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挨打的是付成光,然而袁雨就像没有看到一样直接无视,走到林肖面前,抓起打付成光巴掌的那只手,仿佛怕林肖打疼了手。

  趴在地上的付成光看到了袁雨的举动,顿时怒火中烧,羞愤万分,只感觉脸上更疼痛了。

  如果不是看到林肖跟袁雨和黄彩星关系亲密,起了嫉妒之心,付成光又怎么会三番五次地挑衅林肖,最终落得颜面尽失、尊严扫地。

  此时此刻,付成光心中生出强烈的悔恨,若早知道林肖如此厉害,他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傻乎乎的挑衅林肖,起码有了完全的准备才会动手。

  现在倒好,被打成了一个猪头。

  “我没事,你和彩星先去参加运动会吧,我有一些话要跟这个人说。”林肖从袁雨手中接过衣服,微笑道。

  “啊?那好吧....我和小雨在外面等你。”

  袁雨有些意外地看了付成光一眼,搞不懂林到底有什么话要跟这个人说,然后毫不在意地移开目光,拉着刚刚走过来的黄彩星离去。

  “喂,小雨你干嘛拉我,林大哥还在这呢!”黄彩星一脸纳闷。

  “林大哥有事要处理,我们去外面等他。”

  袁雨外表柔弱,实则很有主见,和黄彩星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是她拿主意居多,这次也不例外。

  “....好吧。”

  黄彩星无可奈何地妥协了,跟着袁雨离开篮球场,顺便也带走了围观的其他学生。

  林肖走到付成光面前,抓住付成光的衣领,手臂略一发力,就将其从地上提了起来。

  付成光整个人在林肖手中就仿佛一个木偶娃娃一样,被随意摆弄。

  见到这一幕,篮球场上的另外四个学生彻底失去了跟林肖对抗的勇气,彼此对视一眼,突然撒腿就跑。

  林肖没去管逃走的四个学生,他的目标只有付成光一人。

  “站好。”林肖淡淡道。

  付成光双手捂住肚子,勉强站直身体,看向林肖的眼神隐隐有着恐惧,色厉内荏地道:“你....你打算做什么?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对我不利,我的父亲不会放过你!”

  “你的父亲?”林肖语气平静,无喜无怒。

  “我父亲可是山峰集团的董事长,付飞峰!”说道自己的父亲,付成光仿佛有了底气一样,胆气陡壮,“识相的你就赶紧放了我,放心只要你放了我在跟我赔礼道歉,我不会跟你计较,否则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嘴上虽然这样说,付成光心中却在冷笑,打定主意一旦逃脱林肖的魔爪,今日之辱必定千百倍的讨回!

  “山峰集团,付飞峰?”

  林肖对于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很快他便想起来了,这是之前跟万采萱参加李允希的父亲,静海市首富李连城宴会时遇到过,因为骚扰万采萱,还被他教训了一顿。

  “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林肖脸上浮现出嘲讽的冷笑,眼神无比淡漠,“就算是你父亲我也照打不误,更何况是你。”

  付成光心中陡然生出不妙的预感,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正要开口说话,脸上突然又挨了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扇得付成光眼冒金星,头昏脑胀,右脸颊高高肿起,几颗带血的牙齿从嘴里飞了出来。

  他由半个猪头,变成了一个完整的猪头。

  付成光身体摇摇晃晃,脚下趔趔趄趄,差点摔倒在地,却被林肖一把抓住肩膀,重新稳住身体。

  林肖的手掌稳若磐石,抓得付成光肩膀生疼,不但稳住了他的身体,更使他动弹不得。

  “为....为什么....打我....”

  付成光脸上浮现出强烈的恐惧,眼神更是惊恐欲绝。

  “这样子看起来对称多了。”

  林肖嘴角微翘,一脸冷酷的看着付成光,“这次只是警告,以后再也不准打袁雨的主意,更不准靠近袁雨半步,否则就不是变猪头了!”

  林肖说话的语气毫无波动,却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杀意漠然。

  感受着脸上的疼痛,看着林肖满是淡漠和杀意的表情,两行眼泪,顺着付成光的脸颊滑下,他忽然咧开嘴,嚎啕痛哭起来。

  他平时虽然仗着家世嚣张跋扈,但也只是个学生,哪里经历过如此场面。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付成光一边痛哭,一边求饶,“别打了,别再打我的脸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做坏事了,如果我再做坏事,我就是王八蛋!”

  “是吗?”林肖眯起眼睛,平静幽深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锐利,仿佛刺进付成光心底,“我可以相信你吗?”

  付成光拼命点头,林肖的两个巴掌,简直使他痛不欲生,疼痛还在其次,他最担心要是在打下去,恐怕就要毁容了。

  更别说林肖的眼神,让他毛骨悚然,他甚至怀疑,如果自己在嘴硬,恐怕林肖真敢杀了他。

  “记住我的警告,我只放过你一次,如果再有下次,落在你身上的,就不是两个巴掌了。”林肖正说着,眼睛忽然一动,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篮球场外,正有一群人气势汹汹地狂奔而来。

  “到那边去站着,你爸来了。”林肖松开付成光的肩膀,朝旁边一指。

  付成光身体一震,朦胧的泪眼中露出惊喜之色,顺着林肖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一群保镖朝这边跑来。

  “爸,你为什么现在才来啊!”

  付成光不知怎地心中一酸,更是泪如泉涌。

  他转头恶狠狠瞪向林肖,正要张口说上几句狠话,被林肖淡漠的目光一扫,顿时便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所有的勇气化为乌有。

  十几秒钟后,那群保镖终于跑到林肖和付成光面前,当他们看到脸颊红肿、泪流满面的付成光时,登时脸色大变,把林肖团团包围。

  付成光一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落进肚子里。

  他小心翼翼地瞅了林肖一眼,突然撒腿狂奔,用最快的速度从林肖身边离开,躲到保镖后面再也不露头了。

  “付少,你没事吧?”

  “付少,那家伙简直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待你!”

  “放心吧付少,我们一定替你报仇!”

  与这些保镖一起过来的,还有那几个逃跑的学生。

  原来他们逃走之后,生怕被付成光报复,就去向付飞峰通风报信,此时看到付成光凄惨的模样,大惊失色,纷纷嘘寒问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