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酷",匠网永久G免9q费t看h小RU说

  那股白浪的速度非常快,我们冲过去再冲回来的话,肯定来不及,但是不去救人似乎又有些不道义,正在犹豫着的时候,严坤大喊一声天藏快跑,我和陈洁去救人,喊完就用力推了我一把。

  我又扭头看了一眼那白花花的巨浪,那巨浪最起码有一两层楼那么高,气势汹涌,我知道如果我不回去的话,被卷进这浪花里面就玩完了,我虽然水性不错,但是我和严坤和陈洁不一样,他们能闭气,我不行,我只好死命往岸边冲。

  我刚刚冲到岸上,那股巨大的浪花就已经盖了过来,随着还没有上岸的杰斯底里的惨叫声和已经上岸的村民的惊呼声,浪花盖了下来,把村民和严坤和陈洁的身子盖住了。

  正在我被这情景震慑之时,村民们又发出一阵惊呼声,我往上一看,上面又是一层白浪卷了下来,严座大喊一声都跑,往村里跑,霎时,人群轰乱了起来,大家连那些鱼都不要了,都开始往前逃窜,这时候我看到村长大胖子,没想到他这么胖,逃起命来倒一点也不逊色,几下就串到队伍前面去了。

  等我们跑出比较远后,我回头再看,长江已经满满当当了,还有些水从江里面溢了出来,溢到江旁边的那些地里面去了,整个江边,变得非常宽阔了,一望无际。

  我们冲到村口不远的一处高地的时候,停了下来,这一停下来,队伍又乱了,那些被巨浪卷进去的村民的家属,一个个哭了起来。

  我看着那片雄浑的江水,也替严坤和陈洁担心起来,虽然他们会闭气,但是这水这么急,他们指不定要被水冲到哪里去呢,而且水里面肯定有泥沙石块等杂物,如果被这些东西击中,那也够呛的。

  洪水还在涨,江面还在变宽,在氤氲的月色下,江面掀起一阵阵白花花的浪花,严座用手机正在和市里面联系,等严座挂完电话后,严座说就离这村子不远的上游的两个大水库无缘无故的就决堤了,现在这些水,就是那些水库里面的水,这些水用不了多久就会退掉,应该没什么大事。

  严座这么一说我倒放心了一些,刚刚还一直担心这水会不会越涨越大,把这整个村子都淹了呢,我走到严座面前,小声问严座说严座,那水库决堤和那海蛟有关么?

  严座点了点头轻声说应该就是那海蛟闹的,我把阵一破,海蛟的身子就恢复了自由,可能随着地下的洞乱钻,钻到那水库下面,把水库给闹翻了,没想到破阵了,倒还起了反作用,我还以为破了阵了,海蛟就能重回长江,随水入海呢,哎,都怪我没有考虑周全。如果死了人,那都是我的责任了。

  我安慰严座说海蛟要随长江入海,没有水怎么行,就和走蛟一样,要随着洪水下去的啊,海蛟走也可能会带来一些灾难,不走的话,可能带来的灾难更大,没什么对和错的,你不是说了么,那个梅花阵最多也就能压海蛟几百年,等到梅花阵压不住了,海蛟一样要翻腾,一样要闹灾的。

  严座撇了撇嘴角,没说话,盯着水面看了一会然后让村长带着村民全部回去了,我和严座则让一个镇上领导开着车带着我们去上游的水库看看。

  镇上领导有些怕死,把车开到水库边上很远的地方,就说车子进不去了,把路程告诉我们,要我们自己走路进去看,我和严座刚刚下车,严座的手机就响了。

  严座从包里拿出手机就接起电话来,接完电话后,严座一脸的阴霾,缓缓的把手机放会包里,我问严座怎么了,严座悲戚的说不好了,鄱阳湖出事了,已经翻了几艘船了,他们说是湖怪出来了,哎,什么湖怪,就是那条海蛟闹的,哎,这下我可是闯祸了,那条海蛟应该是恶蛟,一放它出来,它就开始害人了,造孽啊。

  我们也没去水库看了,直接返身要去鄱阳湖,我问严座说严坤和陈洁怎么办,严座说严坤和陈洁应该不会有事的,等他们出来了,他们自己会找到我们的。严座虽然这么说,我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担心。

  我们很快回到镇领导的车上,让镇领导送我们去鄱阳湖。

  两个小时后,我们到了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管理处不远,就能看到浩瀚的鄱阳湖,我以为鄱阳湖只是一个小湖而已,没想到这么大,和海一样,无边无际,可是水面上很平静,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湖怪的情景。

  管理处正在开会,偌大的圆形会议桌前面一个很大黑板,黑板上面挂着一些照片,照片上面是一个长得有些像恐龙的东西,可能那个就是他们说的湖怪吧。

  我们走进会议室,严座直接走到,前面演讲的一个戴着眼镜的高瘦中年人面前,和他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眼镜赶紧和严座握手,握完手,严座就把那黑板上面挂着的照片拿了下来,然后让眼镜解散会议,只留了几个人下来。

  那些人走后,我们重新在会议桌上坐了下来,眼镜介绍起了刚刚发生的情况----就在几个小时前,湖里的很多白枕鹤突然好像受到了惊吓,全部从湖里各处飞了起来,一片白茫茫的,全部飞走了,这种情况,只有在几百年前的鄱阳湖水站的时候才发生过,那些白枕鹤飞走没多久,湖面就刮起了大风,风越刮越大,湖水开始泛起一层一层的大浪。

  管理处感觉到了事情不太对劲,马上发出红色警报,开始疏散人群,让湖面的船只全部靠岸,可已经来不及了,警报刚刚发出去不久,就有几艘运沙的船翻进了水里,船上的人生死不明,所以管理处马上和上面联系了,现在,湖面的风没了,浪也没了,可还是能接连接到船只翻进湖里的消息。还有些村民说看到了湖里面有湖怪从水里翻上来,搅起一阵阵大浪,不过这只是村民的说法,还没有证据证明确实有湖怪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