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摆出了一个像样的图案,中间钱蕊还给我带电话问我在做什么,怎么还不回去,是不是出事了,那声音听着像要出来找我一样,还好我急中生智给她安抚住了,虽然这个惊喜很俗,不过总比平淡无味的好。

  图案摆好了以后,冉哥便开始组织他们站成两排,那感觉和要结婚差不多,确实有模有样的,本来不想让冉哥弄得这么麻烦,不过说不过他,我也就没再说什么,随他去吧,等排好了以后,冉哥终于给我使了一个颜色,意思是让我进去喊钱蕊出来吧。

  虽然刚刚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过走到现在这一步,我还是隐隐感觉到了心跳在加速,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上吧!

  想着,我就把花给了冉哥,让他一会递给我,之后便进了公寓,我进去的时候钱蕊已经在给我做早餐了,看我进来以后她就问我到底干嘛去了,去了那么久,不过我没回答,因为我总不能说我出去和冉哥商量怎么和你表白了吧?我就故意岔开话题说“你不困吗?怎么不去睡觉?”

  听我这么问,钱蕊一撇嘴,叹了口气说“哎,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你这样天天熬夜又抽烟又喝酒的,再不好好吃早饭养养胃,迟早得去医院,我知道你自己肯定不知道吃,所以才给你做的。”刚刚还在犹豫不决的我,听完这段话我承认,我心中那股冲动再也抑制不住了,我朝着钱蕊大步走了过去,她看到我的反应瞪着两个大眼一脸的好奇,但我没有管那么多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我们两有十几厘米的身高差,我走到她面前以后,就低着头看着她,这时候我们两个之间的具体特别的近,近到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看我这样,钱蕊做了个特别可爱的动作,她一把关了火,拿起炒蛋的铲子对着我说“你要干嘛啊!”本来我挺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我就笑了。

  不过经她这么一逗,我也忘记外面的人都在着急的等着了,我就干脆拿出我痞子的气息,低着头对她说“距离都这么近了,你难道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吗?就是很久以前你给我下药以后做的事啊,现在你不用下药了,直接动手就可以了,我默许了。”听我这么一说,我就发现钱蕊现在小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红嘟嘟的总之,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就一直在你,你,你的,我就好笑,我就继续挑逗她,装作要亲她,把头低了下去,终于,她高冷的气势还是拿出来了,我就感觉她眼神一变,把我推开了然后说到“当初我是为了帮你才拍的那些照片,还有我根本没有和你那个过,我骗你的!”

  这下看来是真把她惹的有点生气了,当初骗我的实话都说出来了,我就知道再惹这女人,不用说一会表白了,搞不好一会得拿刀给我砍了,我就一笑说“好了,不逗你了。”说完我也不管钱蕊反抗不反抗拉着她手就往外跑,刚开始她还想挣扎一下,不过毕竟我力量比她要大不少,后来就干脆不说话,跟着我往外走了。

  冉哥他们确实给我面子,看我拉着钱蕊出来,一个个那站姿和解放军叔叔基本一样了,本来看到冉哥他们都没走,钱蕊就一脸疑问了,又看到冉哥手里的花,和她姐妹们还有我兄弟们各站成一排后更是满脸好奇了,一路快走,把钱蕊带到了摆好的蜡烛的地方,这下她有点彻底傻眼了,瞪着两个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我。

  酷E_匠Z网1《永“久E免费看p小!、说

  这次我没有再犹豫,我接过了冉哥抵来的花,对着所有人说“以前我总听一句话,就是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最爱你的人,而是最恨你的仇人,这句话,我一直不相信,我不信了好久,直到今天,我信了,因为我承认,我喜欢上了我曾经的仇人,我曾经最恨的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说着我转身又看向了钱蕊“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关注那个我的仇人,我开始关心她是否开心,是否孤独,是否难过,是否想哭,可是我知道,当我开始关注这一切的时候,说明我已经开始喜欢她了,晴落,不管以前我们两个什么关系,也不管以后我们两个又会是什么关系,你都是我来美国以后陪我经历过最多风雨的人,曾经我一度认为,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事就是和你相伴与老,没想到现在我却站在这里对着你说喜欢你,我想这可能就是缘分吧,做我女朋友吧好吗?”我想,这一刻,我用过了我脑子里所能想到的一切词汇,这是我这十几年来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表白,我说完这一切,看着已经有点吓傻了的钱蕊我就又开始紧张了,真不知道她能给我一个怎样的答案。

  此时此刻我自己都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冉哥他们也和我一样,屏住呼吸来倾听最后的答案,良久,钱蕊才有了反应,她先是一笑,之后却哭了,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她哭,但和第一次相比,感觉却完全不一样,我正想着,钱蕊松开了我的手,站在原地自己哭了起来,我仿佛在这一刻明白了什么,我只感觉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针了一样,可就在这个时候,钱蕊又搂住了我的脖子,踮起脚尖轻轻的吻在了我的脸颊上,说“好,你要喊我一辈子的晴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迷欲义色说:

  兄弟们,有空的帮小色宣传一下人气,顺便记得点点撸撸,签到,喜欢的朋友记得点追书啊,有酷匠币的可以打赏小色几块肥皂,谢谢你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