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东莞被热议,无关乎“扫黄”、“丐帮诱拐”、“飞车抢劫”这三个旧闻。

  我刚毕业的时候,东莞还是“世界工厂”“制造之都”,GDP在地市级城市中,还是非常靠前的。经历2014年扫黄后,东莞虽然“黄业渐淡,但经济上依然尖挺…..”。

  曾经有人戏言:港台豪客奔深莞,长腿细腰竞上岗,老少中青来消费,带动东莞GDP。

  这些虽是坊间戏语,但毫无夸张之意,遍地工厂的东莞,无数富商来投资,自然引得无数豪客来挥金洒钱,数不清的无知少女坠落红尘,明码标价,赚着轻快钱,贱卖着自己的青春。

  (别以为只有女色消费,男色消费在深圳是非常流行的,本书只介绍东莞,故而后文偶有提及,不作详述。)

  各位看官不要着急,容我慢慢介绍完我读书时代的经历,再详细带领大家看看东莞那些年在我身边发生的故事,保证足够大家睡前YY。

  现在介绍下自己,我叫阿成(谐音,暂且这么自我称呼吧),来自湖南某市一个红色革命老区的小山村。自小生长在农村,从来不期盼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因为在我见过的世面中,我们的小镇就是外面很大的“城市”,或许是从小生活在闭塞小山村的缘故吧。

  2001年我不自知地考上了我们县一中,从那时开始才知道原来读完高中,还可以读大学。至于大学是什么样的,为什么要读大学,都是在老师的教育和学长们的聊天中才慢慢了解的。

  酷3F匠网1首发

  先介绍下我的学习成绩吧,在我们乡中学,我还算是名列前茅,自认为成绩不错,直到考到县一中,才知道原来一个年级是可以有十二个班的,县城官话和家乡话发音是不一样的,而且首次期中考试我在班上排名在二三十名,年级排名更是到三百多名,从那后我所有的自信心和优越感,都凭空消失了。要知道我读初中的时候,可是年级前十。

  不管我怎么拼命用功,成绩就是没长进,同学们都是从各镇按全县成绩排名考入一中,自然成绩都不差,如果按现在成年的思维去看待这个问题,我不应该抱怨自己头脑笨,可当时我才16岁不到,自然无法领略到这一层。

  这里来个小插曲,很多朋友可能都经历过:所谓的早恋。

  跟绝大多数小伙伴一样,我也暗恋过,早恋过。但都是停留在写情信,下课一起打饭,晚上一起自习而已,顶多围着操场转过圈,连嘴都没亲过那种。就算是拉手,也是心中下过无数次决心,脑中操练过无数回牵手细节,最后抖着小手才完成的。

  我之所以要介绍这个人人都有的经历,是因为我很长时间陷入了这段没有结果的苦恋之中,导致后面成绩更落后,原本能考上二本的我,最后选择了跟她同一所专科学校。

  其实在我高考前夕,父亲就跟我促膝长谈过,我记得他的原话大概是这样子:儿啊,你们兄弟两读书,一定要努力刻苦,爹妈送你读书很不容易,要珍惜机会,不要枉费我们一番心血,只能你们想读书能考上本科学校,我和你娘砸锅卖铁,到全国各地捡破烂收废品也要供你们读书。但是如果考不上本科,就别怪爹妈啦,那时你只能背着棉被跟你表哥他们去广东一带打工了。

  所以当时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令父母满意的大学,将来能出人头地,当官赚大钱,光宗耀祖什么的。

  话说我因为早恋浪费了时间,逃课逃考试,果真枉费了父母心血只考上一所专科的时候,我自己才意识到,我将背着行囊南下打工了。尽管我舍不得她,想跟她进一同所大专再续前缘,看来是不可能的啦。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觉得没脸面对自己的父母和亲戚长辈们,心中各种愧疚,看到被辜负的眼神,我恨不得从高处跳下,了此一生。

  很奇怪,那个时候怎么会产生如此轻视自己生命的想法,虽然年轻,但也不至于不爱惜自己吧,总之那段时间过得非常痛苦,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他们辛苦劳作换来的血汗钱,送我去上学,而我却没有珍惜,还去学其他同学早恋,害了自己没书读,也害了父母。爹娘对我所有的期望,都凭空消失了。

  那个暑假,或许对即将去打工的我来说,就是最后一个暑假吧,因为我可能再也没机会读书了,暑假将离我远去,不再属于我。

  直到那年八月份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做好去深圳打工的准备,提前购买了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品和方便面(因为娘说到外面买会很贵,火车上吃泡面和煮好的鸡蛋,可以省下不少钱),在准备买南下深圳的火车票的前几天,我父亲儿时的同学路过我家,跟我父母寒暄的时候,问到我高考的情况时,他给出一个建议,让我去他任教的第四中学复读,学费可以免一半。当时父母也没有答应,因为一半的学费也要不少,而且我复读一年不见得能考上本科,要是去深圳打一年工,或许能存下几千元钱,用来供我弟弟读书或供养家里,以此减轻家里的债务和负担。

  这对我而言是唯一的机会,所以后来我请动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三大姑七大姨出面做我父母的思想工作,请求他们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认真读书,争取考上大学,如果不让我再试一次,我不甘心。如果试过还是考不上,我就无怨无悔,死地踏地出去打工。后来不知是不是长辈们轮番出动劝动了我父母,他们最后找我谈话,决定给我一次机会,免得将来老了还在怨他们,并且我也很感激,后来真的考上了一所大学,虽然那所学校在湖南省本科类排名末尾,但至少是所本科院校,得以让我混到一张本科文凭,拿到了进入社会的敲门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制作说:

PS:因为本人白天要上班,租房远离市中心,六点下班到家都七八点了,所以不定时更新。

周末可以一天更新两至三章,请大家高抬贵手多撸,不喜欢也请息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