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最承受不了的就是心脏的大起大落,不然蹦极也不会成为挑战性运动,钱蕊这一惊一乍的说实在的我真是有点受不了,她要再晚说一会,我都要哭出来了,不过还好,最终还是抱得美人归,看着钱蕊和我的亲密动作,冉哥带头开始起哄,她那几个姐妹更是牛逼,直接喊“结婚!结婚!”结你奶奶个腿啊,恋爱还没怎么谈好,就喊结婚,我也是醉了。

  看着钱蕊的笑容,我想这是我认识她以来她笑的最开心的时候,可能在她眼里,我也是这样的,我们两个还在你侬我侬,他们一群人就过来,先是钱蕊的姐妹,开始让我喊这个姐那个姐,之后又是冉哥,忙着让钱蕊喊哥喊弟的,虽然当时我脑袋乱糟糟的都要爆炸了,不过我却感觉在那一刻,我很幸福。

  最后一群人闹得差不多了,我和钱蕊就招呼他们别走了,就都在钱蕊这休息得了,一夜没休息,开车也不安全,就在这时候,我明白了一句话,细节决定了一份爱情的成败,就像刚刚,当我们在招呼她们的时候,钱蕊很自在的把她的公寓变成了我和她的家,不管她是有心或者无心,起码这样我会感觉到心暖。

  看他们的样子也没怎么想走,在我们两个的“盛情”之下,也都答应了,三三两两的拉着都回了公寓,可能我和钱蕊刚好吧,钱蕊的姐妹就拉着她在说什么,故意不让她理我近了,还不准让我偷听,女人啊,就这样,我也懒得去管,就跟冉哥并排走着聊天,不知不觉,在和冉哥的聊天和谈话中,我发现我们两个,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变的那么的默契,就连抽烟的动作和骂人的姿势都一样。

  天公不作美,我和冉哥正聊得起劲,他却接了一个电话,不知道是谁打给他,但是可以看到,冉哥听电话时,眉头紧锁,我知道,这肯定是有事了,不然冉哥肯定不会做这个动作。

  果然,冉哥挂了电话以后对我说“均洋,你们先玩,我有点事得去办一下。”说完也不管我问他什么,自己便一路奔驰跑向了停车场的方向,冉哥做事一向稳重,今天他这表情很不正常,一定有事,我就有点担心冉哥了,我就想着跟着冉哥,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就在我要准备跟着冉哥去的方向走时,钱蕊过来了,开口问“冉哥去干嘛了?”我也没想瞒着钱蕊,就把刚刚的事情跟钱蕊说了,说完我就要走,不过却被钱蕊拉住了“你别着急,既然冉哥走的时候没说让你跟着,那说明他不想让我们知道,给冉哥点时间,让他去处理,我认为如果他需要什么帮助会告诉我们的。”挺钱蕊这么一说,我倒感觉也不假,按照我和冉哥的感觉,他肯定不会这样自己直接走,一定会把事情告诉我,也罢,那就回去慢慢等,希望冉哥不要出事。

  想完,我便揽着钱蕊的小细腰往家里走了,这么一耽搁,我们两个回去的时候,他们基本都睡着了,几个没睡的也是横七竖八的躺着,那感觉也是不想动,也正常,毕竟折腾了快一天,这么想着,我都有点累了。

  本来想回房间休息的,谁知道猴子这逼居然带着孙娇去我房间了,没办法,看来刚表完白,我可以选择直接“洞房”了,钱蕊看到这情景,也是拉着我的手,去了她房间,虽然和她一起住了这么久,还真没好好观察过她房间,这是第二次进她卧房,上一次还是因为她害怕的时候,现在好好看看,她房间还真干净,和我那个猪窝一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看J正c版}章(节#上@酷q匠@@网A}

  不过接下来的事,差点让我没把持住,我们两个刚进屋,钱蕊就把门一锁,开始脱衣服,当时我就有点愣,这进展的是不是有点快?真要和我洞房啊?钱蕊好像没看到我的样子,就一件一件的脱,最后只剩下小内内和小罩罩,我就感觉我下面好像真的要爆发了,我就使劲咽了咽口水,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一定要保持形象,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彻底贯彻毛主席思想,这就是我接下来的战略部署!

  哎呀我操了!我以为这就差不多,没想到钱蕊居然直接朝我走了过来,得了,俗话说的好,抬头,挺立,该开炮时就得开炮,我就准备去抱钱蕊,没想到她“啪”的给了我肚子一巴掌说“色狼,你要干嘛?”哼,这招我早就想到了,女人越说不要肯定就是越想要,我就笑眯眯的说“媳妇,你都脱成这样了,我都懂,来吧!”

  “啪”我还没等反应钱蕊又一巴掌打我脸上了“瞎想什么,起开,我拿衣服去洗澡,你老实点!”ohmygod我终于明白微博上那个图了,为什么说有了女朋友之后会在突然之间被人攻击,经过刚刚的以身测试我深刻的体会到了,我还想再争取那么一争取,这鸭子毛马上就没了,再不努力给她摁锅里可就要飞了。

  结果钱蕊直接一溜烟跑浴室去了,这也就算了,人家浴室都是透明的,她这个浴室倒好,和城堡没什么两样,得了,到嘴的肉飞了,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迷欲义色说:

  最近身体不舒服,不过为了让你们过瘾,我坚持更新,后面身体好了慢慢补,见谅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