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话刚说一半,流氓抢先说“不如,在回去之前打他们一次,他们在国外玩的风生水起,我就不信在国内也能这么牛。”

  本来他们几个都是要回自己房间的,听我俩这么一说,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纷纷点头答应着,这没什么稀奇的,我们一群大男人的,被人追着欺负,要是你,你能忍吗?更何况是一群从小就在优越环境下长大的富二代?

  看大家都没有异议,我转头看向钱蕊对她说“落落,你能想办法知道他们在哪不?”钱蕊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说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点头答应,然后又说“从这地方到机场是一个小时的路程,所以中午10点动手,只有半个小时,不管结果如何,所有人分开撤退,机场内集合,现在先各自回房间休息,流氓你和小君脸生,小君你开车,带着流氓去搞点家伙回来。”

  他们没在说什么,各自回房间休息了,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后,钱蕊却抱着我的胳膊说“你真的要这么做吗?”看着她一脸担心的样子,我一下就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就是笑了,可能是因为她的担心让我感到了心暖吧,我点了点头说“落落,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现在在我们这个小团体里,我和冉哥算核心,在关键的时候我们两个的决定和心态可能决定了整个团队的存亡,懂吗?”

  钱蕊没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是啊,不管你在一个什么样的团体里,当这个团里的头目当先已经害怕和懦弱了的时候,那证明这个团队也变相的投降了,我不想再听那句中国人一个人是条龙,一群人是群虫了,所以即使在这个危险关头,我也要进行一次饿狼反扑。

  我有一个好的心态,却没有那种万事压于你,你却还是稳如泰山的姿态,毕竟我也只不过是一个高中山,等待的时间里,我如坐针毡,我根本没有半点心思去休息。

  好在在这段时间里,钱蕊通过老爷子,顺利的搞到了敌人的信息,流氓和小君也安全的回来了,这俩个货,还挺专业,为了不让别人起疑,买的全是棒球棍。

  钱蕊的信息里说,现在那帮人都在钱蕊家商量着什么,不过具体是什么没有说,钱蕊告诉我,这是老爷子在那边的卧底说的,这特么还真有点乱,感觉有点像潜伏大片了。

  …R酷|匠●网u*永*久免@费看6小说q

  不过,现在我可没心思去想这些,规定的时间就要到了,还没等我去喊他们,他们一个个倒是主动来敲门了,开门的时候,我可以看出,他们和我一样,根本没休息好,这就是经验和阅历的不足。

  等所有人都齐了以后,我说“猎人永远都不会想到,逃走的猎物会重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但是我们这么做造成的后果也是可以想象的,我不想带着兄弟跳火坑,如果你们现在怕了,或者说不想去了,告诉我,你们可以和落落还有娇娇一起先去机场,我不会怪你们,最后1分钟时间,你们做决定。”

  显然,我想,我没有交错人,这帮货不但没有怕,一个个还嗷嗷的吵着一会打的时候别抢人头,一群人搞的好像要打LOL一样。

  我继续说“放松的心态是好的,但也别忘了我们面对的是什么,今天的结果我们都不知道,有可能就此名响此地,也有可能就此消失匿迹,你我都无法预测,所以这不是儿戏,一会一旦出现任何意外,不要有任何犹豫,马上走,听到没?”

  刚刚还有说有闹的一群人,现在的眼神开始都变的坚毅起来,我小声的嘱咐落落,告诉她不管飞机起飞时,我有没有到,她都要上机回国,不要犹豫,说完我没有看她不舍的眼神,当先出了门,我承认现在的我有一种莫名的心酸感,可是我却不能退缩,这是一种命,又是一种责任。

  冉哥和流氓紧随我其后,我们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出了房间,杀向了我们曾经的家,一路上所有人没有任何话语,为了安全我们把手机全部留给了钱蕊和娇娇,这样一是断我们自己的后路,二也是为了她们俩个的安全,这是冉哥的意思。

  逃的时候,感觉这段路很长,好像在跑马拉松没有尽头,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条路好像是100米冲刺,终点就在眼前。

  冉哥永远是我们一群人中心思最细腻的,来之前,冉哥让我们把车的车牌全卸了,这样不管怎样,不会让他们抓住证据。

  一路思绪飘荡,我们重新杀了回来,没有任何怠慢,刹车,开门,拿家伙,我一马当先冲了进去,我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勇气,只知道,我的内心在发烫,到了门口,我用力一脚,直接踹开了门,钱蕊的信息很准确,现在他们一群人正在讨论着什么,看到我踹门而今,一个个全部傻眼了,大约几十秒的反应时间,他们开始掏家伙准备上,我们哪能给他机会?别人我不认识,可是姓朱的我可是和他刚分别不久,我一个小碎步冲上去,直接给了他一棍子,可能现在有人给他撑腰了,这货还想还手,我二话不说,第二棍子直接又闷上去了,不得不说他们那边的人确实比我们多,直接冲了进来,确实有点冲动了,不过都开始了,想这些也是屁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