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把椅子生生地砸了下去,朱小姐惨叫一声。

  郑夫人举起椅子又要砸,郑总赶紧跑过来夺了下来,说道:“你这样会出人命的,报警,让法律来裁决。”

  郑夫人稍稍冷静下来,她推开郑总,坐在椅子上埋头哭着。

  我说道:“法律怎么裁决啊,难道要告她养小鬼吗?告她雇人杀害你女儿吗?你女儿可是器官衰竭正常死亡啊,虽然这是巫术所致,但法院可不相信什么巫术。”

  听我这么一分析,郑总也明白过来,他问:“那怎么办?”

  我说道:“能怎么办?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得到了一个情人,失去了一个女儿,这是老天对你的惩罚,自己造的孽,自己来承受吧。”

  郑总扑通跪在地上,悲恸起来。

  郑夫人抱起儿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洞室。

  现在就只剩下郑总,朱小姐,三师妺跟我了,还有一个灵体,郑可儿。

  “可儿,爸爸对不起你……”郑总捶着胸膛,自责地号啕大哭起来。

  可可走到郑总跟前,伸手去摇晃爸爸的胳膊,但她只是一个灵体根本就碰不到。

  更E新最快L上☆酷D\匠E网O0"

  “爸爸你别哭了,可儿不怨你。”可可安慰着说道。

  郑总啊,你听到你女儿的声音了吗?

  我在心里这样想着,暗自苦笑一声,两个世界的人了,无论可可怎么呼喊,无论有多少话想跟爸爸说,他都听不见了。

  可可飘到我面前,哭着说:“叔叔,我想抱一下爸爸,可我碰不到,爸爸也看不见我,怎么办?我想让爸爸再看我一眼。”

  我摸摸她的头,说:“你真的这么想吗?你不恨他吗?”

  可可诚恳地点点头:“他是我爸爸,我不恨他。”

  “好,我帮你。”

  我把桌子拉到中间,拿出犀角香,点着放在桌子上。

  古书云:犀角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异香飘散开来。

  燃烧产生的青烟缠绕在可可身旁,渐渐地将她包裹起来,青烟附在可可的身体轮廓上,幻化成了皮肤,可可渐渐地由灵体变成了鬼体。

  鬼体是介于灵体跟实体之间的形态,可随时汇成人形,亦可随时化作一缕青烟。

  可可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她大喜过望,轻轻地走到还跪在地上哭嚎的郑总面前,叫了一声:“爸爸。”

  正低着头的郑总身子一颤,他猛地抬起头来,看到女儿正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

  没有多想,郑总一把就将可可抱在了怀里,激动地叫道:“可儿,你没死,你没死,太好了,我的女儿呀。”

  朱小姐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可可活生生地站在郑总怀里,吓得魂飞魄散,大叫着落荒而逃,跑出了洞室。

  我问三师妺:“她才是元凶,就这么饶过她吗?”

  三师妺说道:“放心,她已经中了我的蛊术,不出十天,全身器官就会衰竭,暴毙而亡,不留一点痕迹,就算法医来鉴定,结果只会是自然死亡。”

  我心中一凉,眼前的那个姑娘看着清纯,心也是非常的毒辣呀。

  差不多了,该收场了。

  犀角香已经燃烧殆尽,我走他们面前,说道:“好了,可可,你该走了。”

  可可看着我,甜甜一笑,说了声谢谢,她挣开爸爸的手,后退几步,说:“爸爸,以后要好好爱妈妈,可儿原谅你了,爸爸再见。”

  说完,青烟褪去,可可的身体消失不见。

  她变回灵体,化作一缕能量,回到了桃木牌中。

  郑总僵在原地,大声呼唤着可可的名字。

  我说道:“行了郑总,刚才只是你的幻觉,可可已经走了,节哀顺便吧。”

  郑总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休息了一会儿,我搀扶着郑总,三个人出了洞室,把木板又盖了回去,偷袭我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看来是已经走了。

  从地下室上来,经过大厅。

  朱小姐躺在地上,身子不停地抽搐着,脸部臃肿,丑陋无比,看着让人恶心,在她身旁,还有一面已经破碎了的镜子。

  离开这里,我们回到了郑总家。

  别墅楼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郑夫人守在儿子床边,孩子已经睡下。

  郑总坐在大厅时的沙发上,还在发呆。

  郑夫人下了楼,请我们坐下,说了一些感谢的话。

  三师妺写下了一个药方,交给郑夫人,嘱咐她要按时给儿子服下,一天两次,两周之后就会完全康复。

  夜已深,不再过多打扰,我跟三师妺起身离开。

  院子里,李沐清已在等候。

  走在回去的路上,李沐清跟我汇报工作,她说那些鬼童被打跑了,她没有追上,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回来。

  我问三师妺,她说既然二师姐已被降伏,鬼童们就已经得到了人身自由,不用再听命于主人,没了主人的操控,它们也就没了法力,没法再害人,只是纯粹的灵体,飘荡在人间。

  李沐清回到了桃木牌中。

  我们打的回去。

  坐在车上无聊,两人都不说话,也怪我,跟女孩子在一块,总是莫名的没话说。

  过了会,我一想,还不知道人家名字呢,这不就是个话题吗。

  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三师妺正在玩着手机,见我终于开口说话,淡淡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一直沉默下去呢,我叫夏梦,夏天的夏,梦想的梦。”

  我说:“我叫……”

  “廖凡,是吗。”

  她抢先一步说道,然后看着我,梨涡浅笑。

  我一愣,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

  夏梦迟疑了片刻,说:“我一个朋友在东华大学读书,她听说了你们捉鬼的事,非常崇拜你,我是通过她知道你的威名的,刚好我追踪师姐到这,机缘巧合地碰到了你,缘分吧。”

  我点了点头,这时,我肚子有点饿了,夏梦也想吃点宵夜,我们就下了车。

  买了点关东煮,俩人坐在白浪河大桥上吃了起来,聊了几句,互留了联系方式。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问道:“夏梦小姐,你的那些虫子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