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把东西都放下,我很快伸手把用一根电线从房梁上面悬挂下来的电灯打开了,电灯一开,黄三老婆身子一颤,赶紧回过头看,可一看到是我们,黄三老婆眼睛马上又无神起来,慢慢的转回去,又看着桌子上面那两碗菜发起呆来。

  秀娘几步走了上去,轻声说大妹纸,先换个衣服吧,你的衣服都烂了,不管怎么样,日子还要过,不管怎么样,你们总得为你们孩子着想。

  黄三老婆扭过头,冷冷的看着秀娘,轻声说我没孩子,我只有我家三,我不想看到你们,你们走吧,我怎么样不用你们管,你们快走。

  秀娘又说了几句,黄三老婆却不再理秀娘了,严座把秀娘拉过来,和秀娘说我们这么和她说,起不了作用,我们还是去找找村干部,让村干部想想办法吧。

  我们很快找到了村长家里,村长家开了个小店,小店看上去是个小店,后面其实是个麻将馆,里面挤满了人,村长也在桌子上正在打牌,桌子上面放着一小叠人民币,从桌子上面放的钱的数目,看上去这个村的村民应该比较富裕。。。

  村长认识我们的,一看到我们来,赶紧放下牌,把钱收了起来,笑嘻嘻的把我们往后面他家里领。

  我们把来意说明,让村长想办法照顾一下黄三老婆,村长叹了口气,说黄三老婆得的是癌症,晚期癌症,再多钱也治不好的,是个无底洞,村里也各方面都照顾了黄三一家,他们本来没地方住的,现在他们住的那个祠堂,也是村长想办法弄给他们住的。村长私人也给了黄三家里多少多少帮助等等。

  村长说完,还是和我们一起去找了村子里和黄三一家关系最好的一个叫沙娃子的光棍汉,光棍汉很快就和我们一起又去了黄三家里,可到黄三住的那个祠堂后,才发现那个祠堂门从里面锁上了,无论我们怎么敲门,就是不开,里面也一点动静都没有。

  沙娃子便绕到后门窗户,把上面的塑料薄膜揭开,从已经烂了的窗户钻了进去,沙娃子一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沙娃子的啊啊的大叫声,很快,大门就被打开了,我们冲进去一看,黄三老婆躺在地上,眼睛睁开着,手里抓着一把剪刀一动不动,脖子上面一片血肉模糊,地上也一大滩血。

  从黄三老婆的脖子看,黄三老婆应该是用剪刀把喉咙捅烂的,而且捅了不止一次,把喉咙桶得像筛子一样,看上去太惨烈了。

  秀娘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走到秀娘身边,蹲下,用手在黄三老婆的眼睛上面抹了一下,把黄三老婆的眼睛抹得闭上了。

  我看着黄三老婆的尸体,心里一阵钻心的难过,陈洁捂着嘴巴在一边轻轻的抽泣着,连一向坚强的严坤,也走到一边,对着墙,身子轻轻的抽泣着。

  人死不能复生,村长很快就去找八仙,张罗起黄三老婆的后事来,不过村长和我们说他们村子里面有规矩,自杀死的,或者横祸死的,都不能用棺木下葬,也不能摆宴席之类的,只能用竹席包裹,埋在他们村里的乱葬岗,这也可以理解,我们村里面,好像也是这样的。不过,我们规矩里面没有不能用棺木下葬这条。

  秀娘和陈洁很快帮着烧水,要帮黄三老婆洗身子,换衣服,我和严坤和严座几个人也帮着打扫起地上的血污来,那些血,有着一股浓浓的腥味,看上去触目惊心,闻上去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uY看¤“正版》章Q!节上*酷◎《匠(X网》!

  很快八仙就过来了,带着一个很旧的竹席和一些工具,这时候秀娘和陈洁也把黄三老婆的身体洗好了,后来过来帮忙的一个阿婆,也去弄了寿衣过来,给黄三老婆穿上了。

  八仙把竹席在地上摊开,把穿着寿衣的黄三老婆放在了竹席里面,再把竹席盖起来,用棍子在黄三老婆身上一边一棍一棍的打着,嘴巴里面一边高声的用土话说着什么,村长给我们解释说这是他们这边的风俗,横死的人都要被打鬼棍打,被打怕了,埋了后变成鬼的话,也不敢进村子吓人,害人。

  八仙用棍子在黄三老婆身上打了一通后,他们才开始用竹席包裹黄三老婆的尸体,包裹好后就用红绳子把竹席捆上,再把竹席放在他们带过来的旧门板上,最后两个八仙把旧门板扛着,在祠堂里面里里外外的走了一通后,把门板放在了门口。

  其中一个八仙把邻居阿婆带来的一篮子爆竹和蜡烛之类的东西拿到了门口,准备给黄三老婆打送身爆竹,可他一直用点燃的烟头点爆竹,爆竹就是不响,最后那个八仙把爆竹放回篮子里面,又换了一挂爆竹,可依然点不着。

  那个八仙马上就显露出了害怕的神色,把爆竹一放,说有古怪,可能我前几天送了个溺死小鬼,身上染了什么东西,这次葬,我不能送了,你们几个送吧,说完就大步走了。

  我感觉有些奇怪,还有这种事,便走过去,拿出一挂爆竹,用打火机点,可我明明看到是火烧到引线上了,这爆竹就是不爆,这时候严坤走了过来,把我手里的爆竹捏住,然后把爆竹尾部提起来,让我再打,这次我一点,爆竹就响了。

  打完爆竹,几个八仙就扛着门板出发了,我们跟在后面走,也准备走出村子回去。

  可就在我们走到村口的时候,通往湖边那条小路上面却跑过来一个人,我第一眼是看到那个人的头的,那个头在月色的映照下,特别光亮,我再一看,那个人果然是黄三。

  队伍很快就停了下来,不再走动了,村长不往前走,反而缩到了后面。黄三很快跑过来,惊讶的看着我们,然后又看着严座大声说严座,怎么,事情不是完了么,你们怎么还没走啊,说完又问扛着门板的八仙说老五,你们这是送谁?村里又有人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