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我心中那股压抑了很久的怒火一下子蹿了上来,钱汵,草泥马钱汵,下次见你不干你,我就不叫周均洋,想着我紧紧的握着拳头问到“他都这么对你了,那你是不是有精神病?那你还让我来你这干嘛?”

  、酷O匠)网Nt首!I发》P

  “因为你像他。”这句话,钱蕊是很小声说出来的,但我却听的那么清楚,我像钱汵?我居然像那个精神病?我瞪着眼问到“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我会像那个神经病?”她听我这么一说,却噗的一声笑了起来“你像以前的他。”

  “钱蕊,虽然我不聪明,但是我也不傻,你当初就见过我一样,你根本不了解我,你凭什么说我像他?”

  “感觉,女人的感觉。”

  本来我还想再问什么,没想到钱蕊却突然说到“我饿了,你给我做饭吧?”卧槽!过分!老子被你威胁来,居然还让我做饭?“恩,想吃什么?”好吧,我我还是答应了,听我答应了虽然钱蕊一直在掩盖,但是还是能从脸上看出,她很开心,说了一句随便,我摇摇头便走去了厨房,别的本事你要让我说,我还真没什么长处,但是做饭的能力,我还真不差,看她虚弱的那样,便下了碗面条,给她炒了几个鸡蛋,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她还是害怕,总之不管我在哪,她都跟在我旁边。

  做完之后,我拿了瓶酒便看她吃了起来,不过接下来的话,终于让我知道了她让我陪在她身边的目的“其实我不叫钱蕊,这是钱宏送我的名字,虽然跟了我很多年,可是我还是不喜欢,我真名叫杨晴落,你以后可以喊我杨落,要是不介意落落也好,我知道你一直都很郁闷为什么我让你陪在我身边,却又什么都不让你做,本来不想让你这么早知道,不过我想了想还是提前告诉你把,首先让你在我身边我确实有私心,其次也是最重要的,被钱宏收养后,他给我的钱从来都是只多不少,可能是因为我有过相同的经历吧,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总之我资助了一些孤儿,供他们上学。让你在我身边,是想让你去领导他们。”听她说完,我是彻底被干懵了?领导他们?我怎么感觉那么像黑社会大哥要上位的感觉?

  还没等我思考明白,钱蕊继续说“你不用思考我让你领导他们做什么,我不会让你带他们混黑道,也不会让你带他们杀人放火,我只是想让你把他们团结起来,因为我打听到过,你来美国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组织起了以你为核心的团伙,所以这件事你比我核实。”听她说到这,我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明白了,我一脸不解的问到“那所谓的什么为钱汵报仇什么的都是假的了?”钱蕊没有任何迟疑的点了头,但是这一刻我却再也忍不住了,我把啤酒瓶直接甩在了桌子上说到“既然你让我来做的是这件事,你干嘛非要把我和我的兄弟们拆开,还要我跟梦欣分手?”没想到,我刚说完,钱蕊更激动的直接把碗甩了说到“周均洋,你听好了,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你,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一直都怪我,我一直不想跟你说,但是你别老拿我撒气,如果我不让你离开你女朋友和你兄弟,你以为钱宏会放过你吗?钱汵是他的独子,他爱子如命,现在你害他儿子啷当回国,他早晚要找你算账,还有我确实觉得你很像钱汵,不过你也别太自恋,我之所以让你来我这,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那就是钱汵回国以后只说过一个名字,那就是周均洋,你不是怪我吗?好啊,你现在可以走了,你回去你的公寓吧,我不拦你,你走啊!走!”

  钱蕊越说越激动,而我也越听越愣,今天晚上我听到了太多的消息,突然间,我感觉我的大脑一片混乱,我感觉我需要些时间去消化这一切,我觉得现在的我就像是再演电视剧,从梦欣跟我分手,到碰巧看到钱蕊看,然后听她讲她的身世,然后到她想让我把那帮人团结起来,再到现在她说让我在她身边是为了躲开钱汵的儿子,我感觉乱了,全乱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完全不沾边啊!

  为了面子,我还是强装镇定,说到“是我没想好,太不冷静了,你先吃,我回房间了,如果还害怕可以来我房间找我。”说完我便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因为我觉得我真的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一切,然后仔细的想想这些事情的关系,我需要把他们连到一起,搞明白我到底该怎么做,可是,我或许真的不太适合分析这样的事情吧,我在房间里碾转反侧,终究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没办法,我只好发短信给冉哥,让他帮我想想我到底要怎么办,没想到冉哥居然秒回信息给了我,而且居然还约我见面,让我明天去公寓找他,既然冉哥说了我也就答应了,因为一向谨慎的他都主动约我了,那就说明我们见面是完全可以的,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便准备去找冉哥,就当我要开门出去的时候,却被什么绊了一脚,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钱蕊这女人居然在我门口睡着了!看来她还是害怕,不过好像她看出来我要想事情了,所以才在这睡,不打扰我,唉,这个女人要我怎么说她呢?现在我对她的感觉好像真的一点一点的在发生变化,甚至我都有点怀疑,我是不是喜欢上她了,算了,不去想了,把她抱到了我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我便去找冉哥了,想好怎么面对这些事,要比面对女人重要的多,究竟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