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暑假快结束的最后几天,对我而言简直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

  @、酷K。匠n网(唯;一Z正v版/2,A其TD他都c‘是-盗+版

  既充满了期待,又怀着不安,害怕新的环境,也在琢磨着如何来离断我跟她的关系。

  说是离断,内心却是矛盾的,到底要不要断,怎么断。她升大学,我还在复读,在另一个地方她会不会遇到其他比我好的男孩子,而我是不是真的能忘记她,全心投入学习,实现对父母的诺言。内心的纠结,一直持续了几周,直到后来学习任务加重,我才慢慢释然。

  她,是有名字的,而且有很好听的名字。她叫但俊瑶,平时我都叫她瑶瑶,“但”这个姓在我们当地属于异姓,就她家一户姓但,应该是从湖北某地迁过来的,由于单门独户,她家一直受到方、王、张三大姓氏的排挤,这都是后来她亲口告诉我的。

  九月二日,我背着书包,父亲帮我扛着表哥送给我的二手行李箱,就往第四中学出发了......我们镇没有公交车,只有摩的和双排座的四轮敞篷拉客车,都是由小货车改装的,也有一些三轮摩托车装个雨篷就拉客,收费1.5元一人。

  父亲带我坐“敞篷”小货车,顶着烈日到了县城,路过三阳街时,远远看到我的母校第一中学就是不远处,既激动又愧疚,激动的是我可以最后一次以一中毕业生的身份向它致敬,愧疚的是我错过了最佳的升学机会,不敢看父亲的眼睛,也不敢看他发黄结满老茧的双手。

  除了愧对父母,其实对一中的老师也是非常愧疚的,记得刚进入一中的时候,老师对我说了很多鼓励的话,对我寄予了一定的期望,这使得我至今都不敢踏入一中的校门,或许就是当初害怕再见到教过我的老师吧。

  如今我即将奔向另一个学校复读,也意味着学生档案调到四中,将来我的升学档案中毕业学校只会显示是第四中学,而在一中这段过去引以为傲,觉得光荣的日子将不再属于我,我是一个高考落榜生。

  在县城倒了一趟班车,在山路上颠簸了三多个小时,终于到了另一个镇,洪兴镇,第四中学的所在地。

  我们父子俩带着疲惫,直奔四中大门,离校门很近的时候,远远看到父亲的老同学在大门口向我们招手,父亲露出了微笑,我知道他为了让我进这所复读学校,跟他这位老同学讲了很多好话,或许拜托了N回。此刻看到他,父亲也可以松口气了吧。

  当我站在校门口时,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不是心里的石头落地了,而是有着一种深深地失望。

  正是因为四中是所复读学校,学校非常简陋,大门破旧而且一片凋敝,跟我过去就读的一中比起来,相差太多了,虽然我是农村来的娃,本不该对物质和对学校环境有过多的要求,何况我还是一名落榜生,过来的主要任务是学习,不是来享受的,可我当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当时的心情大概就是,这里就像是被遗弃的地方,里面还不知道是啥样,心里的抵触情绪很复杂,但是看到父亲和他同学(梁老师,教数学,教理科,我读的文科但是后来也偶尔帮我辅导作业)交谈得差不多了,我也只好扛着行李,默默地跟梁老师进校了。

  梁老师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一鼓作气头也没回走到了属于我的寝室,安放好行李,当我坐在没有铺床单的木板铺上时,我有点想哭的感觉,我好想冲出校门,看看父亲是不是还在那里没走,是不是也含着泪舍不得我?为什么我要那么倔强,头也不回就走。

  我原本可以停留几分钟,跟父亲告个别,或者听听他的叮嘱,请他和母亲在家一切放心,保重身体不要过于劳累,我会安心读书之类的话,这样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要把背影留给苍桑的父亲,许多年后,我再问起父亲,他说当时看我走了,他心里如释重负,但是还是想临走前再告诫我几句,而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心寒了好一阵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制作说:

PS:我不是专业写手,写得不好请大家包涵。今天是周五,事不多趁空闲多更两章和大家分享,请大家持续关注。

前几章多介绍下,我的复读与大学生活,后面再详细介绍我是实习生涯,如何到了东莞,初入职场的所遇

当然最重要的步入风月场所的奇闻啦,大家肯定感兴趣吧,那就慢慢等待更新吧。3Q,请大家一起撸一发,支持我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