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肖跟赵瑜是不打不相识,从认识开始,两人几乎每过几天就要打一场,到了现在,打架已经成为两人的独特交流方式。

  赵瑜凤目一扫,从满地尸体上掠过,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你的战斗技巧也没有退步,杀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干脆。”

  林肖慢慢从见到战友的喜悦中平复下来,心中冒出一个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放心,不是为了带你回去,只是路过静海,顺便看看你罢了。”赵瑜收回目光,直视林肖的双眼,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你最近过得如何?”

  林肖微微一笑,道:“还行。”

  “没有不适应?”

  “一开始确实有点不适应,但现在已经基本习惯了。”林肖眼神波动了一下,“你们怎么样?”

  林肖话里的你们,自然是指龙剑小队和凤羽小队的其他成员。

  “还是那样,到处出任务,基本没有什么空闲,最近有些麻烦的家伙潜进来了,上级命令我去清除掉。”赵瑜轻描淡写道。

  “麻烦的家伙?东边的还是西边的?”

  “都有,只是一群鬼鬼祟祟的老鼠而已,我一个人就能应付。”

  两人站在遍地尸体中间,用闲话家常的语气聊着天,这幅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但不管是林肖还是赵瑜,对此都似毫无感觉。

  “这些人怎么招惹你了?让你下如此狠手。”赵瑜抬起手中长剑,指了指死不瞑目的王叔,“这个人实力不错,居然让我多刺了一剑。”

  “他们是万家的人。”

  “万家?帝都的那个万家?”赵瑜扬了扬细长的柳眉。

  “没错。”林肖平静道,“我前段时间,得罪了万家的三少爷,这些人就是他派来对付我的,不过被我反过来干掉了。”

  “那个叫万世轩的家伙?”

  赵瑜似乎对这些事颇为熟悉,虽然林肖没提名字,但她也知道是谁,“一个贪生怕死、心胸狭隘只知道耍些阴谋诡计的蠢货而已,要我去帮你一剑把他干掉吗?”

  听赵瑜的语气,似乎根本没将万世轩放在眼里。

  “我倒忘了,你们赵家也是大家族之一。”林肖淡淡一笑,“算了,这些事我自己会解决,不过稍后或许要麻烦你出面了。”

  林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耳中听见了警笛声。

  这里发生了如此激烈的枪战,虽然此地地处偏僻,可是又不是荒郊野岭,周围的居民怎么可能不闻不问?

  在枪声刚刚响起的时候就已经报警了,现在正有一大群特警包围过来。

  “你先走吧,这里就交给我。”赵瑜转身朝外走去,“我知道会去哪里找你。”

  林肖目送赵瑜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最后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毫不迟疑地从相反方向离开。

  就在林肖离开之后不久,这间刚刚发生过一场激烈战斗的民房,被警察团团包围住。

  但现在枪声已经停止了,整幢民房陷入诡异的静默,这些警察有些犹豫不定,不知是该守在外面还是攻进去。

  不过他们的犹豫并没有保持太久,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替他们做出了决定。

  “你是什么人?”警察们齐刷刷举起枪,对准这个拿着一柄长剑,身穿古怪制服的女子。

  “把你们负责人喊来见我。”赵瑜举起右手,手中有一块黑色钢牌,“马上!”

  在离开庄园后,林肖并没有离开江北市,而是看着车子朝另一个方向急速奔驰,大约半个小时后,林肖停在了一个很是偏僻的别墅门口。

  这是方昊焱临死前所说的万世轩的居住地址。

  看着这豪华无比的别墅,林肖眼中满是寒光,下车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向别墅。

  “站住,你干什么的?这是私人住宅,禁止入内!”

  虽然将大部分人手都派了出去,可是以万世轩贪生怕死的性格,自然不会没人保护,林肖还没走到别墅门口,就被三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拦住。

  林肖懒得跟这群人废话,直接冲上前去,身形猛然一动,瞬间将别墅门口的几个保镖击飞。

  “澎!澎!澎!”

  三声巨响,三人便躺在地下生死不知。

  没有了阻拦后,林肖长驱直入,进入了别墅。

  此时别墅中万世轩正躺在沙发上,两个美艳的少女满是恭顺的坐在他身边,手中拿着红酒时不时抿一口,一脸惬意的等着方昊焱等人的好消息。

  “叫你嚣张,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次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万世轩满是阴狠的想到,“还有万采萱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动我的人,等老子对付完那个小子,就轮到你了。”

  “不过.....”

  这时他想到了万采萱那张绝美诱人的脸庞,和高贵冰冷的气质,虽然他一直对于万采萱恨之入骨,但也不得不承认,万采萱的美貌简直是平生罕见。

  他看着身边两个在常人眼里也算的上是美女的少女,对比万采萱的样貌,简直是天壤之别。

  想着万采萱的模样,万世轩眼中闪过一丝淫邪,虽然两人是亲戚关系,甚至他跟万采萱还没有出五服,但这反而让他更兴奋。

  想到此处,他只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然拉过旁边的少女,将她压在身下,可是还没等他进行下一步动作,下一刻就让他彻底瘫软了下来。

  “澎!”

  一声巨大的响动,别墅的房门被直接踹开,碎片四溅,扬起一阵灰尘。

  “你他妈找死是不是,真.......”被下了一大跳,直接软下去的万世轩满是愤怒,骂骂咧咧的转头看去,可是当他看清楚来人时,整个人彻底傻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这....这不可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林肖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为了躲避万采萱的追踪,这个地方可是名副其实的穷山僻壤,隐秘至极。

  但当他看到林肖时,他便知道自己完了,彻底的完了。

  林肖满是寒意的看着万世轩,冰冷的道:“好久不见,不对!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直接见面吧,万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