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会怀疑李梦欣在说谎,其实这很简单,因为钱蕊说过这个人很低调,既然这个人很低调,那无缘无故的动手,他就很难去做,这种人太成熟。

  梦欣给的答案,也很好的证明我的猜测没有错,整理好思绪,驾车回到了公寓,我回去的时候他们已经都在了,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看到我进门,他们都看了过来,小北京直接问“均洋,你去哪了?”

  “去冉哥那里了,顺便和李梦欣谈了谈,事情没咱们想的那么简单。”之后我便把梦欣和我说的事给他们讲了一遍,听完之后,他们几个显然也是没想到,就问我怎么猜到的,我摇摇头点了一根烟说“来了这么些日子,我也明白了很多,很多时候做事要动脑子,不能再像在国内一样了。”听我说完这一切,他们几个也是点点头,纷纷表示赞同。

  又随便议论了一会,我就让他们说正事吧,小北京说“我和猴子已经出去摸过底了,查理这小子好色,晚上经常在几个酒吧和KTV来回玩,每天都去,没差过一天,所以想抓他不容易,美国不比国内,想在酒吧或KTV闹事简直是找死,里面的人都是有枪的,果然强来,他们也可以开枪,事后打点一下,就是自动防卫,一点事也没有,而且这确实在美国法律上也行得通,其次,想进入这些酒吧和KTV也不容易,特别是酒吧,必须有身份证明才可以,不然进这些地方比进警察局都难。”

  小北京说完以后豪哥跟着说“姓朱那小子隐藏的太深,想摸清他的实底可没那么容易,加上平时这人行事作风真的和钱蕊说的一样低调,所以我这边基本没什么进展。”

  听完豪哥的话,钱蕊也是点点头,说“恩,确实和他说的一样,我找周围的人问这个人,也根本没有任何进展。”

  听完他们的话,我不紧又锁起了眉头,想帮冉哥报仇还真不是简单的事,更何况这里是美国,很多在国内的办法,在这边根本行不通,现在要怎么办,我确实有点束手无策了。

  “均洋,我们现在人手不够,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要为冉哥报仇,那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团队。”说完钱蕊坐到了我旁边,静静的看着我,我知道她还有话没说完,就盯着她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她也明白就说“就像老爷子一样,你必须要有你自己的一个团队,才能做好这件事,你需要更有能力的人来帮你,这里不比国内,不是意气用事,能打能拼就可以做好一些事情的,我们必须学会配合和动脑。”

  听完她的话我笑了,我越来越感觉,我的决定没有错了,我扭头看些小北京他们继续说“钱蕊的观点我完全赞同,想在异国他乡混出个人样,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些年不知道多少留学生为了一张绿卡一份移民,在异国他乡低头,忍耐,可是我不想这样,游戏有游戏的规则,生存有生存的规则,我们学会利用规则,美国是一个非常会运用配合的团队,俗话说的话,适者生,不适者亡,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个自己的团队来并肩前进。”

  小北京他们听完纷纷点头,猴子问“洋哥,那我们需要做什么?怎么去组建这个团队?”

  我抽了口烟说“很简单钱和人脉,在坐的家里条件我也就不多说了,想组建这个团队,首先我们需要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队员,其次就是帮他们来这边,让他们来帮忙。”

  钱蕊和豪哥这时候纷纷说“钱这方面你放心,只要你有人我都能给你能过来。”“恩,这个公寓也够大,不怕人多。”

  其实在刚刚钱蕊说到团队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想了,既然他们这么说,我也就不客气了“那好,现在我们需要一个电脑高手,一个吹牛大王,两个会玩车的,最后需要一个机械专家。”听完我的话,他们几个有点愣,娇娇更是说“洋哥,你是不是速度与激情看多了?我怎么感觉你需要的这些人,和速度与激情里第五部他们要抢金库时需要的人差不多?”

  被人揭穿了我还真有点挂不住面子,摸了摸我好像有点红的脸说“确实,不过我是有理由的,首先姓朱的很低调,低调的人一般有些共同的爱好,那就是不好酒不好色,而他又是一个学生,所以剩下的就只能是游戏了,其次在美国这种道路遍布任何一个地方的国家,你要想抓人没有几个好的车手,就凭我们几个刚学车的人,你觉得可能吗?最后这个国家可是允许任何共鸣都可持有枪支的国家,你拿着棍棒跟枪打,你不觉得可笑吗?对付姓朱的或许不会,可是查理和他那帮人,你们就敢保证他们急眼了,不会拿枪射你们吗?”

  我话音刚落钱蕊便补刀继续说“近些年,国际生在国外被枪击的新闻层出不穷,虽然新闻上轻猫淡写,但是你们就真那么天真,相信这些事全是为了抢劫和打错人了吗?老外好像是很笨,不过还没笨到赌命。”

  X酷c6匠网45唯)4一正版?=,%其C他!G都x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迷欲义色说: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