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一紧,没想到我一回来,就碰到老舅婆斩丁骂人,斩丁骂人是我们那里的一种习俗,是一种最为恶毒的骂人方法,类似于诅咒,就是要让害自己的人,自己所骂的人断子绝孙的方式。

  老舅婆一生为人和气,连红脸都很少和人红过,更何况吵架,可老舅婆这是怎么回事,我心里一阵钻心的心疼,前段时间,我刚刚完成虎蛟任务回部门的时候,还和老舅婆通过一次电话,老舅婆说家里一切都好,她也在准备着置办过年的物品过年,这也才十天不到的时间,这是怎么了。

  我赶紧走到老舅婆身边蹲下,抖着声音说老舅婆,怎么了,谁对你怎么了,你告诉我。

  老舅婆一看到我,脸很明显的扭曲了一下,脸上那些深深刻着的皱纹随着老舅婆脸的扭曲,交叉着,而后又很快散开。老舅婆放下菜刀,抖着手用袖子揩了一下浑浊的泪水,用浑浊的眼睛看着我抖着声音说天藏,你,你怎么回来了,回来过年的吗,我,我没什么事,来,快坐,老舅婆去给你煮鸡蛋吃。

  老舅婆说完抖着手把菜刀和切菜板拎了起来,往里面的那个厨房走去,我站起身,一股怒火在我胸间荡漾,老舅婆可以说在这里也无亲无故了,都这么大年纪了,村里人怎忍心欺负她?我抖着声音追问了一句,老舅婆,到底什么事,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

  老舅婆举起布满老年斑痕的粗糙的手,摇着说天藏,没事呢,你回来就好,你回来就好,你坐,老舅婆去给你煮鸡蛋。

  我知道老舅婆可能不会和我说这个事了,我便想起了我的好伙伴---二狗子。

  我把身上的东西放下,赶紧冲进厨房,和老舅婆说老舅婆,先别煮鸡蛋,我刚刚回来,有些不舒服,晚点我再吃鸡蛋吧,我先去二狗子家看看,马上就回来。

  老舅婆一下子就拉住了我说天藏,老舅婆没什么事,你,你不要莽撞,老舅婆这么大年纪了,什么委屈没受过?不打紧,不打紧的,你不要莽撞,回来了,就安心过年,过完年再出去,不要在家里弄出什么乱子来,不然,老舅婆不会心安的,你吃完煮鸡蛋再出去,别着急忙慌的。

  我虽然心里急着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又怕老舅婆担心,便只好强装笑颜,留下来等起老舅婆的水煮鸡蛋来。

  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老舅婆的水煮鸡蛋,不过那时候鸡蛋还算比较稀罕,我记得每年只有过年去老舅婆家里拜年的时候,还有每年过生日的时候,能吃到老舅婆的水煮鸡蛋,味道太好了,便每年都盼着过生日,和过年,每次老舅婆把水煮鸡蛋端上来的时候,都不舍得很快吃掉,都是一边闻,一边慢慢的吃。那时候我们那里真的就这么穷困,一点也不夸张。

  老舅婆的水煮鸡蛋很快就好了,我装着很平静的样子,一边吃,一边和老舅婆聊着,水煮鸡蛋依然是童年时候的那种美味,只是老舅婆又老了,白头发多了,身子也更佝偻了,脸上的皱纹多了很多,眼睛也比以前更凹了,老舅婆一直问我母亲怎么样了,那个高人什么时候能把母亲的病治好?她现在年纪也大了,黄土都埋到脖子了,就等着再看看母亲之类的。。。。

  吃完水煮鸡蛋,我就去了二狗子家里,二狗子家房子还是土坯房,但土坯房旁边,建了一个猪棚起来,老舅婆刚刚就和我说了,二狗子去信用社贷了款,开了个养猪场,还谈了个镇上的女朋友,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

  我刚走到二狗子家门口,二狗子正好从猪棚里面出来,看到我,二狗子的脸笑成了花,赶紧用围裙擦了擦手,上来就和我握手,我把二狗子的手一推,你小子什么时候还学会握手这套了。

  二狗子又擦了擦手,把手再次伸了过来,说国家干部不都兴握手的吗,要是嫌脏的话,我去洗洗再来。

  真正的朋友,即便再长时间没见面,也是一见如故的,一见面,往事就会浮上心头,以前的那种友情,也会浮上心头。

  二狗子把我拉进他家里,硬是让他妈再去给我煮水煮鸡蛋,我又吃了一大碗水煮鸡蛋,二狗子就进房拿了一叠钱给我说天藏,这是以前你走的时候,你留给我那几头猪卖的钱,我用你那几头猪的钱买了些猪苗,猪苗又生了小猪,这是你该得的钱,拿着。

  二狗子给我钱的时候,我看到二狗子他母亲眼睛里面射出来的那种不解和反对的目光,便很坚决的把钱推还给了二狗子,二狗子和我推让一番后,把钱收了起来,说以后给我老舅婆去。

  二狗子说到了老舅婆的事情,又愤怒了起来,把老舅婆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原来,前段时间,我老舅婆去山上摘山茶的时候摔了一跤,二狗子就抓了只鸡去给老舅婆进补,在老舅婆家里把鸡杀了,给老舅婆炖着吃了。

  i酷'☆匠网WA正版‘首v¤发j

  可第二天,村里一个外号叫水牛的,他家里因为丢了几只鸡,找上门来,说老舅婆家门口的鸡毛,就是他家里丢的鸡,非让我老舅婆陪他的鸡,老舅婆怎么能受得了这种屈辱,当然不给陪。

  后来,老舅婆家里养的那十几只鸡,就莫名其妙的接连不见了,老舅婆知道是水牛家做的阴损事,就去他家里讨说法,二狗子也和老舅婆一起去了,后来吵起来了,二狗子一时没控制住,把水牛给打了。

  不过后来也陪了钱,了了事了,但是那水牛还不罢休,前几天,这都马上快要过年了,老舅婆却发现自己家里的鱼塘里面的鱼,全部翻白肚皮死了,鱼塘里面还有浓浓的农药味,很明显,是水牛下的药,把老舅婆的鱼给毒死的。

  听完二狗子的话,我当时就火了,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就要去找水牛,二狗子也要陪我一起去,不过我拒绝了,我不能拖二狗子下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