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允希眼睛一转,没有马上回答林肖的话,而是岔开话题,低头看着林肖的手,道:“这段时间你怎么这么有空,我打你电话时还怕你没空呢,你不是贴身保镖吗?”

  听到李允希的话,林肖嘴角有些抽搐,刚刚是不是他说没空,李允希就不会骚扰自己了?

  不过很快这个念头便从他脑海中闪去,以李大小姐这个性格,就算他说没空,也肯定会不依不饶的找他,甚至没准还会闹出什么意外来。

  “雇主这段时间有事,所以我这几天不用上班。”

  “是吗?那可太好了,正好出去玩!”李允希的性格向来咧咧,听到林肖的话,满是笑容,推着林肖坐进法拉利,然后自己坐在驾驶位上。

  “咱们现在就出发吧,距离泡温泉的那个山庄可有一段路呢。”

  “不在市区吗?”林肖有些诧异。

  李允希鄙视地白了林肖一眼:“市区的污染这么严重,就算有温泉,你敢泡吗?当然是去山里了。”

  说完李允希启动跑车,踩下油门,法拉利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疾窜而出!

  李允希开车就跟她的性格一样,急躁冲动,即使在市区也不断加速超车,惹来鸣笛声一片,更有性格暴躁的司机摇下车窗,对着绝尘而去的法拉利破口大骂。

  然而李允希对那些怒骂声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甚至打开车载音响,伴随着激昂的音乐摇晃。

  林肖坐在副驾驶位上,对李允希的举动见怪不怪,双目微闭,气定神闲。

  两人认识这么久,林肖早就知道李允希是什么样的人。

  方李小姐如果是规规矩矩的乖乖女,又怎么可能自称姑奶奶,并且带着一群小太妹去地下赛车现场呢?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李大小姐都跟乖乖女这三个字无缘,因此倘若她老老实实地开车,林肖才会觉得奇怪呢。

  二十多分钟后,法拉利驶出主城区,高速车道。

  李允希一踩油门,法拉利速度骤增,如同离弦之箭般朝前冲去。

  “林肖,怎么样,我开车的技术不错吧?”李允希眉飞色舞地道。

  “还行。”林肖连眼睛都没睁开,口中吐出两个字,可谓惜字如金。

  李允希不乐意了,林肖漫不经心的态度让她大为不满:“什么嘛,你这话一点诚意也没有。”

  “那你想要我说什么?”

  “当然是夸我了。”

  李允希理所当然地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努力练习,就为了练出你那样的技术,你在盘龙山比赛时的样子,简直是帅呆了,酷毙了!”

  就在李允希说话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法拉利后面,突然毫无征兆地加速,擦着李允希的法拉利掠过!

  “咻!”

  这辆兰博基尼的司机简直大胆狂妄至极,两辆车之间的距离甚至不超过一尺,只要出现丁点意外,便会酿成一场惨重的车祸!

  李允希正在跟林肖说话,对兰博基尼的出现毫无防备,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猛然踩下刹车。

  “嗤!”

  法拉利的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噪声,在强大的惯性之下,拖出四道长长的黑色痕迹,最后缓缓停了下来。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林肖眯起眼睛,看着前方慢慢减速的兰博基尼,面无表情,唯有眼中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李允希被吓出一身冷汗,的不断起伏,握着方向盘的玉手轻轻发抖。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回过神来,美眸中顿时射出愤怒的火光。

  “居然敢挑衅姑奶奶,简直是不想活了!”李允希银牙紧咬,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兰博基尼,对方做出如此危险的举动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主动减速,其中蕴含的意味不言而喻。

  “轰隆隆!”

  法拉利再次发出低沉的咆哮,瞬间加速,朝着前面的兰博基尼追去。

  那辆兰博基尼见李允希驾驶法拉利追来,立刻加快了速度,法拉利变道它也变道,法拉利加速它也加速,始终压法拉利一头。

  “气死我了!”

  “允希,让我来吧,驾驶那辆兰博基尼的是个高手,你赢不了他。”

  林肖终于开口,语气平淡,却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森然,“我会让对方知道,挑衅我们的后果有多严重!”

  李允希心中不甘,但她也明白林肖说得有道理,因为不管她如何加速和突破,那辆兰博基尼都稳稳挡在前方,显得游刃有余。

  这样的驾驶技巧,跟林肖比起来不知孰强孰弱,但至少远胜于她。

  李允希原本以为自己的驾驶技巧已经够好了,此时却觉得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在感到憋屈愤怒的同时,又有些垂头丧气。

  此时两辆车仍在高速追逐当中,兰博基尼速度全开,并将法拉利越拉越远,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这时,前方的兰博基尼突然减速,李允希见状大喜,连忙踩动油门,想要抓住这个机会,眼看就要追上。

  可是下一刻兰博基尼的车窗伸出手掌,并作出一个国际通用手势,竖起中指,然后车子猛然加速,再次拉开了距离。

  李允希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甩开,想要追上却有心无力。

  “啊啊啊啊.....混蛋!!!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李允希哪里受过这种气,顿时就狂抓了。

  法拉利的性能当然不只如此,兰博基尼固然是超级跑车,然而李允希的这辆法拉利也毫不逊色。

  之所以差距如此之大,并不是因为跑车性能,而是因为实力差距。

  凭李允希的驾驶技术,无法将法拉利的速度发挥到极致,现在已经是她所能控制的最高速度,如果再提升的话,很有可能会失控。

  李允希虽然愤怒,但也不是完全失去理智的傻子,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好,你来开,帮我把那辆车里的孙子好好教训一顿,让他知道怎么做人。”

  李允希性格干脆利落,她见识过林肖赛车的本事,既然自己技不如人,便毫不迟疑地答应,“要我把车停下吗?”

  “来不及了。”林肖看着不断远去的兰博基尼,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不能停下,否则便会被彻底甩开。”

  “那怎么办?”李大小姐大感焦躁,在座位上不安的,却又不敢分心,眼睛始终盯着前面,脸色微红,带着一丝犹豫道:“要不....你坐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