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S匠‘{网`永久c免Z费‘'看小◇说!X

  读书其实是非常无聊的,真的。在大陆这种应试教育的环境下,大家被桌上码起来的资料和试卷,折磨得不像人样了。

  随着高考越来越临近,大家的心理紧张程度明显大大提速,有些同学甚至挑灯夜读了,有拿手电在被窝里看书的,还有人拿那种充电的小电源背英语单词的,我反正晚上也是做题到很晚,尤其是我感兴趣的数学题,像什么圆锥曲线,抛光线这些大题,因为逻辑性很强,我非常喜欢。

  有一天晚上,我也是在做题,发现大河在看书,我心想这小子还真够拼,希望他能如愿考个好大学吧,我们就各自看着书,做着题相互不打扰。

  到了快一点的时候,我终于扛不住了,却发现大河已经睡着了,我收拾下喝点水,准备睡觉,但是看他睡熟的样子,被子没盖好,我还想过去帮他盖一下被子,毕竟现在才是四月份,天气还是挺凉的。于是我伸手过去帮他拉被子,结果从他的胳膊下面掉了一本书,掉地上的声音倒不是很响,因为那本书真的好像很薄,我原本想明天早上让他自己捡好了,一本书而已。但是又想掉地上挺脏的,而且是我搞掉的,不如下去帮他捡起来收好吧,毕竟我还没有睡,刚做完题而已。

  当我下床准备帮他捡书时,意外地发现,这竟然是一本杂志,就是前面我提到的内容很丰富,让人血脉喷张那种。

  好小子,竟然藏着这种书,我还以为有多认真在学习呢,原来是偷看黄书,心里有点鄙视他的感觉,但是我还是没忍住,借着月光仔细看了下封面,上面有有男女的裸照,我当时就起生理反应了,有一种膨胀的感觉。

  这里有必要交待一下,处男我就不必说了,在那个年代读高中,破身的很少吧。反正我们都是处男,问题是我基本上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虽然我知道男女有别,而且身体构造不一样,生物课本上都画着呢,但是真的从来没有这么直接地看到一个女性的裸体。虽然我跟但俊瑶有拉过手,但是那种男女关系还是低级阶段,在我纯洁的心里,那样都算是男女朋友了。如果是放到现在,估计大家只会“呵呵”吧。现在开放到上过床,都未必是男女朋友,有可能是酒后乱性一夜情,大家做完各回各家,相安无事。

  总而言之,我匆匆看了几十秒封面,里面的肉容就完全看不下去了,不是因为我不想看,而是真的感觉有点恶心,又有点胀胀的感觉不好受,大概这就是第一次接触这种赤裸裸的图片,产生生理不适应吧。不过,在后来上了大学,从网吧和同学电脑那里看多了A片后,反而觉得黄色杂志都是小儿科,那个才叫过瘾。当然,这个是后话,后面还会详细介绍。

  之后好几次,我都想跟大河说,能不能借我书看,但是又想装B。所以直到毕业,我都没让大河知道,我曾经偷阅过他的私人藏品。

  但是有无数个夜晚,我都想像着图上的裸体,还做起了春梦,出现了大家熟悉的“梦遗”。

  接下来便是高考了,当时就把所有精力全部投进去了,毕竟父亲帮我争取的这次机会来之不易,我不能使他们失望,而且我必须考上大学,我才能摆脱去深圳做工的命运。

  那段时间,我除了做了很多试卷,梁老师还特地帮我加了小灶,我的数学成绩明显提高,150分的试卷,我已经可以在各种模拟考试中,考到130分左右,也幸好我数学有这么大的提高,才对我将来考上本科有了帮助,这得以弥补我在英语这科上面的不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