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看着梦欣的笑容,看着他们的笑容,我终究不能狠下心做出那个决定,索性我拿出了手机,打给钱蕊,那边很快便接通了,问到“想好了?”“我做不到。”我回答到,好像钱蕊早就知道了我的答案,便接着说“那你可以让你的朋友们小心了呀。”听着她阴阳怪气的声音,我紧紧的握住了电话,而她就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继续说到“明天下午我去接你,如果你跟我走,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不,那就怪不了我了。”

  挂了电话,我点了一根烟,我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可真的一点都不像高中生,不知道为什么,无形中,钱蕊给了我一种压力,一种我不敢和她去对抗的压力,之后的一夜,我一宿没有合眼,我在想面对这件事,我该如何进退,我设想了太多的方法,但都被我一一否决了,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还是决定把一切告诉他们,让他们帮我一起想办法,当然,他们并不包括梦欣。

  第二天清晨早早的我就把他们拽了起来,他们一个个都还没睡醒,一边搓着眼一边骂我,不过这个时候我却管不那么多,等他们都到齐了,我便开始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刚开始他们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死人样,随着我说的事情经过,他们越来越精神,最后猴子直接大喊了一句卧槽!冉哥,小北京还有豪哥也是一脸的惊讶,但随后便陷入了沉思,或许此刻的他们和我一样吧,都知道面对的是个怎么样的对手。

  半响,是冉哥打破了沉默“均洋,去吧,跟着她走吧。”听他说完,不仅仅是我,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猴子更是直接说到“张冉你特么疯了啊?你让洋哥去了,那梦欣姐怎么办?”小北京也是说到“老冉,你是不是怕了啊?就算你怕了,也不能卖兄弟啊,这事我坚决不同意。”豪哥也在一边附和着,但是冉哥点了根烟,不急不慢的继续说到“你们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第一只有均洋去了才能保住我们的安全,让我们有时间增加战斗力,第二,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钱蕊一直让均洋呆在她身边?如果她想弟弟保证,完全可以直接找人搞我们,不是吗?”听到冉哥的分析,我才醒了过来,是啊,为什么啊?然后冉哥继续说到“这只能说明一点,均洋对这女人很重要,不然她没必要设个这么麻烦的套让均洋钻进去,所以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她要玩咱们就陪着她,看看这娘们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酷匠网u3正3版首Lu发

  听冉哥说完,我们几个默默地点头,冉哥分析的很对,但是小北京这时候却说到“恩,老冉你说的倒是很对,但有一个问题,均洋去了,我们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梦欣那边要怎么说?”说到这,不仅是冉哥,就连我自己也无语了,是啊,兄弟这边好交代,梦欣那边要怎么交代?冉哥听了小北京的话,抽了几口烟,叹了口气说到“梦欣只是个小女孩,经过上次的事,她万幸没受到伤害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为了别让她再受更多的伤害,均洋,你得把心狠下来,如果有些话你说不出口,你就告诉哥吧,这个冤大头我来替你担。”其实这一刻我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我还是咽了下去,因为我知道冉哥说的都是对的,我只能说到“给我几个小时,让我想想。”说完我便转身离开了。

  当时那会已经接近冬天了,秋风一吹还真的很冷,不过那会我却感觉不到,因为我感觉,我的心更冷,我插着口袋,走向了寝室后面的那片草坪,那片我吻过梦欣的草坪,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来这边走,说实在的,心里挺难受的。

  其实我感觉,我可以控制好一切,我的情绪,我的生活,我的朋友,我的爱人,但是事实告诉我,我是错的,就像现在,当我走到小河边,当我看着那清澈的水,我跟梦欣的一幕幕突然充斥了我的大脑,第一次见她,一起玩的那次游戏,她把电话号码给我,为了保护她跟黄毛干架,还有当她要被别人侵犯时我歇斯底里的吼叫,还有当初在这里我吻她的时候,一幕幕的场景让我真的无法对她说出那三个字,不是不能,是没有勇气。

  我就静静的坐在那呆了很久,一直坐到冉哥来找我,看着他坐在我旁边,我控制了很久的泪水一下子全部涌了上来,我对着冉哥说“她是我的女人啊,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做这些,我只不过是老避难的,我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多,我不是超人,我也只不过是个高中生。”说到后面,我开始变得语无伦次,冉哥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陪着我,等着我的发泄,我感觉那一刻,我把来美国这小半年在心里积攒的痛苦全部发泄了出来,哭够了,说实在的,我感觉确实让自己放松了很多,我点了支烟说到“冉哥,你说的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管是为了谁,我都得去,只不过...只不过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和你们一起闹一起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回来陪她,冉哥,有些话我说不出口,我也不敢面对她,所以等我走了,还是你去说吧,如果我离开的时间真的很长,就告诉她别等我。”冉哥听我说完长叹一声,锤了我一拳说到“别整的和生离死别一样,她也是个人,也不是神,不能把你咋的。”希望吧,把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完了,剩下的就是等钱蕊来了,然后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