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和刘煜简单问候了几句我便挂了电话,这一宿注定又是一场不眠夜,他们几个人还在断断续续的打电话,我打完了电话,在脑子里思绪着以后要怎么办,钱蕊走过来坐到了我旁边说“要我找老爷子帮忙吗?”

  我缓缓的看向了她,突然我想起了她脚上的链子,我有点好奇的摸了摸额头问到“落落,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就是老爷子所说的家主吧?”

  钱蕊听了我的话,微微的张了张嘴,愣了几秒钟说“好吧,还是让你知道了,恩是,钱宏把家主的位子给了我,没有给钱汵。”听她这么说完,我强烈的好奇心就迸发出来了,虎毒不食子,一个是亲儿子,一个是养女,再加上中国各种文化传统,什么传男不传女,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这钱宏怎么想的?怎么就把自己这一股势力给了钱蕊而不是钱汵,我就问“落落,我有一点不明,为什么钱宏会把这位子给你,却不是钱汵?”

  这时的钱蕊,听着我的疑问,瞪着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说“以后有机会了我就告诉你好吗?”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强求,这是我的原则也是我的性格,我就点了点头,继续抽烟了,如果放在以前或许我还会联想一下为什么,可是现在冉哥受伤,家里的兄弟又因为我的事受到了牵连,我真的没有时间再去想别的事。

  钱蕊没有走,坐在一旁,玩着手机默默地陪着我,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要把刘煜安排过来的事,我就把这事告诉了钱蕊,她倒是真痛快,直接跟我说,让我放心吧,让刘煜这几天练一下英语,倒时候去过下签证就好,剩下的事她会安排。我也没墨迹,就把钱蕊的原话用信息转发给了刘煜。

  他很快也回了我信息,敲定了这件事,我也算安心了,又熬夜想了会事情,迷迷糊糊的就在沙发上睡着了,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出国以后才发现,只有在一种无依无靠的环境下,你才会学着成长和成熟,或许我现在才了解到了我爸对我的良苦用心吧,总有一天我们都要摆脱父母的怀抱独自面对这个残忍和陌生的世界,磕磕碰碰,羁羁绊绊在所难免,有些事情早些遇见,总比在你要展翅高飞的时候遇见好的多,有的人会说这很残酷,是的,我也承认,可是那又怎样?一个男人必须要承受一定的责任和压力,不然又怎么担当的起男人这两个字,这些日子经过这么多事情,我才知道,所谓的成长和成熟不是你又认识了几个狐朋狗友,不是你又吹了多少牛逼,而是一种做事风格的改变。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钱蕊小丫头应该是陪了我一晚上,现在和我一起躺在沙发上,有时候小幸福来的就是那么突然,看着她熟睡的模样,也算是这些天唯一让我感觉到快乐和幸福的时刻了。

  怕把她吵醒,轻手轻脚的下了沙发,走向了厨房,准备做点吃的,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北京已经猫到了我身边,拍了一下我说“均洋,事情办的差不多了,我有个哥们过几天就过来,这小子从小就玩车,不仅仅是汽车,摩托车,自行车,基本样样精通,听我把这边的事这么一说,他激动的不行,一口就答应了。”太好了,那样我们的团队看来基本成型了,之后我们两个就一边聊天一边做早饭。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e

  我们两个吃早饭的时候,豪哥他们几个也都陆续醒的醒,来的来,基本也都举起了,看到这情况,我俩也来不及继续吃早饭了,就开始一群人聚在一起,开起了小会,不过除了一些不关键的姓朱的事情之外,没有一点好的消息,除了我和小北京,他们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按照他们的话说,找几个乌合之众和酒肉朋友那还行,真要是找来做事的,根本没有,听了这我捏了捏太阳穴,陷入了思考,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娇娇这个局外人却给我们这些局内人好好的上了一课,娇娇先是问“洋哥还有雷哥哥你们两个找的人是擅长做什么的?”她这么问我们几个有点不明所以,我和小北京对视一眼就告诉了她,她翻了翻白眼看着我俩说“那你们这不是齐了吗?”她这么一说,不仅是我,其他所有人也都楞了,不过她倒是不在乎,继续说“你看,吹牛大王还用找吗?猴子就很在行,另外两个好的车手,雷哥哥找了一个,还没认识洋哥前我们大家都知道,豪哥玩车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加上那个洋哥说的什么煜,这不是全了吗,你们还在愁什么?”操,真特么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总想着,吸纳一些人才进来,怎么就忘记了我身边的兄弟的长处?真是最近的事给我们都整迷糊了,听完娇娇的分析,我真想抱住她亲她一口,他们几个更是激动的一个劲的的夸娇娇,夸的娇娇都害羞了,最后红着脸和钱蕊一起做饭去了,解决了这个麻烦,我们几个也算是如释重负吧,开始吹牛逼聊天,希望就这样雨过天晴,等刘煜和小北京那个朋友来了以后,我们可以顺利的做完事情,毕竟,我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事情也要去做,那就是国内的那个仇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迷欲义色说:

  我这边下大雨有半米多高,兄弟们那边天气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