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也好,赚钱也罢,总是通过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我们一群人忙忙碌碌,游走在这个车水马龙的大美国,这段时间我们过的很低调,按时上课,按时回家,没人再去KTV没人再去酒吧,甚至低调到别人以为我们要做一位听话的红领巾。

  是我们要痛改前非?还是我们悔倦了那些拼搏的生活?都不是,长久的低调,是因为我们要在某一个时刻异军突起,独占一次鳌头。

  美国东部的天气我还真不喜欢,特别是十二月一过,不规则的冷热变化让你受不了,我就特别喜欢西海岸的阳光和沙滩,还有那温热的气候,不过好好想想,东部或许更适合我,起码现在是这样的,把美国劈开分成东西,东边就像严寒酷暑,是一个年轻人要必经经历的磨练之地,西部则温如妈咪,让你慵懒与享受,是厚积薄发展翅翱翔的将场。

  钱蕊做事很靠谱,小北京的兄弟和流氓已经过了签证,准备飞过来了,我们这边一切事情也做的差不多了,豪哥和钱蕊这些日子里一直死追着挖姓朱的信息没有放松过,就像豪哥说的,触我兄弟者,就算你有一副钢铁之牙,我也要拿火跟你拼上一拼。

  所以我们对姓朱的了解的也差不多了,这小子的父母在国内都是做房地产的,说句不该说的,他身上的钱很多来的不明不白的,有些东西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才让这小子这么低调,还有,跟我猜测的情况基本一样,这货不爱酒,不嗜烟,更不好色,但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游戏迷,在游戏上花的钱不计其数,但是这小子有个特别大的特点,那就是挺有大哥范的,只要喊过他一声朱哥的,出了事这货基本都是二话不说,带人就干,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冉哥会吃亏的重要原因。

  rb看正`N版}章节…☆上酷'Z匠网jh

  至于那个查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好色,好酒,好烟,而且还好赌,总之夜店里有的东西他基本占全了,对付他,我都根本没放心心上,天黑有暗路,只要这小子该一个人走路回家,抓他就像抓耗子。

  经过一些日子的调养,冉哥也已经清醒了,我趁着梦欣不在的时候,单独和冉哥谈了谈,经过冉哥的叙述,梦欣第二次的谈话基本没有骗我,我也没有瞒着冉哥,就把我们的准备和这些天做的事都告诉了他,毕竟他是我们几个里面最稳重的,正好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没成想,这货比我还激动,听完直接坐了起来,手上输液的针,差点都崩飞了出去,义愤填膺的说“操,均洋,就算你们不准备,我也正在想出院以后怎么干那几个逼养的。”当时看他那样,我就直接笑喷了,我突然联想到了以前看的抗日电视剧,他这样,真像一个革命党员,看我笑的和个二逼一样,他本来想说什么,不过一阵呲牙咧嘴的嚎叫,也不怪他,谁让他伤没好就这么大的动作。

  再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继续低调的做着一切,我和钱蕊的感情,在默契的配合和这种过生日的小生活下也越来越好,又是一夜的激情,因为第二天就是小北京的兄弟和流氓过来的日子,他们是凌晨到,我们也就干脆不睡了,在家里嗨了起来,他们都说精神好,其实我知道,这是特么的狗屁精神好,这些天,虽然我们也在调查这调查那,但是毕竟压抑了太久了,小北京的兄弟和流氓的到来,证明我的动作终于可以实施了,他们心中的压力,在这一刻全部抛了出来,那股激情劲也在这一瞬间激发了,人就是这么怪异的动物,有时候温柔如猫,有时候凶猛如虎,有时候嗜血似狼。

  一阵吹牛逼,玩游戏,凌晨5点的时候,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门了,俗话说的好,人靠衣装马靠鞍,出门前我们几个人本来都是三三两两穿的乱七八糟的,不过钱蕊就不愿意了,让我们板正点,她说按照我们现在这样,搞不好一进机场就被当做闹事的地痞给抓起来了,我回头也看了看我们一群人的样子,还真是,就一口答应了,然后按照钱蕊说的统一换了黑裤和黑上衣便去了机场。

  还别说,这么一整还挺特么有气势,挺像香港大片里黑社会大哥要办事一样,两辆卡宴一辆英菲尼迪疾驰到了机场,为了不太掩人耳目,我们一群人分成了两组,一组和小北京去接他兄弟,一组去接流氓。

  查了一下飞机的航把号,流氓应该是到了,果然不出所料,我们几个人进去的时候流氓正在行李转盘那里等行礼,看到我走过来,看到他站在那里对着我发呆,那种老兄弟久别的感动一下子涌了上来,我也不顾什么狗屁形象了喊到“流氓,老子想死你了特么的。”他也是跟我一样,行礼也不管了,小跑过来给了我一拳说“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虽然兄弟们叫你狗屎,不过我们都知道你这条狼,在哪里都能混的有模有样。”我二话没说直接就和他来了个熊抱,有时候,有个人在你旁边是种习惯,而这个人不一定就是你的恋人,很有可能是和你并肩前行的兄弟。

  女人最让男人骄傲的,不是她多么的国色天香,也不是她有多少智慧,而是能让你在兄弟面前抬的起头,就在我和流氓聊天的时候,钱蕊居然默不作声的替流氓把行礼拖了过来,流氓看到一个美女给他托行礼还以为一来就艳遇了,我照着他后脑勺来了一巴掌说“想什么呢,给你介绍下,钱蕊,也可以叫杨晴落,我女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