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洞里面的水不知道怎么回事,水面上会经常出现一些小漩涡,看上去让人很是担心,不知道水下面有些什么东西,不过,我攀着石钟乳,没办法用矿灯照射水面,只能通过严座和陈洁的矿灯射出来的灯光看到。

  严座还特意用矿灯找了一下洞顶,洞顶上面也是凹凸不平,离水面起码都有五六米,很多形状各异的像倒长着的竹笋似的石钟乳悬挂下来,在矿灯的照射下反射出不同颜色的光芒,看起来倒十分漂亮。

  在洞口的时候,我们弄了找到几根枯木棍用红绳绑在了竹筏后面,所以竹筏一直没沉,这时候,那些枯木应该是泡了一会水的原因,又开始慢慢下沉了,严座让我停了下来,然后重新排列了一下枯木的位置,竹伐总算又浮起来了,不再下沉了。我们又开始往前走了起来。

  就在走了二三十米的时候,突然竹筏下面一阵突突的响,我攀住一个石钟乳,不再前进了,用矿灯照射着声音发出的地方,那声音却又不发出了。

  我看了一会,没动静,便用力推了一把石钟乳,打算继续前进,就在前进了一小段距离,快要攀到前面一点的那个石钟乳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脚上一紧,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我正准备用矿灯照射去看看是什么东西,那东西却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我直接被拉倒在了竹筏上面,然后脚很快被拉近了冰凉的水里面。

  严座和陈洁也发现了我的变故,两个人同时抓住了我的两只手,虽然严座和陈洁把我拉住了,但是我腿上那个抓着我的东西,力量非常巨大,抓的我的脚一阵剧痛,同时,竹筏在拉斗下开始慢慢下沉,很快,我的腰部都湿了。

  严座大喊一声洁,你拉住天藏,一定要拉住,说完就把拉着我的手松开了,然后两只手迅速的摩擦起来,摩擦了几秒,然后再一拉我的手,我就感觉到全身一阵巨麻,似乎我的身体已经不是我的了,同时,大脑里面一片空白,不过很快,就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我又恢复了意识,又感觉到拉着我腿的那个东西突然松开了,竹筏也很快漂浮了起来。

  我撸起裤腿,用手电照射了一下我被捏的生痛的脚腕,发现那里已经有了一个黑色的卡痕,我用手一掐,那里似乎没什么感觉了,感觉不到痛。

  我揉了揉腿,又站起来,继续攀着石钟乳往前走,很快走到这个大洞的尽头,又进了一个小洞,不过这个小洞比刚刚的小洞要大一些,虽然宽度差不多,但是高度都在两米以上,不用弯着腰也行,这样,我撑起竹筏来也没那么费劲了。

  突然我发现一个问题,水的颜色越往里面走,颜色越深,刚刚开始进洞的时候水的颜色和外面的还一样,应该比较干净,可越往里面越浑浊,现在,水似乎都变成黑色的了,而且这里面洞里面的风虽然很小,但是越往里面越冷,我的牙齿都有些打颤了。

  这个高一点的洞也一样,七拐八弯的,走了一小段弯弯曲曲的小洞后,又进了一个稍微大一些的洞,一进这个洞,我就听到一阵唧唧的叫声,好像是很多只老鼠叫的声音,严座和陈洁用矿灯往声音发出的地方一照,吓了我一大跳,前面不远处,确实有一块旱地,那旱地前面插了一块石碑,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古字,不过可能因为年代久远,石碑已经被风化了,斑斑驳驳的,还缺了一个角。

  而这块石碑后面,挤满了老鼠,个头都很大,几乎都有猫那么大,它们可能也被我们的到来吓到了,一只只呲着牙看着我们,尽量的往后缩。

  这时候陈洁手里拿着的黑猫胡子,一直指着那些老鼠所在的方向,抖了几下后,连接黑猫胡子和黄纸的红绳突然断了,黑猫胡子飘落下来,严座赶紧接住了黑猫胡子,重新用红布包好,放进包里,然后用矿灯照射着这些老鼠,看了一会后,突然身后传来吧嗒吧嗒的声音。

  严座赶紧用手电往后面一照,只见一只和猴子一样的东西,就站在我们后面的那块岩石上面,正用绿幽幽的眼睛看着我,那东西长得和猴子一样,但是身上的毛比猴子要长,脸部和佝偻的身形特别像一个年迈的老头,下巴上面,好像还长了一些胡须,我心里一个激灵,那东西我好像曾经看到过,就是那次桥祭的时候,在江里看到的那东西,应该就是现在这个东西,而且,刚刚把我拖进水里的,很可能也是这个东西,因为刚刚陈洁和我说了,把我拖进水里面的东西很可能是水猴子。

  酷匠网@唯一正版《,06其SR他c都是盗%版

  我还想再仔细看看,那东西被矿灯的光线一照射,马上就警觉了起来,扑通一声,跳进了黑色的水里面,溅起一些浪花,旋即,水面出现几个小漩涡,那东西就消失不见了。

  严座马上又把矿灯照射起了那些老鼠,似乎对那只猴子一样的东西,一点都不在意。严座看了一会,就走上了那块旱地,走到了那群巨大的老鼠旁边,突然发出哈的一声喊声。

  那些老鼠被严座的这声喊声吓得挤了挤,争先恐后的往后面一个角落挤去,严座又接连哈哈的大声喊了四五声,那些老鼠很快就钻进了角落处的一个黑乎乎的洞里面。

  我把竹筏上面的一条套着圆环的绳子用撑杆插到旱地里面,和陈洁也都上了旱地,严座突然把他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用火点燃,然后丢到那个直径大概有十几公分的老鼠洞口,用一小叠黄纸朝火堆扇着,把烟扇进老鼠洞里面。

  很快,就有一直老鼠从洞里面串了出来,一串出来就直接串进了水里面往对岸游过去,接着,一只接一只的老鼠从洞里面串出来,往对岸游过去,等到所有的老鼠都出来了,又等了几分钟,一直通体雪白的个头和普通老鼠差不多大的老鼠从洞里面钻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