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思弦和杜若背靠着背,呼吸凝重,两个人全力迎合,同时出手迎上两人,芈思弦波琴而响,杜若长剑刺出。

这本是连消带打的妙招,但结果大出意料。

“嗡。”的一声,气势汹汹的斩马刀被琴波触动,居然侧开,刀锋像轻飘飘的柳絮掠起。这刚猛之极的一刀,走的竟是至柔的路绕着两个人,斩马刀划过一连串奇妙的弧线,似曲似直地缠住了杜若和芈思弦。

而本应柔弱的匕首却发出至刚至猛的妖力,犹如斧削刀凿,彪悍威猛,掀起滚滚气巨山般压向芈思弦和杜若。

芈思弦眉头一皱,连消带打的愿望顿时破灭,反而因为应对错误,手中琴声的变化受到了克制。

糟了,秦君心头一沉,为了闯出重围,身为三角阵箭头的他和夏玉房,杜若芈,思弦都是用最快速,最冒险,最极端的方式冲突,务求一个回合解决对手,绝对不能留在原地多做纠缠,否则就会被越来越多的妖兵缠住。

现在芈思弦和杜若料敌失误,即使以她俩人高出妖将一层的修为,也休想马上摆脱这两个妖将。

短短一瞬间,芈思弦和杜若从紧挨身后,到被甩开半丈之遥。

不用几息,她俩就会被不停疾突的三角阵甩远,直到陷入重围。

停下,返回?还是继续前冲?秦君脑海突然一片空白,一旦返身援助,整个队伍肯定完蛋。

转念间,杜若和芈思弦落到了三角阵的末尾,独自与两名妖将厮杀,四周汹涌的敌仿佛随时要将她俩吞没。

该死的,那可是杜若和芈思弦呀。自己怎么可以犹豫?恍若噩梦忽醒,秦君身形一顿,下意识的停止了脚步。

“原地防御。”他嘶声叫道,蓄势直击的双拳化为曲线的柔劲,卸去正面妖兵的狂轰滥击。

四周压力骤然暴增,拳脚兵刃掀起的呼啸气形成强有力的冲击,带动整个队形摇摇晃晃。

留在原地等于做一个被动挨打的靶,任凭妖兵像山塌雪崩,一重强似一重地连续撞击过来,就算不动手开杀,挤都能把他们挤扁。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近百名人接连战死,咽气的一刻至少被数十件兵器斩分尸。

“咣当。”一声,斩马刀从高大妖将的掌中滑落,他手捂咽喉,颓然僵倒,杜若同时从他喉头拔出,带出一蓬鲜血。拼尽全力速杀了一个劲敌,杜若还来不及喘息,矮小妖将的匕首又如狼似虎刺至。芈思弦回身杀去,向着杜若接近,两个人并肩作战。

只是这么一耽搁,两个人立刻陷入妖兵包围,好几个悍勇的妖将疯狂扑向两个人,重重叠叠的妖军阵裹着她冲远,与秦君彻底分隔开了。

激战中,浑然不觉天已晚,黑夜的无声漫涌,似将两个人推得愈发渺远。

“若若,思弦!”秦君的呼声犹如炸雷,响彻四空。一根透明晶莹的结咒丝向后倏地弹出,直射妖海中的两个人。

芈思弦和杜若心领神会,奋身跃起,矮小妖将也如影随形地扑上。半空中,长剑琴声与匕首交击数十下。

矮小妖将飞跌出去,小腹裂开数个喷血孔。

闷哼一声,芈思弦肩膀被两柄突袭的长矛刺中,身形不得不下落。同一刻,咒丝缠上她和杜若的腰肢,猛然拉起,“嗖。”像拽着飞扬的风筝在空中划过,闪电般将她俩拖至秦君的身边。

“杀。”秦君狂吼一声,带领整个队伍再次向前猛冲。数不清的妖怪在身前倒下,他冷漠无情地收割生命,内心却翻涌不休,一次次浮出杜若被妖将缠住景象。

为什么?那一刻自己为什么会犹豫?自己怎么可以犹豫,她可是自己亲近的女人啊,怎么能够犹豫?

愧疚像滚烫的烙铁,灼烤着灵魂的血液,直到烧出血液深处最真实的颜那里也许已经不再鲜红。

到底是为什么?

莫明的愤怒令他无处发泄,抓住一名妖将的双腿,将他活生生撕裂。

为什么?尸体的血沫溅满他的脸角腥味弥漫,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腥红。为什么?

秦君一把剖开对面妖将的胸膛,掌心触到滚热跳动的心脏。

曾经,可以她们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如今却做不到了呢?

当初,自己仅仅是一个流浪儿,是烂泥,是无赖,是对道一无所知的弱者。

而现在,他长大了许多,感悟了许多,他被月龙刀誉为最有希望突破入微的强者。

可现在却要犹豫了。

懂得越多,难道就越要抛弃吗?

无语望向苍穹,孤冷星光点点,它们不再映入他的眼睛。

或许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比星辰更高的地方。也或许有其它的光芒遮住了他的视线。

厉吼一声,秦君不停顿地击飞十多名敌将,身形侧移,将一个即将没入敌海的人拉了回来。一丝危险的警兆陡然生出心头,秦君看也不看,双腿往下连环蹬踏,地面裂开几个形如穿山甲的妖将刚刚扑出,就被他踩成碎沫。

距离小山坡已不足十丈。闷雷般的蹄声隐隐响起,大地震动,狂风掀腾,声势浩惊人,蹄声仿佛密集的擂鼓敲碎夜发出山崩海啸似的轰鸣。

秦君倒吸一口凉气,不用察看,也知道对方加派了一支绝对强劲的骑兵,意图速战速决。一旦被他们缠住,万事皆休。

拼尽全力,秦君体内精气流转,像一枚疾发的炮蛋飞向前方,拳脚齐出,横冲直撞,纯粹以强横的肉身将妖兵撞得东倒西歪,满地打滚。

霹雳翻动,旌旗招展,妖兵忽然向左右两翼分开,中间尘土飞扬,冲出一支彪悍骑兵,直扑而来,恰好封死了他们的路线。

秦君顿时头皮发麻,使尽了浑身解数,可还是被对方堵住了。

这是一支堪称移动堡垒的重甲骑兵,坐骑皆是狰狞可怖的奇兽,头大如斗,獠牙突兀,额头数尺长的犄角尖利峥嵘,浑身裹罩在一袭紫铜鱼鳞锁甲内,腾跃奔跑自如。

兽背上的妖兵一式玄铁重铠,配置长枪砍刀,隐藏在战盔的眼睛神光充足,最弱的都有七魄左右的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