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坐在旁边静静的坐着,看着,没过一会,湖面又开始荡起了波浪,不过都是比较大的波浪,在湖的很多地方泛滥,随这波浪的泛滥,很多鱼从湖水里面串了起来,串起来又摔落到湖水里面,又继续串起来,搅起一大片的浪花。

  那些大鱼我见所未见,大的有一条船那么大,身上的鳞片闪闪发亮。又没过多久,湖中间荡漾起了一大片水波,接着一块黑影从湖水里面浮了上来,那双熟悉的,让人肉麻的大眼睛在那黑影里面,定定的看着我们。

  秀娘大声对着虎蛟的方向喃喃念了几句,虎蛟的身子慢慢动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潜进了湖水里面,不过它并没有走,因为湖面的波浪一直朝我们这里前进。

  秀娘走到铁棒旁边,从包里面拿出一块红布,一条红绳,把红布把插进地里面的铁棒的头包住了,然后到旁边的灌木丛那里弄了一根树枝,把上面的枝叶去掉,弄成一根棍子,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块很大的黄布,用朱砂水在黄布上面画了一个铜鼎一样的图案,在黄布上面吹了一会,再把黄布绑在了棍子上面,当做一个角旗一样,插在了铁棒旁边,然后把那块花布拿了出来,铺在铁棒旁边的地上,盘腿坐了下来,又喃喃的念了起来。

  这时候天上的乌云本来都很厚了,只不过一直是黑色的,天色也很暗,和黄昏时候差不多,随着秀娘喃喃的念叨,一直吹着的风慢慢的小了,空气变闷了,黑色的乌云也有了变化,一些白色的一道道的线条在黑色的乌云上面显现。

  白色的线条在乌云上面越来越多,像白色的网覆盖在乌云上面,温度也很快速的下降,我已经冷的瑟瑟发抖了,陈洁也缩着脖子,跺着脚。

  那条虎蛟很快也在离岸边几十米远的地方浮了上来,睁着那对看上去很疲惫的眼睛,严坐把他很少拿出来的浮尘拿了出来,一边挥舞着浮尘,一边在湖案上走着,那虎蛟的眼珠随着严坐手里的浮尘的运动而运动。

  一小会后,秀娘哈的一声大叫,从地上站了起来,把铁棒旁边的角旗一拔,头对着天上说了一句什么,马上就轰隆的一声巨响,一道蓝白色的闪电在空中闪现,同时,那条插在地里的铁棒也发出一道亮光,紧接着冒起一道青烟,那是闪电劈在了铁棒上面。

  随着一道闪电劈在铁棒上面,紧接着,接连不断的闪电劈在了闪电上,那铁棒上面的青烟一阵阵的冒起,包裹着铁棒头部的那块红布,很快就被烧成了黑色。

  严坐也去灌木丛里面弄了根棍子,用棍子在铁棒旁边的泥地里面拱着,拱了一条沟延伸到了湖水里面。

  56酷匠网)《首发b

  把沟挖出来后,严坐又从包里拿出一瓶黑色的液体,倒在了沟里面,那液体虽然倒的很少,但是很快就把整条沟充满了,闪电每劈到铁棒上面的时候,就会延伸到这条沟里面,让沟里面也一片湛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