有几个男同学,我一个都没问。一直到大学二年级,我们中间两年都没有联络过,不是不想联络,而是我真的没有她的联络方式,毕竟在不同的城市读书。她在省城,而我在偏的一个地级市。

  接下来几天,母亲帮我准备了毛巾,香皂,被套等用品,还给我买了双波鞋,我以前从没有穿过波鞋,一直是解放鞋和平底鞋,这双鞋听说是外婆给我奖励,我试了好几次才放进行李箱。行李箱也是表哥送我的,虽然是用过的,但是还有蛮新,少了两个轮子,我照样挺爱惜它的。买好了去学校的火车票,就等着爸爸休息,下周送我去学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