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脚油门,一溜烟的功夫,我们便到了一个中式早餐厅,好久不吃中国的早餐了,我早就馋了,下了车就要进去,冉哥去又一次拽住了我,招呼钱蕊和猴子先进去了,我就好奇的问到“咋了冉哥?又发现啥了?”结果这次冉哥却没怎么说话,而且表情还特别不好看,我就更好奇,我就说“到底咋了冉哥,你说啊!”

  这时候冉哥才说到“均洋,那天在公寓的的分析,我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如果不是钱蕊是主使人,那么她背后一定还有个人,但是现在看看,我好像冤枉了钱蕊,她好像是再一直试图保护我们,不然她也不会抓,所以...”之后我就看到冉哥一脸歉意。

  看他那逼样我就想笑,锤了他一拳,拦着他进餐馆吃饭了,我说过,男人的感情很简单,没有女人世界里的那么复杂,有时候话不用太多,一个眼神,一个行动,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能让对面明白一切。

  之后的就餐时间我们几个是挺开心的,有说有笑,钱蕊也一丢以前那幅高冷模样,跟我们几个闹着,然后也把她真实姓名告诉了冉哥和猴子,让我们以后别喊她钱蕊,喊晴落或者落落都行,这倒没什么,我们几个便笑着同意了,吃完饭以后本来还想出去玩的,可是毕竟折腾了一晚上,特别是晴落这小丫头,现在基本都要睡过去了,所以我开车送冉哥他们回了公寓,便带着晴落回到了公寓。

  当时在回去路上的时候,她就睡着了,回家以后还是我把她抱进去的,看着她瘦瘦小小的,现在抱着她可一点都不轻,把她抱到床上,给她脱了外套,便让她睡了,不过给她盖被子的时候才发现,忘记给她拖鞋了,于是我又去给她拖鞋,但是当我抬起她右脚的时候,我呆住了,她脚上的这个脚链怎么那么熟悉?想着我的动作停了下来,突然我拿出了手机,因为我想起了那条陌生的短信和图片,果然,我看了一眼图片又看了看她的脚链,果然完全一样!原来所谓的家主是她!我说怎么会有人突然帮我,其实那个帮我的人就是钱蕊,看来以前我好像真的误解了她很多,好像真如冉哥说的一样,她不但不是那个最具威胁的人,反而是一直在默默保护我们的人,想到这,再看看她熟睡的可爱模样,我不自觉的亲了她额头一下便出了房间。

  g看正li版章6节4$上\酷#匠{@网Y

  点了一根烟,走向了阳台,阳光照射在阳台的每一处,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确实第一次发现,这里的空气这么好,这里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是那么的舒服,在阳台的摇椅上坐了下来,脑海里全都是这几个月我经历的一切,没想到我出国的时间虽然不长,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不过回忆总是有欢乐有心酸,当我在想这些过往的时候,梦欣必定要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不知道经历过昨晚的事后她怎么样,掏出手机打了一大串问候的话,就当要发送的时候,我却删除了,因为我想起了梦欣让冉哥给我带的话,只不过这一次当我想起来的时候我没有再难受。

  其实失恋这件事,这的教会了男人成长,有些东西你总是不能躲避的,你早晚要全面对,有些事痛过以后也就不会再痛了,是麻木也好,是忘记也罢,起码你不会再傻傻的去流泪了,人一生不长不短,也就那么几十年,长的八九十年,短的五六十年,不过就这么几十年我们却要经历无数的风景和过客,我想我是爱梦欣的,起码在以前我是爱她的,曾经我以为她是与我携手到白头的另一半,可是现实告诉我,我错了,她或许注定是一个教会我成长的过客罢了,或许过客这个词用在一个爱人身上很冷漠,可是这就是事实。

  想起这些事,突然想到了最近陈赫离婚的事情,网上的评论纷纷扬扬,总之大多数认为是陈赫不对,但我却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我很佩服他,他守护了一个女孩14年时光,最后虽然没能相伴一生,可是他尽力了,所以说现实就是这样,有些人不管陪伴了你多久,她注定不是陪你终老的那一个,爱和相伴是两码事,爱是两个人之间在一起的基础,可是相伴却不一样,如果陈赫的妻子也是一个演员或许这段14年的长跑会继续下去,可是他们两个人毕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终究无法相伴下去。

  我和梦欣也一样,我们两个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是一个飘着的人,我喜欢随性,我喜欢没束缚的生活,我们两个完全不在一个圈子里,我打架,玩游戏,爱车,爱电脑,我喜欢的她一样都不喜欢,所以就这样吧,分道扬镳并不是不好,起码或许对于我们两个来说真的是一种解脱,她不用因为我再担惊受怕,而我也不用为了怕她受伤而天天不安,就当我谈了一场鱼一般的七秒恋爱吧,很短,却给了我最好的爱和最好的回忆。

  我打卡手机重新编辑了短信,那些问候全部被我删掉了“丫头感谢你陪我走过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会铭记在心一生,你是对的,离开我,你会过的更好,冉哥告诉我了,你好像有了新男朋友,祝你们幸福,不管我们以前有过什么,既然都决定了放弃,就不要再想念,再回忆了,你是我的七秒爱人,以后我们就当好朋友吧,爱过你。”

  感情总要这样,既然谈了就别怕受伤,以后的路还很长,我想生活会变的越来越好吧,突然想起了《前任攻略》的那句话有人说,你结婚的那个人,一定不是你最爱的,我不信,我不信了十几年,可是,我输了。

  我不是罗茜,我爱的没有那么深,之所以写这段话,或许我只不过想说我或许在曾经失去过一个我深爱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迷欲义色说:

  一晃五年了,我没小说里那么洒脱,我终究没有走出你的阴影,听说你过的很好,谈着一场2年了的爱情马拉松,祝你幸福,或许你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可是我们终究不能在一起,或许就像郑凯对baby爱不逢时?算了吧,都过去了,就像我走前给你发过短信,问你能否见最后一面,但短信却像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信,一切都已经没了,还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