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肖微微偏头,凑到李允希耳边,低声问道,“你刚刚说的同伴到底是谁?”

  李允希脖子微缩,林肖口中喷出的温暖气息,使她觉得耳朵发痒。

  她斜眼瞟了林肖一眼,眼波流转,说不出的妩媚撩人:“等下就知道了,难道姑奶奶还会害你吗?”

  “也罢,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干嘛说得这么难听。”李允希用香肩撞了林肖一下,嗔怪道,“我葫芦里能卖什么药?当然是让你开心的药啊。”

  听着李允希这近乎告白般的话语,林肖没有特别的什么反应,反倒是走在他们前面的肖经理心中波涛起伏,久久无法平息。

  “这个女魔头,终于遇到克星了!”

  肖经理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心中暗想,“也不知道这位林先生有什么本事,居然能将李魔女降服,莫非他异于常人?”

  除此之外,肖经理实在找不到其他理由了。

  这么想着,肖经理看向林肖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

  林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肖经理心目中,已经变成了“异于常人”的存在,他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李允希聊天,同时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

  或许是出于职业习惯,林肖每到一处陌生的地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掌握环境,哪里适合藏身,哪里适合伏击,都要做到了然于心。

  在林肖观察周围的时候,众人的议论声也传入他耳中。

  毫无意外,众人议论的焦点,都集中在他和李允希身上,纷纷揣测着他的身份,以及他跟李允希的关系。

  李允希是静海市上流社会一颗耀眼的明珠,作为李连城的独生女,将来她必定要继承数百亿的家产,并成为李氏集团的掌控者,因此认识她并对她抱有非分之想的人不在少数。

  可惜的是,李允希对那些追求者都视若敝屣,根本看不上眼。

  曾经有一个精英人士对自己信心十足,在情人节当天摆出九百九十九枝玫瑰向李允希示爱,结果被李允希痛骂一顿,并且还让人把他趴得只剩下内裤,一路裸奔回家。

  从此之后,那个精英人士在静海销声匿迹,而所有追求李允希的男人,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像这样的事还有不少,李允希女魔头的名声越发深入人心,

  “快看,那不是李魔女吗?”

  “嘘,声音小点,别被她听见了,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李魔女身边那个男人是谁?”先前说话之人声音中充满不可思议,“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李魔女居然跟一个男人如此亲近?”

  “我也正奇怪呢,李魔女不是不喜欢男人吗?”

  “话说前段时间,在盘龙山的时候,她就是为了一个男人,跟乐方运那家伙起了冲突,莫非就是因为这个人?”

  “乐方运都完了,你们说是不是李魔女为了这个男人,把乐方运彻底搞垮的?”

  “很有可能,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伙计,这可是一颗重磅炸弹啊,李魔女竟然有男人了!”

  “我的天啊,这小白脸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搞定李魔女。”

  众人窃窃私语的讨论着,说到最后,语气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李允希虽然性格不好,但可是静海市首富李连城的独女,本人也可以说的上是美若天仙,妥妥的白富美。

  可以说只要娶到了李允希,不但能够收获美人一个,还能继承李家的百亿家产,简直可以说得上是一举两得。

  虽然他们知道他们没有机会,可是当看到李允希真的有男人时,这种心情可想而知。

  林肖跟着李允希一路走进山庄,虽然这些人说话声音很小,但以林肖的耳力,这些话语还是清清楚楚的到了他的耳朵里。

  他的脸色也越来越怪,不断偏头看向李允希。

  对于这些人的羡慕嫉妒恨林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从那些人的对话中,他也听到了不少李允希以前做过的事。

  毫不夸张的说,简直是劣迹斑斑,虽然不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但也称得上肆意妄为了。

  他实在没想到,李大小姐以前的日子,居然过得如此精彩,甚至还曾跟别人火并过,把一群富二代打进医院。

  “林肖,你在看什么?姑奶奶脸上有花不成?”

  李允希察觉到林肖古怪的眼神,不由抬手摸了摸脸。

  “没什么。”林肖移开目光,看向别处,一脸坦然的道。

  他虽然不太会哄女孩子,但也知道眼下说这个完全是找死。

  李允希闻言也没有多想,在肖经理的带领下,十分钟后,林肖和李允希来到位于山间的一座木屋前。

  “李小姐,林先生,这就是您们定的温泉了。”

  肖经理推开木屋房门,并没有走进去,站在门口伸手虚引。

  “钥匙给我,你可以走了。”李允希摆了摆手。

  肖经理将木屋的钥匙双手奉上,向两人鞠了一躬,快步离开。

  李允希随手将钥匙丢进手提包里,没有外人在场,她又故态复萌,揽住林肖的肩膀,大大咧咧道:“林肖,怎么样,对这里还满意吧?”

  林肖点点头。

  他环目四顾,不得不说,李允希的眼光果然不错。这处木屋位于山间,不但视野开阔,风景如画,而且周围绿树环绕,非常幽静。

  虽然林肖对泡温泉并不热心,但面对李允希的好意,他也不能无动于衷。

  “里面更不错,快进去啦。”

  李允希就像一个献宝的小孩子,推着林肖走进木屋。

  进屋之后,林肖眼睛不由一亮。

  木屋内部的摆设,和林肖想象中完全不同。

  在林肖想来,既然是温泉,那么木屋里除了泡温泉的池子之外,应该别无他物。

  然而林肖想错了。

  他一进入房间,就感到一阵寒意袭来,木屋内的温度,居然比外面低了至少十几度。

  虽然是夏天,但房间里却并不感到炎热,反而显得异常凉爽,就跟秋天一样。

  想来也是,夏天这么热,又有谁愿意在露天泡温泉呢?

  难道不怕被煮熟吗?

  因此在室内开着空调泡温泉,虽然奢侈,却合情合理。

  在木屋的正中间,有一个数米见方的水池,深约半米,池水清澈见底,从地下汨汨涌出,冒着淡淡的烟气。

  水池周围,陈列着一系列现代化的家具,沙发、水床、凉椅、电视、冰箱等一应俱全。

  木屋的另一面没有任何墙壁存在,只是竖着一块巨大的单向玻璃,让人在泡温泉的时候,既可以避免被人偷窥,彻底保护隐私,又能看到外面的风景。

  这一切,都显得如此别出心裁,也难怪这个温泉山庄,哪怕在夏天也门庭若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