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肖倒没有注意到李允希的羞涩,他说道:“你把座位调低,然后慢慢站起来。”

  同时伸出一只手抓住方向盘,使法拉利保持直线前进,在如此高速的行驶下更换驾驶者,对他来说也是一项不小的挑战,因为一着不慎,就会车毁人亡。

  “不用担心,有我在。”

  李允希点点头依言而行,将座位降低,然后慢慢站起身体,心脏砰砰直跳,紧张到极点。

  林肖伸手在李允希的背部轻轻一托,身体毫不迟疑地往前一窜,瞬间就坐到了驾驶位上。

  就在坐下的同一时刻,林肖一脚踩住油门,另一只手臂则从李允希腰间穿过,稳稳抓住了方向盘。

  法拉利微微一震,马上就重新恢复了稳定。

  李允希紧绷的心弦一松,再也保持不住平衡,一坐在林肖的上。

  “啊!”

  此时两人的姿势暧昧无比,林肖坐在驾驶位上,而李允希则坐在林肖身上,两人的身体紧挨在一起,几乎没有一丝距离。

  “如果你还想赢,就别再乱动,因为你再乱动的话,那辆车就要把我们彻底甩开了!”林肖双手抓着方向盘,在李允希耳边沉声道。

  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李允希挣扎的动作戛然而止,脸上红晕稍退,眼睛看向前面。

  此时那辆兰博基尼离他们越来越远,至少拉开了上百米的距离。

  “不动就不动,我准备好了,林肖,看你的啦!”

  “交给我吧!”

  林肖淡淡一笑,眼中陡然射出夺目的精光,猛然踩下油门!

  “轰隆隆!”

  两人的法拉利发出猛兽般的咆哮,速度骤然提升了一倍,以近乎的速度,朝着前方的兰博基尼狂追而去!

  法拉利在林肖手中,跟在李允希手中,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模样。

  李允希驾驶的法拉利,就像一匹被圈养的骏马,虽然跑得很快,却缺少了灵魂和野性。

  而林肖驾驶的法拉利,如同拥有了自己的生命,那股凶悍和野性的气息,哪怕坐在车里也能感受得到。

  在短短数秒钟内,法拉利的潜能就被林肖彻底激发了出来,那极速运转的发动机声音,听在李允希耳中,犹如野兽的呼吸!

  感受着稳定却密集的震动,李允希的美眸越来越亮,下意识搂紧林肖的脖子,偏头看着林肖线条刚硬、轮廓分明的侧脸,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似乎要将林肖看透。

  林肖能感受到李允希的视线,但他却无暇顾及。

  此时,林肖心中久违的热血再次沸腾了起来。

  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驾车狂飙的梦想,林肖也无法例外。

  名车在手,美人在怀,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尽情狂飙就是!

  林肖猛然将油门一踩到底!

  “轰隆隆!”

  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法拉利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狂奔,两旁的景物就像按下了快退键,变成了模糊不清的色块。

  在林肖加速的同时,跑在前面的兰博基尼几乎瞬间就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威胁,速度骤然加快!

  空旷平坦的高速公路上,两辆颜色不同、性能却同样卓越的超跑一前一后,狂飙突进,进行着一场属于男人的竞赛!

  林肖双眼熠熠生辉,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稳如磐石,越是热血沸腾,他的表情反而越是平静,就像掩藏在冰雪下的火山,让人无从窥见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法拉利在林肖的控制下,速度已经提升到极限,哪怕前面的兰博基尼同样速度全开,然而彼此之间的距离仍然在一点一拉近。

  “怎么可能!”

  兰博基尼里,一个二十多岁、戴着一副黑色墨镜、长相颇为英俊的青年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不断通过后视镜看着从后面追上来的法拉利。

  “后面这家伙,怎么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他的速度居然这么快,难道不要命了吗?”青年眼神变幻,内心震动。

  青年怎么也想不到,已经被他甩下鄙视的法拉利,居然能够追上来,而且速度还这么快,势头这么猛!

  哪怕隔着后视镜,青年也能感受到身后那辆法拉利一往无前、挡者披靡的气势!

  在那股气势的压迫下,青年身上压力倍增,就像被猎人瞄准的猎物,心底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焦躁感。

  “哼,就算你速度再快又如何?”青年突然冷笑一声,一脚踩下油门,兰博基尼速度再增,“只要我不让路,你休想超过我!”

  法拉利里面。

  李允希坐在林肖大腿上,眼睛死死盯着前面的兰博基尼,银牙紧咬,双眼放光,脸上的表情又是紧张又是兴奋,之前的羞赧早就被她甩到爪哇国去了。

  看着兰博基尼被林肖逐渐追上,李允希几乎想要鼓掌叫好,不过幸好还保留着理智,知道此时此刻绝对不能影响林肖,因此只能勉强按下兴奋之意,将一张俏脸憋得通红。

  很快,法拉利就紧紧咬在了兰博基尼后面,两辆车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三米。

  如此近的距离,以两辆车恐怖的速度,几乎是行驶在死亡线上,但不管是林肖,还是兰博基尼里的青年,都丝毫没有退让或减速的打算。

  林肖瞅准时机,猛地一打方向盘,想要从侧面超车,但就在法拉利车头改变方向的时候,前面的兰博基尼同样改变了方向,阻断法拉利前进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