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馨雨一眼就看到坐在长椅上的林肖,美丽的玉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一路小跑来到林肖面前。

  她正欲开口跟林肖打招呼,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滞。

  “林肖,你怎么了?不要吓我!”黄馨雨一下子扑到林肖身边,抱住林肖的身体用力摇晃。

  只见林肖脸色苍白,精神有些萎靡不振,手背有些许抓痕,虽然不深,但结合这幅模样,把黄馨雨吓的不轻。

  林肖这时发现了黄馨雨的来到,慢慢睁开眼睛,脸上露出平静的笑容:“馨姨,我没事。”

  见林肖并没有失去意识,并且还能开口说话,黄馨雨地松了一口气,一手扶住林肖的肩膀,一手轻拍自己胸口,心有余悸地道:“我刚刚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句话刚一说出口,黄馨雨马上就察觉到不对,因为林肖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她一把抓住林肖的手腕,生气地道:“什么没事,你看你脸色苍白,精神萎靡,手背上还有抓痕,怎么能算没事!”

  黄馨雨的手掌软绵绵的,虽然抓得很用力,但林肖一点也不觉得痛。

  “馨姨,我真没事,只是没睡好而已,至于手上的都是皮肉伤,血已经止住了。”林肖无奈道。

  林肖并没有说谎,在黄馨雨过来的半个小时里,他的精神已经慢慢恢复了。

  毕竟他又没受什么伤,只是在偷学鹰爪功的时候稍微多耗费了一点精神,休息一会就好了。

  至于手背的抓痕,那更只是皮外伤,甚至连皮外伤都算不上。

  黄馨雨强忍住心中的担忧,捧起林肖的双手仔细看了看,确认林肖说得不假,一颗心才彻底放进肚子里。

  “林肖,你怎么受伤的?是不是又跟人动了手?”黄馨雨坐直身体,美目直视林肖的双眼,正色问道。

  林肖没有说话,点头默认。

  “我要怎么说你才好,你怎么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黄馨雨伸出纤纤玉指,在林肖额头点了一下,“如果你出了什么事,让那两个丫头怎么办?”

  “有些事情,唯有诉诸武力,才能解决。”林肖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算了,你的世界我也不懂,咱们现在就去医院给你处理伤口吧。”黄馨雨抱住林肖的腰,把林肖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想要将林肖从长椅上扶起。

  黄馨雨玉脸微红,脑海中想起了之前静海市商场,遇到了劫匪,被林肖背着去医院时奔跑的那一幕。

  “馨姨,我自己可以走。”林肖低头看了黄馨雨一眼,又移开目光。

  “你真的能自己走?”黄馨雨不确定地问道。

  “没问题。”

  见林肖说得如此肯定,黄馨雨便松开手臂,不过仍旧扶着林肖的一只胳膊,拉着林肖走向宾利。

  两人上车之后,黄馨雨替林肖系好安全带,这才发动车子,朝远处驶去。

  “林肖,你的手痛吗?”黄馨雨一边开车,一边担心地问道。

  “没事,只是皮外伤而已。”林肖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馨姨,你怎么也来林叶市了?”

  “还不是为了生意。”黄馨雨叹了口气,好看的黛眉微微扬起,“你还记得前几天见过的那个叫方天平的人吗?”

  “嗯,我记得。”林肖眼中闪过一道冷光,“馨姨,他做了什么吗?”

  黄馨雨得意道:“不是他要做什么,而是我要做什么,我来林叶市,就是为了买下他的公司,然后让他滚蛋!”

  以黄馨雨端庄优雅的谈吐,居然说出“滚蛋”这么不雅的词,说明她对方天平的反感和厌恶已经到了一定程度。

  “我以为方天平的酒店在静海。”

  黄馨雨噗嗤一笑:“一看你就是个外行人,谁说酒店只能有一家了,方天平是一家酒店管理公司的老板,旗下有好几家酒店呢。”

  林肖对这些事确实一窍不通,他的本意只是为了岔开话题,既然目的达到,也就顺着黄馨雨的话问下去:“既然他是老板,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馨姨你怎么买下他的公司呢?”

  “他是老板没错,但并不是绝对控股,只要我所占的股份超过他,那么公司就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他。”

  黄馨雨简单解释了几句,然后瞥了林肖一眼,“林肖,如果你愿意的话,来帮我的忙怎么样?”

  “我对如何管理公司一窍不通,还是算了。”林肖摇了摇头。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来林叶市是为了什么,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你来林叶市的理由呢?”黄馨雨又问道。

  林中早就猜到黄馨雨会问这个问题,平静道:“为了解决一桩恩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后我应该不用再来了。”

  “说了跟没说一样。”黄馨雨撇撇嘴,她的这个动作跟黄彩星一模一样,甚至连脸上的神情都差不多。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说话,黄馨雨驾驶着宾利,找到最近的一家私人医院,在金钱的攻势下,医院效率极高,短短一个小时就帮林肖处理好了伤口。

  “好啦,咱们回酒店吃饭去。”走出医院后,黄馨雨挽起林肖的胳膊,满面笑容。

  航天酒店顶层,总经理办公室。

  方天平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支雪茄,眯眼享受着美女秘书的按摩。

  在方天平前面的沙发上,坐着三个男人。

  其中一个男人长相丑陋,神情凶狠,眼睛一直在方天平身后的美女秘书身上打转,眼中闪烁着色眯眯的光芒。

  另一个人则脸色苍白,表情阴沉,全身散发出阴冷的气息,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在盘算着什么阴谋诡计。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头上光秃秃的没有几根头发,满脸肥肉,几乎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听说黄馨雨入住咱们酒店了?”

  方天平张开嘴巴,朝身后的美女秘书吐出一口浓烈的烟气,惹得秘书连连咳嗽,“那个贱人,居然还敢来咱们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