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首先应该熟悉下周围环境吧,所以在花了个把小时整理好床铺后,我就开始注视周围的环境了,先从我住的寝室说起吧。

  这是一栋老式楼房,楼梯间坑洼的足迹与墙面斑驳的石灰块,就能看出它至少有一二十年光景了,寝室一层有二十多间房,每间房都有八套上下铺铁架子床,二三十平米的房间竟然可以足够容纳十六个学生,幸运的是我们寝室只住了六个男生,加上我才七个,其他铺位都空着,这是我刚进这栋楼,管楼的大爷告诉我的。

  我继续朝别的房间里看时,发现很多空床板上面都布满了灰尘,房顶是蜘蛛网,有些床板上面垫了很多废报纸,其中一张床板上面还有一本皱巴巴但“内容丰富”的杂志,就是我们现在摊贩那里常见的大尺度图文并茂、看着让人血脉喷张的那种。有些床铺下面还有吃过的快餐盒和扑克牌,由此可知,虽然是复读学校,来这里并不全是拼命读书,想考一所好大学的人,也是非常复杂的场所。

  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提我的六个室友呢,因为学校开学时间是九月三号,而我家里较远,我爸爸是九月二号提前带我来认梁老师的,提前办好复读手续,毕竟是走了点关系的(上一章讲过我来这里复读可以免一半学费)。

  我的六个室友除了刘江河和赵以斌外,其他名字都模糊了,甚至老实讲完全不记得长啥样了。

  先来介绍下刘江河,人如其名,是个大胖子,家里是贩水泥的,家境较好,打得一手好麻将,日后在东莞聚会时,经常邀请我打牌,没少输给他。他虽然外表凶恶,但是内心真的很善良,胆子也小,而且怕鬼那种,我一直叫他大河,因为顺口,也是他个子高大的缘故。

  另一个叫越以斌,天生自来卷,个子瘦弱,他最大的优点就是英语极好,至少我们同班同学中,他作为一个男生,英语成绩是最好的,而我除数学有梁老师帮助有所提高外,就属历史和地理学得较好,很奇怪他不是靠死记硬背记单词那种,而是天生的语感好,有语言天赋。

  总之他在我眼里,甚至在复读班女生眼中,都是英语牛哄哄的,但是后来到东莞工作后,他做了保险业务员,整天西装加身,跟他那个猥琐的形象革革不入,而英语最烂的我却做了外贸跟单与采购开发这块,真是阴差阳错。

  总而言之,我们三个可以说是“同过窗、嫖过娼,就是没一起扛过枪”,日后在东莞都将有很多故事发生。

  看?正E☆版xG章节c;上T酷Ef匠!6网V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