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牛家是外来人口,打仗的时候,他爸爸是个戏团子里面做事的,跟着戏团子到我们村后,和我们村里一个寡妇好上了,在村里生根落户的,没有田地,以前靠租种村里人的地为生,以前也是穷的叮当响,穷的时候,在村里口碑还不错,也不和人吵架红脸,后来出了个有出息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几经辗转,到了县政府工作,这下水牛就牛起来了,在村里扬眉吐气了,一天到晚,嘴巴上挂着他儿子,他儿子倒也孝顺,给家里弄了不少钱,在村里盖了栋三层房子,弄的和别墅一样。

  人有了钱,也容易变,水牛腰杆子都更挺了,在村里经常因为种种小事和别人吵架,以前也欺负过我家里,只是当时欺负我家的人也多,水牛也不算欺负的过分的。没想到他现在脚踩到了我老舅婆身上。

  老舅婆都七八十岁了,还受这种气,我心疼的不行,在路上,我就想好了,一定要替老舅婆出这口气,不然,以后老舅婆在村里肯定还要受欺负的。

  很快到了水牛家,那栋三层别墅似的房子在阳光下静静的躺着,院子门打开着,院子里面种了很多树,看上去绿意盎然。

  水牛的老婆正在院子里面打黄豆,把晒干的黄豆从豆苗上面打下来,我风风火火的走进门,水牛老婆看到我,脸色一愣,一变,不过很快,就布满了笑脸,站起来笑嘻嘻的说哎哟,天藏回来了啊,回来过年的吧,长白了,长高了,日子应该过得挺滋润的吧,听说你在外面打工,工资都上千一个月了,天藏算是出息了啊,我们家阿才,在县政府上班,才几百个月的工资。

  水牛老婆笑得无比灿烂,好像我们是老熟人一样,看得我有些恶心,我没和她多说,只是冷冷的往他家里面看了看,沉着脸说水牛呢,哪去了?

  水牛老婆又笑嘻嘻的说天藏找我们家水牛什么事啊,水牛在楼上呢,不知道是不是在和我们家阿才打电话,前段时间家里装了电话,一千多块钱呢,不过也好,装了电话,方便。

  我们家阿才一有时间,就会打电话回来。

  我继续黑着脸说叫水牛下来,我有话要问他。

  水牛老婆用围裙擦了擦手说有什么事,你和我说一样的。

  我憋不住了,大声吵楼上喊道水牛,下来,我有事要找你。

  楼上传来一阵响动,很快,水牛就探了个脑袋出来,看到我,板着脸说天藏,为你老舅婆的事情来的吧,你老舅婆口口声声说她鱼塘里面的鱼是我药死了,也就是红口白牙说,证据呢?有证据没?我儿子都说了,你老舅婆这种行为属于污蔑,那是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的。

  我的火一下子就串了上来,把我冲的一阵头晕,我抬起头,抖着声音大声和水牛说,还要精神损失费,哼,你以为你儿子在县政府上班就不的了了是不,我老舅婆都七八十岁的人了,你们还欺负她,你们还是人不,今天你水牛不去跟我老舅婆道歉,你这个年都不要过了。

  水牛的脸一下子就气得通红,用手指着我,抖着声音大声说哎哟,在外面打了几个月工,就不得了了,你敢和我说这个话,要是依着我年轻时的脾气,你这会已经躺地上了你信不信?还这个年我不要过了,你拿什么让我过不了年?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和我说这个话,

  这话深深地激怒了我,我本来准备和水牛来个肢体冲突,打他一顿就算了的,他这个态度,我实在接受不了,水牛老婆欺负我母亲的那些往事又浮现在了脑海里,我没再和水牛说话了,低下头就往门口走。

  ◎酷{g匠r网&永久o/免bw费$看5小说.&

  我走了没几步,水牛还不罢休,在楼上又大声喊你就这么走了?你把我水牛家里当菜市场啊,来侮辱了我水牛的名声就走?

  我没理会水牛,依然往前走,水牛又说了一些恶毒的话,我也没有理会,很快走出了院子,刚走出院子,二狗子就过来了,问我怎么样了,我笑了笑,说没事了,说完继续往前走。

  二狗子说了几句,说要是我要和水牛干仗,和他说一句,他帮我一起干水牛,我又摆了摆手说不用了,不和他干仗,说完一路走回了自己家里。

  家里还是老样子,门紧紧地关着,钥匙放在门边的一个坛子底下,我拿出钥匙开了门,奇怪的是,我离开家里这么久了,家里也不是很脏,也没有什么霉腐的味道。

  我在家里扫视了一圈,又想起了母亲,在母亲的床上坐了一会,就动手打扫卫生,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发现家里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记得以前家里经常都会有老鼠的响动,还会有很多苍蝇的,而现在,根本就没有老鼠的响动,也没有看到一只苍蝇了。

  打扫完卫生,我又到家后面的柚子树那里看了看,我记得母亲和我说西藏活佛给的一个木甲子和我的胎盘一起埋在柚子树下面,可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柚子树下面有挖动的痕迹。

  我很想挖开来看看,但是想到这事情不是小事,不能乱来,便把好奇心压了下去,走到楼上,把我家用来犁田的犁抗了下来,把犁前面的犁尖用铁锤敲了下来,犁尖已经锈迹斑斑了,我用锉刀磨了很久,把犁尖磨的铮亮,然后把我家里的老铜钱找了出来,用红绳把铜钱穿好,吊在一把剪刀上,又把以前老舅婆给我的银元拿了出来,拿出两个,和剪刀和铜钱一起,用红布裹在了犁尖上面。

  我在部门里面呆那么久,还是学了一些东西的,现在我做的这个,是一种破运术,把这些东西埋在水牛家房子的南边墙下,会给水牛家里招来煞气,他家近期一定会出事,而且事情接连不断,很有可能,他家里还真的过不了年,这个办法可能有些恶毒,本来不该这么做的,但是我实在是气到了,没办法,就算有后果,我也不顾那么多了。

  把破运术弄好后,我心里有些紧张了起来,总在犹豫着,是不是要用这么恶毒的手段对付水牛。不过犹豫来犹豫去,我还是决定了要做,我自己被欺负可以,但是我亲人被别人欺负,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