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着黑猫胡子走了起来,走到前面的山下的时候,却碰到一条大概几十米宽的小河,挡住了我

  看X正O版章‘节上H)酷匠s网*@

  们的去路,可黑猫胡子还是指着河对面的方向,问题是河对面是山,黑猫胡子所指的方向,是一块很陡的

  山的悬崖。

  河里面没有船只,正在我打算回村里找老五想办法弄船的时候,却发现下面不远处,有一个竹筏,

  我便赶紧过去,把竹筏拉进了河里,又去河边的林子里,弄了跟长长的木棍当撑杆,带着严座和陈洁就往

  河对岸划过去。

  这竹筏有些年头了,很陈旧,头上还断了几根竹竿,我们三个人坐在竹筏上面,走到河中间的时候

  ,竹筏吃了些水,开始慢慢往下沉了。

  我们的包里面都是东西,要是浸到水的话,可能会有很多东西失灵的,正在我着急的时候,陈洁又

  开始吹起了箫,箫声悠长,似乎能穿透耳膜,直接渗透进心脏,脑袋,让人感觉一阵清爽。

  很快,我们的竹筏就慢慢的又浮了起来,竹筏旁边放泛起一个个小圈圈,感觉似乎下面有什么东西

  在抬着我们的竹筏。

  江水流的不是很急,我们很快就到了悬崖下面,这悬崖不高,但是很陡峭,直直的竖立着,峭壁上

  面的岩石似乎以前被水浸泡过,黑黑的表面上面覆盖着一些青苔,还有很多坑坑洼洼的小洞在峭壁上面不

  规则的罗列着。

  靠近峭壁后,我们听到一阵啪啪的声音,可这江水也没多大浪,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呢,严座让我

  撑着竹筏沿着峭壁往下走,走了几十米,就看到峭壁下面有个小洞,大概只有一米高,一米宽,有水从小

  洞里面流出来,那种啪啪的声音,就是从这个小洞里面流出来的。

  洞口放着一个用来捕鱼的那种竹篓子,我用手抓着峭壁上面一块凸起来的岩石,让竹筏不顺水飘走

  ,陈洁好奇的去把竹篓子拎起来一看,里面居然有一些鱼。

  陈洁又把竹篓子放回原地,看着严座,等待严座发话,严座四周看了看,又蹲下身,往洞里面看去

  ,正看着的时候,突然洞里面传来一阵哗啦的声音,紧接着,竹篓子动了。

  正在我疑惑之际,一个脑袋露出了水面,原来是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他一露出水面,就

  用手理了理头发上的水,用土话朝我们大声喊,你们要做啥子,你们要做啥子,想偷鱼是不是?老子就在

  里面睡着呢,以为这里面没人了是不是,快滚?

  这中年男人居然从水里拿出一把鱼叉子,用鱼叉子对着我们大声吼叫。

  陈洁一下子就火了起来,用手指着中年男人正要开骂,却被严座拦住了,严座微笑着说老乡,我们

  不是来偷鱼的,我们要进这洞里面一下,你今天就不要捕鱼了吧,早点回去,这一百块钱给你,算对你损

  失的弥补吧。

  严座说完从包里面拿出一张百元大钞,蹲下身递给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了看钱,并没有伸手拿,而是狐疑的看着严座说你们大晚上的,跑到这来干啥子?

  严座微微笑了笑说我们要进洞去看看,也没啥子事,你拿着钱回去就行了,明天再来捕鱼也一样。

  中年男人又用手摸了一把头发上的水说你们外地来的吧?这个洞,你们也敢进?你们不要命了,你们快回去吧,这洞里面,别看我在这洞里面睡觉,我只是在口子上守鱼而已,就是再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进去啊,就是在这口子上守夜,我都带了糯米来的,中年男人说完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湿漉漉的糯米来给我们看。

  严座又笑笑说老乡,这些我们知道的,你拿了钱快走吧,明天再来捕鱼也一样。

  中年男人抬眼看了看严座,喃喃的说要是天天能在这里守鱼,我早都发财了,这是今天轮到我捕,轮流来的,说完钻进了水里面,很快,那个竹篓子就动了,中年男人用手推着竹篓子,就往对面游去。

  严座大喊一声老乡,钱你还没拿呢,中年男人头也不回,大声说钱我就不要了,不要说我没警告你们,那洞里面有脏东西,你们好自为之吧。

  中年男人一走,严座就在竹筏上面蹲了下来,让我把竹筏撑进去看看,这个洞太低了,我必须蹲着,才能把竹筏撑进去,一撑进洞里,就感觉到一阵阵凉风从脸上刮过,洞里面根本没有光线,我们把手电全部打亮,发现这里面比外面的那个洞口要大一些,但是高度还是那么高,必须蹲着,水渠的两边,都是一些比较宽岩石,岩石像人工开凿出来的,特别平整。

  严座和陈洁用矿灯往前面照过去,前面几米处,就是一个近乎于九十度的转弯,那些水流冲击在转弯的角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严座的矿灯突然停了下来,照射着转弯处洞壁上挂着的一块木牌子上,牌子上面写着---禁区,严禁进入,否则后果自负,字的后面,还画了个图像,那图像虽然画的很差,但是很明显能看出,画的是个怪物。

  严座让我继续往前划,这水流虽然不急,但是逆水行舟,加上洞内高度低,划起来特别费劲,转那

  个弯转了几分钟才转过去,累的我的手都快要抽筋了。

  一转过去,发现又往前几米,又是个弯,就这么一路弯弯曲曲的,转了几个弯后,我突然听到一阵

  类似老头子叹气的声音,那声音在这狭窄的洞里有回音,显得更加诡异了。

  我赶紧和严座说了前面发出的那种声音,严座轻声说继续往前划,我只好强忍手的酸痛,又往前划

  了起来,又转过一个弯,前面的空间大了起来,高度也变高了,我们可以直接站起来头部也不会顶到洞顶了。洞顶上面都是往下吊下来的石钟乳,我也不用划水了,把竹竿放在竹筏上面,用手攀着吊下来的石钟乳就可以往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