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发肯定也不是吃软饭的,何况又当着喜欢的人面,不管是哪个男的,这时候都想表现下自己,不过我想说,多少男人都是为了这样的事吃的亏,栽的坑?

  红发撩了撩头发说“北南职校听说过没?”哟呵,听到这个名字,我还真是笑了,BS的傻逼都知道,自古以来北南和一中就是死对头,两个学校不知道干了多少次,双方都有输赢,这红发居然还敢来?还真是牛逼。

  本来这红发不说北南也就算了,这一说北南的名字,一群耐心的人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扔了书包直接上了,特别是那个毛寸头,根本没再发话,一个小健步直接冲了上去,几秒钟的时候,一个大力的电炮直接给红发摔脸上去了,在北南混的,肯定都没有吃素的,这红发反应不慢,往后小退一步,顺势一击勾拳打向了毛寸头,毛寸头应该是没想到红发反应这么快,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

  看红发这下,这绝对是身经百战的老混子了,老混子最大的特点就是趁你病要你命,红发反追一个小碎步,快速起腿,一击大力的摆腿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踹向了毛寸头,毛寸头,双手去遮挡,但是力量上面确实差距太大,红发没事,这毛寸头反倒是被震了出去好几步,红发根本没有想就此放松的意思,继续追上去,先是右手起拳打向这毛寸头,趁毛寸要防御的时候,左手快速出拳一炮子直接给毛寸轰到小腹上了,卧槽,假动作!

  这么下去,毛寸头根本不是这红发的对手,本来不想掺和这事的,不过再怎么说,现在我都是一中的人,也不管那么多了,吩咐钱蕊和娇娇躲到一边,外套一拖,一个加速直接冲向了红发,经常打架的人最忌讳的就是长发,这也是红发犯下的唯一错误,我快速出手抓向红发,一般人我这么一抓,肯定是八九不离十得手,这红发却后起一脚,险些打向了我的面门。

  看来这小子不是一般人,有可能是个练家子,不过打架可没那么啰嗦,打架不想拍电影,打架谁最狠,谁就是王!

  /酷`匠46网◎永^久免#-费-i看。小s说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从初中就开始干架,加上出国也没少惹事,和这红发一比也差不了多少,这会的毛寸已经被干的快爬不起来,也指望不上他能干什么,跟红发对峙了几秒钟,没再犹豫,一炮子直接干向了这货的面门,这货也一样,只不过他打向的是我的小腹,我们两个的速度差不多,呵,看来这一拳只能硬接了,不然我是伤不到这红发的,我没有丝毫动容,狠狠的干向了红发,红发可能没想到我要去硬接他这一拳,当我们两个要击中对方的那一刹那,他走神了,拳头很明显没有用上全力,可我却没有半分惊讶之心,用尽全力的打向了这红发。

  人最脆弱的部位无法也就几个,肚子,鼻子,脚踝和后脑,我这一炮子直接给红发放了血,他鼻子瞬间通红了,我要没猜错应该是给他打断了鼻梁,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现在我的右手也是一阵发麻。

  不过现在可不是让你去揉手的时候,就在红发捂着鼻子叫痛的时候,我飞起一脚踹向了这货的肚子,这货还真不一般,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用左手去帮他的小腹抵挡一下,承受一部分的力量,不过即使这样,他也一下没稳住,坐到了地上,就是这个时候!

  我再一次出手,抓向了他的头发,这次他可没躲过去,被我抓了个正着,接着我几炮子直接干了上去,打的这货也是一顿叫,俗话说的好,将浴血奋战,斩敌首级方能鼓我军心,将若脆弱纸虎,被敌所擒,己则心态大变,触急弱败之方。

  刚开始红发打毛寸的勇猛也激情了他身后小弟的血性,那段时间我们被人抓着打,现在我解决了他们的头,他们也瞬间降低了士气,加上源源不断的一中人加入,现在的他们就像溃败大军的兵渣,四处寻找逃路,可是捆笼之兽,又怎能翻江倒海,大杀四方?

  所以几番打斗之后,他们只能全抱头在地求饶,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我也没太过分,只是跟红发说以后别再来招惹钱蕊便准备走人。

  就在我带着钱蕊娇娇准备离开的时候,毛寸头慢慢的走了过来,问我“你是哪个班的?”我也没多想,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如果是王宇的人,这次也算是警告他,我周均洋没那么好热,如果是别的人,或许也能交个朋友“北校11班,周均洋。”

  在我说校区和班级的时候,这人没有太多变化,当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他也是瞪大了双眼,问到“难道你是出国的那个周均洋?最近都在传你回来了,看来是真的!”

  有些东西可以说,但是别说的太多,不然那就事半功倍了,就像恋爱,对一个好可以,但如果对一个人太好,那可能反而是一种负担,不管是对己还是对外。

  “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说完我没再理他,转身带着钱蕊和娇娇便俩开了,隐约中我听到“洋哥,我是流氓哥的邻居,如果你真是那个洋哥,以后我能跟着你吗?”

  听到这我转身回了头,既然他说到了流氓,那肯定是自己人,加上刚刚他的表现,即使打架不太在行,起码不是废物,我便说“去找流氓吧,他会告诉你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迷欲义色说:

  谢谢还在一直支持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