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恒早就看林肖不顺眼了,心中更是觉得不服气。

  他没有雷千霆那种眼力,虽然看出林肖不是普通之辈,但也不觉得林肖有多厉害。

  不就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吗?年纪比自己还小,就算有点本事,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师傅居然对他那么客气,实在是谨慎过头了。

  唐恒就跟所有的天才一样,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从来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比自己更厉害的天才。

  就在唐恒准备出手的时候,林肖突然开口道:“且慢。”

  唐恒动作一滞,继而面露冷笑:“怎么?你怕了?想要向我求饶?”

  林肖根本不搭理唐恒,目光穿过他的身体,看向站在数米外的雷千霆:“雷师傅,在动手之前,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咱们之间,是分胜负呢,还是定生死?”

  雷千霆扬了扬眉,没想到林肖的问题居然是这个:“分胜负又如何?定生死又如何?”

  “如果只是分胜负,我会手下留情,让你的徒弟全身而退。”

  林肖淡淡道,“如果是定生死,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下手很重,可能一不小心就把你徒弟打死。”

  “可笑!”

  “狂妄!”

  林肖话音刚落,大厅里陡然同时响起两个声音,说话之人分别是唐恒和纪薇。

  见林肖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唐恒肺都差点气炸了,两只拳头紧紧握起,眼中射出冷酷的杀机:“小子,如果你有本事打死我的话,尽管放马过来,但如果你没那个本事,就小心我打死你!”

  纪薇嘴角一直挂着的温和笑容消失,当她不笑的时候,整个人变得异常冷漠,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她和唐恒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听到林肖当面说出打死唐恒这样的话,哪怕她性格再好也忍不住,眼神冰冷,似乎要在林肖身上刺个窟窿。

  比起两个徒弟的激烈反应,雷千霆倒是平静得多,实力到了他这个地步,养气功夫极深,已经轻易不会动怒,当然一动怒就是石破天惊。

  “我们之间并无仇怨,分胜负即可,无需定生死。”雷千霆沉声道,“不过,既然林师傅如此自信,那纪薇你也一起上吧,讨教一下林师傅的高招!”

  “师傅,不用师妹出手,我一个人就够了。”唐恒怒气冲冲地道,“这小子完全是虚张声势,看他这副模样,哪像什么高手!”

  说完唐恒生怕雷千霆阻止自己,抢先向林肖出手。

  “呼!”

  唐恒朝前迈出一步,身体微蹲,如拉硬弓,一拳中宫直进,轰向林肖的胸膛!

  这一拳快如闪电,刚猛霸道,轰出之时劲风如雷,拳头瞬间变成了青黑色,展现出唐恒扎实的功底。

  “砰!”

  一声闷响,唐恒的拳头,结结实实轰在了林肖的胸膛上!

  唐恒眼中闪过惊喜之色,心中暗道这家伙果然是虚张声势,居然连自己一招都挡不住,当下吐气开声,暗劲狂涌,要将林肖胸骨打碎,身体打飞!

  但下一刻,唐恒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唐恒感觉自己的拳头,根本不像是打在人的身体上,而是打中了一堵坚硬无比的城墙。

  拳头上传来的反震力量使他手腕发麻,拳骨剧痛,而他打出的暗劲,更是如同泥牛入海,毫无反应。

  “不可能!”

  唐恒脱口说出三个字,脸上浮现出无比震惊的神情,下意识抬起另一只拳头,以更快的速度、更猛的力量打出!

  “砰!”

  这一只拳头,同样打中了林肖,然而仍旧毫无效果,林肖站在原地半步未退,甚至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

  “砰!砰!砰!砰!”

  唐恒眼神狰狞,隐隐有些疯狂,一口气轰出七八拳,每一拳都势大力沉,全力而发,可是结果却令他绝望。

  林肖只是用平静而淡漠的眼神俯视着他,就像高高在上的神祗高踞云端俯视芸芸众生,又如大象俯视脚边的蝼蚁。

  看着这一幕,雷千霆脸色微沉,心中对林肖实力的评估又提升了一级。

  他之所以让徒弟先跟林肖交手,一方面不想以大欺小,另一方面对于林肖虽然重视,但也没太过在意。

  现在看来,林肖的实力,尚在他的预料之上。

  别看唐恒的拳头打在林肖身上毫无效果,其实每一拳都蕴含暗劲,哪怕是一块钢板也能打穿,之所以无法撼动林肖,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林肖的身体太强。

  “如果你的实力就只这样,那还是退下吧。”林肖平静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冷酷,“如此孱弱无力的攻击,对我没用!”

  “不可能,不可能....”

  唐恒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口中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仍旧疯狂向林肖攻击。

  而雷千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竟然没有开口制止。

  “师兄,我来助你!”

  站在旁边的纪薇终于忍不住了,从背后抽出长剑,凌空跃起,精钢打造的剑身带起一抹弧光,朝着林肖的肩膀劈下!

  “唰!”

  纪薇的这柄长剑锋利异常,不知经过多少次锻打,如果劈中,估计会直接把林肖的一只胳膊砍下来!

  唐恒听到纪薇的声音,终于从巨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发出一声低吼,眼中闪过决然之色,将全部力量灌注于右拳,由下而上,轰向林肖的下巴!

  冲天炮!

  这一拳,是唐恒集中所有力量而发,其中更蕴含了他对林肖的愤怒和恨意,威力比起之前那几拳,完全是两个层次。

  “终于有点意思了。”

  林肖眼中闪过一道幽光,双手一上一下,五指弯曲如钩,闪烁着金属般的色泽,分别朝着劈下的长剑以及轰来的拳头抓去!

  “当!”

  在纪薇震惊到极点的目光中,精钢长剑首先劈中林肖的手爪,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迸出点点火星。

  然后林肖五指收拢,一把抓住锋利的剑身,发劲一抖!

  “哗啦啦!”

  精钢长剑扭曲变形,仿佛根本不是钢铁打造的长剑,而是纸片做的的一般,不堪一击。

  “噗!”

  纪薇的身体如遭雷击,虎口鲜血淋漓,再也拿捏不住长剑,同时嘴中吐出一口鲜血,向后倒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