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肖从善如流,张开双臂正色道:“馨姐,让我抱抱你。”

  他的话完全是发自肺腑,没有任何不良心思。

  因为林肖明白,黄馨雨独自一人将黄彩星养大,到底付出了多少汗水,承受了多少艰辛。

  黄馨雨没想到林肖突然变得这么大胆,玉脸微红,但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不仅仅是因为林肖的怀抱充满力,更因为她现在确实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就抱一会儿,不准占我便宜。”黄馨雨在林肖额头点了一下,然后慢慢靠进林肖怀里,双臂搂住林肖的腰。

  哪怕隔着衣服,林肖也能感觉,足以使任何男人都血液沸腾,但林肖心中却出奇的宁静。

  黄馨雨用脸颊贴着林肖的胸膛,倾听着林肖强劲有力的心跳,轻轻闭上眼睛。

  时间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包间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黄女士,林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听到这个声音,黄馨雨就像触电一般,猛地从林肖怀里弹起,坐直身体,慌慌张张整理了一下衣服,轻咳一声道:“进来吧。”

  看到黄馨雨紧张的模样,林肖哑然失笑。

  黄馨雨白了林肖一眼,用口型道:“有什么好笑的。”

  林肖摊开手掌,没有说话。

  一个女服务员推门而入,向黄馨雨恭敬地道:“黄女士,我们的总经理想见您。”

  “哦?潘总吗?”短短数秒钟的时间里,黄馨雨已经调整好状态,脸上慵懒之色消失无踪,再次变成了那个精明强干的女强人,“请他进来。”

  黄馨雨话音刚落,包间的房门就被人推开,一个胖子艰难地挪了进来。

  这个胖子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头上光秃秃的,一根头发都没有,脸上不笑也有三分笑意,猛一看跟弥勒佛还真有点像。

  “黄董,幸会,幸会!”这个叫潘总的胖子就是方天平口中的,不过他在黄馨雨面前,比在方天平面前更要恭敬数分,布满油汗的手在裤子上使劲擦了几下,隔得老远就向黄馨雨伸出手。

  “潘总,请坐吧,握手就不必了。”黄馨雨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看都不看潘总的肥手一眼,女王气场满满,“我想,你这么急着来见我,肯定是有话要说吧?”

  潘总一坐在包间旁边的沙发上,沙发深深陷了下去,似乎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坐下之后,潘总脸上堆起殷勤得近乎谄媚的笑容,本就细小的眼睛直接看不到了:“黄董明察秋毫,我确实有重要的消息要向您报告!”

  “说吧,我听着。”黄馨雨拿起筷子,夹了一根蔬菜放进嘴里,她却忘记了这根筷子是林肖用过的,上面沾着林肖的口水。

  潘总偏头看了站在旁边的女服务员一眼,后者会意,躬身退出包间,并关上包间大门。

  “这位先生是?”潘总又看向林肖。

  “你没必要知道他是谁。”黄馨雨淡淡道,“有话就说,不要故弄玄虚。”

  “是,是。”潘总好奇地看了林肖一眼,心中暗自猜测这个男人和黄馨雨到底是什么关系,居然让黄馨雨如此信任,甚至两人独处一室,“黄董,容我多问一句,您之前提的条件,现在还算数吧?”

  “当然算数,我从来不拿自己的信誉开玩笑。”黄馨雨黛眉一扬,“只要把方天平从航天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赶下来,我就推你上位!”

  潘总细小的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黄董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我想要告诉您的消息就是....”

  接着潘总竹筒倒豆子,把方天平卖了个一干二净。

  黄馨雨听着听着,脸色越来越冷,显然是动了真怒。

  林肖坐在旁边,也将潘总的话尽数听入耳中,脸上平静无波,但眼中却杀意凛冽。

  潘总说完之后,大喘了几口粗气,小心翼翼地看着黄馨雨道:“黄董,您看要怎么对付方天平?”

  “潘总,多谢你来报信,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航天集团董事长的位置是你的了。”

  黄馨雨先是给潘总吃了一颗定心丸,然后又道,“方天平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就当咱们之间的对话从来没有发生过,你做得到吗?”

  潘总也是精明的人物,马上就明白黄馨雨打算做什么了,连连点头:“黄董既然这么说,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打扰黄董和这位先生用餐,告辞!”

  说完潘总从沙发上站起,挪着肥胖的身体走出包间。

  潘总离开之后,黄馨雨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怒意,白嫩的玉手在桌子上用力一拍:“没想到方天平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馨姐,你打算怎么做?”林肖淡淡问道。

  “我要让方天平为自己想做的事后悔终生!”黄馨雨眼中首次露出凛冽的杀机,方天平的所作所为,彻底触碰到了她的底线,“林肖,你会帮我的吧?”

  “当然。”

  “我原本的计划要改变一下了,本打算将方天平从航天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赶下来就收手,但现在看来,还是太心慈手一点。”

  黄馨雨深吸了几口气,虽然处在极端愤怒之中,她仍然保持冷静,“我之所以让潘胖子配合方天平行事,就是为了将计就计,让方天平自投罗网!”

  “我明白。”林肖淡淡道,“看来今晚是没法回静海了。”

  黄馨雨没好气地瞪了林肖一眼:“你现在还想着回静海呢?我都快被气死了!”

  “反正方天平马上就要死了,跟死人有什么好生气的。”林肖在心中暗暗道。

  他的眼神淡漠无比,对方天平杀意已决。

  不过经此一事,林肖倒对黄馨雨生出刮目相看的感觉,没想到她不声不响,连方天平身边的心腹都收买了,也难怪她对收拾方天平信心十足。

  “馨姐,你想让我怎么做?”林肖问道。

  黄馨雨眼神躲闪了几下,偏过头小声道:“小肖,今晚....你就在我房间睡吧....”

  “好。”

  林肖没有注意到黄馨雨的眼神,也没有胡思乱想,斩钉截铁的道。

  虽说黄馨雨做好了准备,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算黄馨雨不说,他今天也准备在林叶市待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