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句知道了,便出门了,豪哥和流氓已经在等我了,小跑上了车,我一上车流氓就说“咋这么墨迹了?”我瞟了他一眼说“你懂个屁啊,我现一样能和你一样吗?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豪哥说了句别臭屁,我们三个人便开始向姓朱的家里前进。

  姓朱的这小子是真TM小心,我们三个开车居然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距离学校这么远?真不知道是这人有病还是在害怕些什么,我们到了以后,便灭了车灯观察周围的情况,这时候时间已经快到12点了,不过看他家门前的车,估计这会他家里还有不少人。

  没办法,这会进去,搞不好我们三个都不够里面的人塞牙缝的,所以只能耐心的等待了。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怕被外面听见,赶紧把手机捂住了,是老雷的信息,有时候人顺了,有个千斤坠拽你,那运动都挡不住,短信内容很简单,天公作美,查理来Aroma了,我一喜,回到今晚动手。

  把手机调差了静音,便放回了口袋,流氓问我是谁,我便把这消息告诉了他和豪哥,他俩反应和我差不多,本来我们以为得在这蹲几天,没想到这么顺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从凌晨一点半开始,里面的人便陆陆续续走了出来,一直到凌晨三点吧,朱光兆家门口只剩下一辆红色的车了,这时候豪哥和流氓便准备动手了,豪哥更是准备直接开车门冲进去,但是我却把他摁住了,看到我这动作,他俩一脸疑惑的看向我,我笑了笑说到“别着急,这会姓朱的家里人刚走光,他还没睡着,而且看他家门口那辆车,应该有个女的在他家,在等一会,搞不好一会可以看现场AV。”

  听了我的话,他们俩个也表示赞同,坐在车上耐心的等着,一直等到凌晨4点,我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说了一句动手,便率先开门下了车,流氓豪哥紧随其后,我们三个动作不紧不慢,不知道的看到我们,最多就是认为是姓朱的朋友来找他玩了。

  不过这个认为是正确的,我们三个确实也是来找他“玩”的,一溜烟的功夫,我们几个人已经走了进去,美国有个好处,那就是大家都没有锁门的习惯,不过开门的时候会有铃声响,也是告诉家里人,有人来了,本来我以为姓朱的这时候肯定睡的和死猪一样,但没想到他居然没睡!

  听到有人开门,姓朱的便从卧室走了出来,我们和姓朱的根本没有见过面,但是他却指着我喊到“周均洋!”喊完就准备溜到卧室去,这TM能给这比跑的机会?流氓直接冲上去来了个飞踹,当时这斯是背对我们的,流氓这一脚踹上去,这货直接来了个狗吃屎,我也没闲着,上去直接给了他一嘴巴“姓朱的,既然你认识我,那我就不自我介绍了,知道我为啥找你不?”

  这小子确实是个硬种,听我这么说一脸牛X的回答“知道,你兄弟张冉让我干了,你是来报仇的。”看他那样我就不爽,又给了他一巴掌说“知道还特么牛X?”

  这姓朱听了我的话,不但不怕,反而一脸的轻松,说“正因为知道,所以才牛X,你们信不信,你们只要抓了我,24小时内,肯定有人会去干你们,不信你们就试试。”这时候豪哥走了上来,抬脚就踹向了这货的肚子,这一脚肯定很疼,姓朱的撕拉着扭动的身体,流氓不知道什么时候找了只袜子直接把这货嘴给塞住了,然后说“别特么跟这傻冒废话,带回去再说,特么的美国大片是不是看多了,还特么24小时内有人干我们。”

  V看L正版h&章…;节;.上:i酷:匠网

  我没说话,让豪哥和流氓带着这货上车,虽然我也不相信姓朱的这么牛,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些不安,但却不知道担心的什么,干脆甩了甩头,也跟着出去了。

  上了车,我小声的对豪哥说“不管姓朱的,说的对与否,小心最重要,开快点。”豪哥点了点头,便一脚油门闷了出去,一路上豪哥也算小修了一把车技,又是甩尾,又是S型超车的,还好这边晚上车少,不然我小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

  拽着姓朱的到了公寓,这时候小北京他们的动作也不慢,查理也被拽来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冉哥居然也在,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跑来的。

  看到我把姓朱的带来,冉哥有点激动,二话不说,上来便给了姓朱的几巴掌,我让流氓摁着这个姓朱的,我走向了查理,这时候这货喝的和烂泥一样,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为了让他清醒一点,我让钱蕊去接了一盆凉水过来,等钱蕊把水拿过来以后,我直接泼到了这货脸上,他这才清醒了过来,抬头问“这是哪?你们是谁?”(这货说英语,我就不打了,直接翻译给你们)我当时就蹲着和他面对面,用手指了指冉哥和朱光兆。

  这下他终于明白了,然后一下变的非常激动,大喊大叫的在对朱光兆说着些乱七八糟的,相比这傻冒,姓朱的反而很淡定,也不怕,也不着急,那意思就好像在说老子就在这,想怎么着你们随便。

  既然人都到齐了,下面就要进入正题了,我起身走到了冉哥旁边,说到“冉哥,这是给你报仇,你既然在,那就自己解决吧,想怎么着你随便,兄弟们今晚都听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