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顿时全场皆惊。

“大祸临头?什么意思?”

“陆门主为什么要这样说?”

“林师傅难道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以陆门主的身份,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看来林师傅这次的麻烦不小啊....”

周晨光等人都是精明之辈,瞬间从陆乘风的话语中推测出许多东西,不由心头一紧,齐刷刷朝林肖看去。

然而,林肖脸上的表情依旧镇定自若,连眼神也毫无波动,似乎对陆乘风的话早有预料,根本没有半点惊慌失措。

“陆门主,不知您此话何意?”陈天星沉声问道。

这个时候,陈灵心也从外面走了进来,默不作声地站到林肖身后,支起耳朵倾听他们的谈话。

“我是什么意思,想来林师傅应该很清楚。”陆乘风不紧不慢道,“陈馆主,与其问我,你不如问林师傅本人。”

“看来,陆门主你应该得到了某些消息。”林肖平静开口。

“正是如此。”陆乘风直视林肖的眼睛,正色道,“林师傅,我知道你天资卓越,实力超群,但这次的对手,恐怕不是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的,我之所以来这么早,就是为了劝你赶紧离开,避避风头。”

周晨光、杨元基等人听得满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林肖和陆乘风在说什么。

但他们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林肖惹上了大麻烦,以至于连身为四极门门主的陆乘风都不看好他。

“陆门主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林肖淡淡道,“我倒要看看,那些人能奈我何。”

“林师傅,你终究还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难道没听说过退一步海阔天空吗?”陆乘风还想继续劝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勇敢,而是鲁莽。”

“陆门主,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意已决,你不用再劝。”林肖斩钉截铁地道,“我的字典里,没有退缩两字,狭路相逢勇者胜!”

陆乘风见无法说服林肖,轻叹一声:“也罢,既然林师傅心里有数,那就当我没说过。”

“如果陆门主没有其他事,可以留下来看一场好戏。”林肖语气从容,“我向你保证,这场戏会非常精彩。”

陆乘风深深看了林肖一眼,从嘴里吐出一个字:“好。”

“师傅,今天会有麻烦吗?”陈灵心在林肖耳畔问道。

“不用担心,就算有麻烦,我也能解决。”

林肖安抚了陈灵心一句,恰好让所有人听见。

他的声音似乎有种镇定人心的力量,使紧张不安的陈天星等人冷静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男性学员快步走进客厅,大声道:“馆主,林教练,西海门和赤城派马上就要到了!”

听到这句话,陆乘风浓眉微扬,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周晨光、杨元基等人直接坐不住了,西海门和赤城派是南部地区古武界的两大巨头,势力远超同侪,连四极门也无法与之相比。

而西海门门主田俊良,更是南部地区的第一强者,不知有多少武者渴望见他一面,得到他的指点和青睐。

而且他更是从陆乘风口中得知早就已经踏入化劲宗师境界,不说放在南部,就算放在整个夏国也是顶尖中顶尖。

陈天星向林肖低声道:“小肖,你去迎接贵客吧,我留在这里招待陆门主。”

林肖点了点头,跟陆乘风告了个罪,便离开客厅,来到武馆大门外。

十几辆黑色高档轿车一字排开,组成长蛇阵,缓缓驶入陈氏武馆所在的街道,然后一个个气血强悍、身形矫健的年轻男女从车里走出,警惕地四下扫视。

林肖在那些年轻男女中看到了一个熟人西海门的大师兄雷文。

雷文同样看到了林肖,眼中闪过复杂至极的神色,心底仿佛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有。

在这些精锐学员之后,西海门的门主田俊良。

林肖对田俊良印象很深刻,不单是因为田俊良作为化劲宗师,而且他始终感觉田俊良就像是笼罩在迷雾中,有很多秘密,不说其他,就说田俊良隐藏自己化劲宗师的修为就有很大的问题。

要知道只要成为化劲宗师,整个夏国都有崇高的地位,而且西海门的势力也会跟着扩张,成为夏国的大势力之一,而不是窝在这南部地区。

只有拥有化劲宗师的宗门势力,才能称得上是夏国的大势力。

“田派主,你能亲自前来,在下不胜荣幸。”

林肖走到田俊良面前,按照古武界的规矩抱拳行礼。

“林师傅过谦了,上次在东洲,我就看出你并非池中之物,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名动一方,世事奇妙,莫过于此。”田俊良嘴角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虽然感觉田俊良有很多秘密,但跟他无关,所以林肖也没有多说什么,寒暄了几句后便伸手虚引:“田门主,请。”

田俊良在林肖的带领下进入客厅,周晨光、杨元基等人顿时如坐针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甚至就连身为主人的陈天星也极不自在,原因无他,实在是南部第一强者的气场太强大了,对于普通武者来说几乎全方位压制。

林肖、田俊良、陆乘风、对面而坐,陈氏武馆、西海门、四极门的弟子,站在他们身后,在加上江南省的武者,原本极为宽敞的客厅,一下变得拥挤起来。

周晨光、杨元基、卫成学以及几个受邀前来的馆主坐在下首,存在感几近于无,饶是如此,他们依然神情紧张,掌心沁满冷汗。

“林师傅,看来你对今天要发生的事,早就有心理准备啊。”狄云城端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微笑道。

“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林肖面无表情地道。

他话音刚落,陈氏武馆大门之外,陡然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厉啸!

“林肖小儿何在?给我滚出来!.....”

“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

声浪滚滚,犹如炸雷一般回荡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