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被毫无反抗之力地震飞,武器也被轻而易举地夺走,还被受了一点内伤,纪薇脸上再也维持不住冷漠的表情,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这个人....修为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也不怪纪薇感到难以置信,因为林肖的年龄,看起来比她还要小上几岁,但她却连林肖一招都接不住。

  这样的结果,实在令纪薇大受打击,自信心荡然无存,若非她心智坚韧,恐怕还真可能会像唐恒那样崩溃失态。

  在纪薇的感觉中,她的长剑砍在林肖手上,就像砍中了一块钢铁,不,甚至比钢铁更坚硬!

  以暗劲运使的精钢长剑,哪怕真的砍在一块钢铁上,纪薇也有把握砍出一道缺口,然而林肖的手硬接她一剑,却毫发无损!

  纪薇简直无法想象,林肖的手掌到底硬到了何种程度。

  要知道,她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子,而是千锋武馆数百名学员中的佼佼者,同时也是踏入暗劲的天才,虽然只是刚刚踏入暗劲,但也是暗劲啊,在帝都的年轻一代中也算的上是佼佼者。

  “蹬蹬蹬!”

  纪薇飞出四五米,落地之后仍然控制不住身体,连续后退了三四步才站稳,雪白的俏脸上涌起一片潮红,体内气血翻腾。

  她的一双眼睛,仍然死死盯在林肖和唐恒身上。

  因为战斗还未结束。

  就在林肖震飞纪薇的同时,唐恒的拳头,也终于来到林肖面前!

  迎面而来的劲风,将林肖的头发都吹了起来!

  面对这猛恶一击,林肖只是随意伸手,一把抓出!

  “砰!”

  唐恒的拳头和林肖的手爪撞在一起,林肖缠在手上的绷带被碰撞产生的劲气撕裂,化作碎片炸开,露出钢浇铁铸、色泽青黑的手掌。

  林肖轻轻松松接下了唐恒用尽全力的一拳,五指收拢,扣住唐恒的拳头,朝着旁边猛然一甩!

  “呼!”

  唐恒高大的身躯就像稻草人一般被甩飞,撞向墙壁。

  以林肖的力量,若撞中,唐恒不死也重伤。

  眼看唐恒就要撞得头破血流,一直在旁观战的雷千霆终于动了,身体一晃,以奇快的速度掠到唐恒身后,伸手在唐恒后背一托,轻飘飘地将他接住。

  被雷千霆接住之后,唐恒仍然惊魂未定,嘴唇发白,也不知是吓的还是累的。

  直到过了数秒钟,唐恒才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顿时面孔涨得通红,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师傅,对不起,徒弟无能,给您丢脸了!”

  “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现在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吧?”

  雷千霆拍拍唐恒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这次经历对你们来说是好事,免得你们总是坐井观天,不知天地之大!”

  唐恒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垂头不语。

  被比自己更年轻的林肖不费吹灰之力的击败,对一向心高气傲的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心中恨怒交加。

  然而,除了恨意和愤怒之外,唐恒又感到异常无力,这种无力感深深印在他心底,使他再也没有继续跟林肖战斗的勇气。

  另一边的纪薇表情微妙,看向林肖的眼神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纪薇虽然是女子,但承受打击的能力要比唐恒强得多,此时已经恢复了过来,对林肖充满敌意的同时,也感到异常好奇。

  她无法理解,林肖到底是如何练成这一身恐怖武功的?甚至比起师傅来似乎也不遑多让。

  在教育了两名弟子几句后,雷千霆迈步从唐恒身边走过,来到林肖三米外站定。

  “怎么?终于决定亲自出手了吗?”林肖表情不变,只是淡淡问道。

  虽然刚刚跟唐恒和纪薇交过手,但对林肖来说连热身都比不上,别说流汗了,他连脚步都未曾移动过一分。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一个高手。”

  雷千霆锐利的目光看向林肖年轻的面孔,眼神微微一缩。

  他知道自己是小看了林肖,他的两个徒弟虽然年龄不大,但在同龄中也算的上是高手,在帝都古武界也小有名气,却被林肖这么轻易的就击败了。

  “不过今天不是你的巅峰状态,我不愿乘人之危,咱们另外约个时间和地点,到时再公平切磋。”

  “无妨。”林肖一脸平静,毫不在意地道,“不用再另选时间了,就今天吧。”

  听到林肖的话,雷千霆脸色微沉,心头感到有些不悦,林肖漫不经心的态度,使他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如果不是他刚刚接到一个信息,他今天定要好好教训一下林肖。

  不过想到之前在两个徒弟跟林肖交手时收到的信息,他还是按下了心中的冲动,就算是以他的古武修为,也不敢轻易得罪那个人。

  “林师傅自己或许不在意,但我雷千霆身为一馆之主,却不能不为自己的名声着想。”雷千霆语气坚决,如同铁石一般冷硬。

  “那好,既然雷馆主今日不愿出手,那就选在两日之后。”

  林肖目光一闪,虽然他有些好奇为什么雷千霆不愿今天动手,也很想见识一下雷千霆的武功,但看得出雷千霆确实没有动手的打算,“地点还是这里,雷馆主觉得如何?”

  “好。”雷千霆慨然道,“我会在此等着林师傅大驾光临。”

  “那就这么说定了,告辞!”

  林肖向雷千霆点点头,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站在大厅门口的郝立峰和马青野不敢挡住林肖的路,连忙闪到一边,任由林肖带着老金等人离开山庄。

  “雷师傅,您就这么让他离开?”郝立峰走到雷千霆身边,眼神闪烁地道。

  如果不是雷千霆看起来不好惹,而眼下也必须依靠雷千霆,他早就破口大骂了,质疑是不是怕了林肖。

  “怎么?你有意见?”郝立峰还未说完,雷千霆直接开口打断,声音冷漠森然,“郝先生,如果你对我的做法有异议,可以另请高明!”

  雷千霆声音明明不大,却震得郝立峰和马青野两人耳膜嗡嗡作响,头晕脑胀,几乎站立不稳。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骇然之色。

  “雷师傅,您言重了。”郝立峰赔着笑道,“如果您不想解释的话,就当我没问过。”

  雷千霆面无表情,一个黑帮头子而已,又如何理解强者的骄傲!

  “唐恒,纪薇,我们走吧。”

  雷千霆迈步朝外走去,看也不看郝立峰和马青野一眼,在跟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放心,答应你们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两日之后,我必将击败林肖!”

  看着雷千霆的离开,郝立峰的脸色猛然阴沉了下来,满是怨毒。

  “呸!什么帝都高手,我看就是一垃圾,连动手都不敢,真是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