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阵心凉,老舅婆这是把她的家当全部拿出来了,要留给我,她自己也做好必死的准备了。

  老舅婆把微微颤抖的手伸进坛子里面摸了一下那些银元,又把那个金光闪闪的观音菩萨像拿了起来,看了看说天藏,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以前你老舅婆也造过孽的,这些东西,按理来说不是我的。

  以前我年轻的时候,不太懂事,在打土豪那会,偷看到村里最大的地主家埋东西,把这些东西都埋在了院子里的地下,怕被别人查抄家里的时候查抄走了,等查抄完那个地主家里后,我悄悄的把那些东西给挖了出来。我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没想到那地主和他老婆知道东西被人挖走了后,双双自杀了。

  没想到我很快就遭了报应,那事情过后没多久,我就结婚了,结婚后也比较和睦,生了两个儿子,在我大儿子八岁那年,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地主夫妇两个人来找我,他们没打我,也没骂我,两个人都笑着和我说,你会遭到报应的,你会遭到报应的,我当时也没多想,只是把这个梦当一个普通的梦,可三天后,事情发生了,我大儿子和小儿子两个人同时得了一个怪病,无时无刻的吐血,就这么一直吐,只要一吐痰,痰里就是血。

  我和我老公两个人就带两个儿子去看老中医,可老中医一看,说这肯定不是正病,是邪病,是有人害,因为两个儿子的脉象都很正常,肯定不是身体机能出了问题,让我去找些问花婆看。

  我就去找了问花婆看,问花婆让我去找一些公鹅,把公鹅倒吊起来,把它们的诞水接下来,给两个儿子吃,每天吃小半碗,吃一个星期就能好,我照做了,两个儿子的情况也有了好转,诞水里面的血红,越来越少了。

  sS酷TC匠网唯'…一z◇正》●版Z,%其他H/都:o是y盗s版

  七天吃完了,当天晚上,两个儿子也好了,痰里也没血红了,两个儿子也没什么事,晚上也睡了,可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两个儿子都死了。

  我哭的肝胆俱裂,去找问花婆,问花婆来我家里看了我两个儿子的尸体,用手在儿子的下巴上面一捋,两个儿子的下巴尖上,就出现了一个红点,问花婆说这不是她的错,是儿子的寿限到了,说我两个儿子全部都是童子命,一般很难活过十二岁的,这是没办法的。

  老公不信问花婆的话,动手打了问花婆,问花婆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被老公打倒在地,又一声不吭的躺在地上,让老公打,一直到老公打得嘴里喷血了,老公才停手,问花婆站了起来,看着老公说你也要注意一下,你印堂青黑,可能也活不了多久了,我也没那个能耐,破不了,问花婆说完就一瘸一拐的走了。

  就在两个儿子都埋完后的第三天,老公也死了,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死的时候眼睛血红。突然之间,我接连失去儿子和老公,也承受不了,想过死,想过自杀,可最后还是没敢对自己下手。

  老舅婆说这些的时候,一直是低着头的,当老舅婆说道这里的时候,抬起头,看着我,凹陷下去的眼睛是湿润的,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知道童子命确实是很难活过十二岁,一旦活过去了,一定是奇才,我也知道公鹅诞水能治一些邪病,但是胡乱给吃的话,尤其是小孩子,身体是抵挡不住的,我以前从来不知道老舅婆还有一段这么心酸的事情,我以前只知道老舅婆命苦,嫁了人后生了两个儿子,但是两个儿子都死了,老舅婆之后也没再嫁过。

  老舅婆掏出手帕,擦了擦眼睛说天藏,我这些年,都是多活过来的,自从我后来一个人住到了我们这个村子以后,我也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人,这次,真的是被人骑到了脖子上拉屎了,天藏,我已经想好了,我去水牛家门口把这农药喝了,明天,他家里的人看到,绝对不敢在让你放鞭炮道歉了,这个歉,你也不能去道了,不然,这辈子在村里这个头都抬不起来,你也别劝我了,我已经做了决定了,这些东西,这些银元,就是当年我从地主家院子里面挖出来的,一直没卖,现在是越来越值钱了,这些东西就全部给你了,我的后事,你也给办简单一些,随便找个地给埋了就行了。

  老舅婆说着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我把老舅婆手里的袋子抢过来,一把把里面的敌敌畏农药拿了出来,走出门口,把瓶盖打开,把药水全部倒在了地上,然后和一直拉扯着我衣服的老舅婆说老舅婆,我也不是怂蛋,其实我还有一些其他的本事的,我是打算这次给水牛家里道歉,然后暗地里,再给他们施破运术的,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和老舅婆说了好一阵子,才和老舅婆说通了,说同意我的做法,明天给他们道歉,然后再给他们施破运术,不过当天晚上我并没敢离开老舅婆家里,在老舅婆房间里面用木板架了个床,就在老舅婆家里睡了。

  第三天晚上,我去把犁尖从乱葬岗里面挖了出来,挖出来的时候,包在犁尖里面的银元,全部成黑色了,一切都比较顺利,在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村里一片寂静,我为了躲避村里的那些狗,绕路来到了水牛家里南边墙下。

  水牛家里好在没有养狗,没有什么动静,我在田边的一颗柳树下,悄悄的挖了个坑,把犁尖朝着他家里的房子,放了下去,然后再犁尖上面放了两个筷子,呈十字型摆在上面,再把土盖上了。

  一切都很顺利,我很快就把犁尖埋好了,回到了老舅婆家里,回到老舅婆家里的时候,刚刚都还一片月色的晴朗的夜空,就全部黑了,没过多久,就下起了大雨,那场雨没有飞沙走石,没有电闪雷鸣,就这么静静的下,下得特别大。

  可是犁尖埋进去后,也没看到水牛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直都觉得有些蹊跷,难道我的破运术没成功?

  就在过年前的一天,终于有了情况,村里人都去水牛家里买牛肉和猪肉,说水牛趁着过年,把家里的猪和牛都杀了,便宜给村里人卖,要是没现钱的,赊账也可以,说是要让村民们过个好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一喜,知道我的破运术发挥作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