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在林肖踏进大厅的同一时刻,两道犀利的目光猛然朝他看了过来。

唐恒和纪薇眯眼仔细打量着林肖,眼神不断在林肖身上扫视,一直看了几秒钟,脸上不约而同露出凝重之色。

他们不是那些有眼无珠的蠢货,哪怕林肖外表看起来普通平凡,身上也没有多么强悍的气势,但从走路的姿势、呼吸的节奏以及从容的态度中,他们便知道林肖不是易与之辈。

一直闭目养神的雷千霆慢慢睁开眼睛,偏头看向林肖,眼中闪过一道夺目的精光。

“嗯?”

雷千霆口中发出一声略带惊讶意味的轻叹。

林肖停下脚步。

他同样感受到了雷千霆身上强悍的气息,或许旁人毫无所觉,但在林肖的感知当中,雷千霆体内的气机旺盛至极,就如一座熊熊燃烧的火炉,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出热量。

那是体魄强健到极点才会产生的异象。

“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不用进去。”林肖淡淡向老金道,“等下我跟他们动手的时候,站远点。”

“明白。”

老金脸色一变,知道林肖不会平白无故这么说,硬生生刹住准备踏进大厅的脚步,就在大厅外面站住,同时拦住了其他人。

林肖这才重新迈步,向着雷千霆三人所在的位置走去。

随着林肖越走越近,雷千霆的眼睛越来越亮,而站在雷千霆身后的唐恒和纪薇,更是身体紧绷,如临大敌。

空气中,无形的气机纵横交错,互相碰撞。

“雷....雷师傅,这就是林先生。”

不知为何,郝立峰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并且越跳越快,以至于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林先生....这位是雷....雷师傅....”

站在郝立峰旁边的马青野面孔涨红,明明大厅里并不热,他却已经满头大汗,高大的身躯轻轻颤抖。

“你们出去吧,这里用不到你们。”雷千霆随意地摆了摆手。

郝立峰和马青野顿时如蒙大赦,快步走出大厅,和门口的老金等人站在一起,屏息看着厅内四人。

雷千霆从沙发上站起,他的身体明明并不高大,但站起来之后,身上陡然腾起一种沉稳如山、渊立岳峙的气息。

林肖眼中倒映着雷千霆的身影,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

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给林肖的感觉不输给金爪门的门主王长光,甚至犹有过之。

毫无疑问,雷千霆也是一个暗劲巅峰的强者,而且正值壮年,比王长光要年轻了十多岁,无论是体力还是经验,都属于鼎盛状态。

林肖没想到,郝立峰等人居然能找到这样一个高手来对付自己,要知道暗劲巅峰的强者,已经属于社会的上层人物,根本不是区区黑社会请得动的。

不过,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林肖心中的战意也被激发了起来,平静幽深的眼眸中,慢慢亮起两团跳动的火焰。

“我叫雷千霆,来自帝都,是千锋武馆的馆主,这两个是我的徒弟,他叫唐恒,她叫纪薇。”

雷千霆向林肖拱了拱手,用刚硬如铁的声音道,“年轻人,没想到江南省这个地方古武荒漠,居然也有像你这样的高手,不枉我专门过来一趟。”

“雷馆主,幸会,本人林肖。”林肖同样拱手一礼,不卑不亢,“我也没想到,像你这种高手,竟然会替黑道帮派出头。”

“这世上,身不由己之事太多,一日不进化劲,一日不得超脱,我也无法例外。”

雷千霆饶有兴趣地道,“林师傅,我能看得出来,你身上杀气极盛,恐怕刚刚在外面杀了人吧?”

虽然林肖的年龄比雷千霆要小得多,但雷千霆语气中却并没有任何轻视之意,反而把林肖视作同辈之人。

见师傅对林肖竟然如此重视,唐恒和纪薇看向林肖的眼神变得异常奇怪,因为林肖的年龄,跟他们两个也差不多,甚至可能还要小几岁。

雷千霆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看不出林肖的武功高低,似乎极强,又似乎极弱,气息变幻莫测,让人无法捉摸。

雷千霆久在帝都,见多识广,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妖孽级别的天才,不能以常理度之,更不能以年龄来衡量其实力强弱。

当然虽然有些顾忌,但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林肖在天才,在妖孽,可是年龄摆在这里。

雷千霆在帝都也算是一号人物,对于各大势力都有些了解,而林肖这个名字,他也肯定没有听说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大势力的人。

而武道修为可不单单靠天资,还要靠各种珍贵的资源,所谓穷文富武,没有足够的资源是很难诞生高手的。

“不错,这世上害虫太多,既然撞到我手上,自然要随手拍死,不能让他继续活着害人。”

林肖语气淡淡,但话语中蕴含的杀意却让站在门口的郝立峰和马青野两人不寒而栗,“怎么?雷馆主,你要替那个人报仇吗?”

听到林肖的话,雷千霆不由眯了眯眼睛,眼底寒芒一闪而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林师傅,你这样做让我很难办啊。”

“没有什么难办的,归根结底,还是要打上一场。”林肖双眼熠熠生辉,战意勃发而出,“雷师傅,划下道儿来吧,我都接着!”

雷千霆的眼睛从林肖手上扫过:“林师傅,我比较年龄比你大,我若跟你交手,岂不是以大欺小,就让我的两个徒弟跟你切磋一下吧。”

“他们?”林肖看了站在雷千霆身后的唐恒和纪薇一眼,“不是我的对手。”

林肖的语气平静而自然,既无狂傲之气,也无鄙视之意,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实。

唐恒和纪薇一下子被林肖给激怒了。

唐恒朝前踏出一步,冷笑道:“小子,别以为我师傅对你客客气气,你就可以目中无人,就让我来试试你有几斤几两!”

说完唐恒不等林肖说话,五趾扣地,纵身一跃,“唰”的一下落到林肖面前,和林肖面面相对,彼此相隔两米。

“你真要跟我动手?”林肖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还用说吗?”

唐恒锐利的目光似乎要将林肖穿透,身体一抖,全身上下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一股强悍的气息从他体内迸发而出,“小子,居然敢说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