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君苦笑了一下:“不错,白白损失了几千个人,结果一无所获,我怎能甘心?”霍然起身,他来回踱步,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经历这次激战,妖界的小打小闹我是没有一点兴趣了。剑拔弩张的神界大战场,是我该去的地方。妖界与天界的大军僵持了很久,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一场决定未来走势的大战役。谁胜,谁就取得了主动权,世间大批观望者也会纷纷归附。”

“这一战,赵峥必须要败,还要败得一塌糊涂,败得军心溃散。否则我这个正牌天主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秦君语气森然,一拳将身旁的树干击断:“哪怕没有门人助阵,我也能在神界兴风作浪,令赵峥吃不了兜着走。凭借生死气的威力,加上天界的配合,赵峥不败也难。”

夏玉房皱了下眉头:“你能奇迹般恢复法力,简直算是天命所归,赵峥一定大受打击。你如果再出现在赵峥眼前,为了避免妖界军心动他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难道我会放过他?”秦君冷笑出声,他和赵峥都是意志似铁,一条道走到黑的人物,谁也不会向谁妥协。

迎上杜若担忧的目光,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秦君平静的说道:“你放心,除非迈入入微,不然我不会傻得和赵峥硬拼。虽然以我赵峥阴阳之境的实力,还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一心逃命的话,还是有点把握的。”

“我陪你一起去。”杜若看着他说道,夏玉房和芈思弦也同时向着他看了过去。

秦君犹豫了一下,如今神界太危险了,在天界与妖界对决的战场上,个人的力量再强也微不足道。

“我不想你陪着我冒险。”秦君轻叹了一声。

杜若紧握住他的手:“这一次你休想丢下我。”

犹豫了一下,秦君苦笑着点了点头。

几天后几个人稍稍的潜入了天门附近。秦君斜躺在树杈上,目光紧紧盯着天门的方向。夜风吹得枝叶沙沙作响,在地上投出晃的黑影。

“如果一切如你所愿,杀掉了赵峥,统一了世间,然后呢?你还想做什么?”芈思弦忽然问道。

“然后?”秦君下意识地想要回答,却又说不出什么东西,心里一片茫然。哪有闲暇的功夫想这些呢?这样的事情,自己何曾真正地憧憬、幻想过将来?总有一根无形的皮鞭在身后抽打,追得喘不过气。一开始,这根鞭叫做生活,再后来,它变成了自己。

“不知道,随便做些什么吧。”秦君扯下一片嫩树叶,放在嘴里麻木地咀嚼,心中生出惘然若失的感觉。

夏玉房轻笑说道:“我还以为你要称霸天下,横扫天下呢。”

秦君摇摇头:“权利只是利用的工具,而非目的。而且我又不想当皇帝,征服天下做什么?”

芈思弦出神地看了他片刻,轻声说道:“原来你只想证明自己。”

秦君怔怔的呆了半晌,涩声说道:“我已由不得我了。”

几个时辰之后,几个人穿过天门进去了神界。

在穿过天门的这一瞬间,一股排挤的力量陡然爆发而出,这是往昔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杜若芈思弦夏玉房三个也感觉到了这股排挤的力量,急忙的稳定的身形。

夏玉房叹了口气:“轮回要来了吗?”

秦君一愣:“怎么会这样?”天地的大轮回要来了吗?天地开始重新洗牌了吗?可是自己连入微都没有迈入,怎么可能在短时间突破入微呢?一旦突破不了入微,那么在这场轮回中自己也会被淹没的。

可是想要突破入微谈何容易,更何况自己此时连入微还没有迈入呢?况且有多少入微高手,都在寻求突破,最终却只能倒在这条求道的路上。

轩辕海踏入入微千年,始终不曾突破。自己在短短的时间真的可以突破入微吗?秦君突然发现,时间真的不多了!

“天门的排挤,像是天地的一种扭曲。”夏玉房说道:“一旦天地轮回开始,必将从天门开始崩裂,六界彻底相通,然后世间虚无,万物归虚!”她看了秦君一眼,继续说道:“在这样的轮回中,哪怕就是入微高手都没有办法逃脱的。”

秦君眉头皱了起来,清晰的感觉到了天门传来的奇异的力量,仿佛是一个扭曲的宇,在逐渐的崩裂开来。

“怎么会这么快?”秦君呢喃了一句。

夏玉房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不知!”

沉默了许久,秦君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会想办法尽量突破。”他握紧了杜若的手:“在这场轮回中我会带你们活下去!”他眼神坚定,可是心里却有些无力,留给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刚进入神界,骤然一声惊雷劈落,像是撕开天地一般,紧接着黑雨飘落。

秦君愕然的看着天空:“怎么会这样?”他隐约感觉到黑雨中带着点点的腐蚀之力,像是可以渗透肌肤一样。

“轮回逐渐的开始了。”夏玉房说道。她伸手接住了一把黑雨,漆黑如墨,顺着洁白的指缝慢慢的渗透而出。

“嘿嘿……”在神识中传来了嬴政的笑声,笑声说不出的悲凉,又带着点点的释然,仿佛孤寂千年的漂泊孤魂等待在此刻得到安息。

一条漆黑的洪流出现在了神识中,嬴政如火般的眼眸凝视着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什么意思?”秦君不解的在神识回应着。

嬴政哈哈大笑:“朕孤寂的千年,终于要解脱了。”他笑声中说不出的悲凉,又有些释然。

秦君身体一阵:“你到底在说什么?”

“轮回开始了,这一场谋天之战也要开始了。”嬴政涩声说道:“你和朕一样,我们都逃不过孤独。”他炙热的眼睛暗淡了下去:“所幸朕可以解脱了,而你的孤独却永生永世。”

他笑了起来:“你和朕一样,我们冷酷无情,心狠手辣,而又炙热如火,心怀苍生。你看着芸芸众生,这般的绚灿美丽,这一切都要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