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之前严座和书记的意见不统一,最后的事情严座又和他起了争执,这次,给我们做向导的不是他助手了,但是他助手偷偷的叫了一个人给我们做向导。

  那个村很闭塞,通往村里的路精确的说,根本不能算一条路,有的地方是悬崖峭壁,甚至还有几个洞,一段并不远的路,我们走了几个小时才到。

  这个村真的很原始,很多房子都是木头建成的,大概只有几十户,房子中间,有着很多大树,在夕阳的映照下,看上去宁静祥和,一条弯弯曲曲的清澈见底的小溪从村中穿过,一些人还在小溪旁边有说有笑的洗衣服洗菜。

  ‘酷}匠网e唯U…一y正》版NG,n其;^他都是_.盗!版DH

  我们刚刚下山,向导的一个朋友就迎接了我们,给我们介绍起这个神秘的村落,和神秘村落的这个神秘的洞。刚刚开始我还有点不太确定那个洞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功能,通过向导朋友的介绍,我终于确信了这个神秘的洞确实存在。

  严座给我们分析说这个洞,其实是赤狐的一种修行方式,就和北方的出马仙一样,通过人类给他们供奉香火,累积修行,只不过,他们的方式不同而已,是用借东西的方式。严座还和我们说chongqing这个地方是山城,也是炎黄区(我们国家)七大封印之一所在,因为四几年打仗的时候,某些人为了抢龙脉,破坏了chongqing所在地的那个封印,所以怪事很多,而且根本没办法去解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事情发生,幸好,所发生的事情还并不大,能够对付,不过,封印如果再不设法修复,迟早会出大事的。

  后来,我的经历证实了严座所说的情况,之后发生的红衣男孩事件,地心蝙蝠人事件,毛僵闹城事件等等,都是在该封印附近发生的,不过,大家知道的,可能也只有红衣男孩事件,其实红衣男孩事件只是消息封锁没处理好,那真的不算什么大事,不过,这些事情以后还是会说的,这是后话了。

  在向导朋友家里吃了一顿晚饭,虽然饭菜并不丰盛,但是味道真的很好,严座又破例让我们喝了一点酒。

  吃完饭,向导在家里等我,向导朋友马上就带着我们出发了,向导朋友也姓严,是这个村的村民,在去那个洞的路上,向导朋友又和我们说起了那个龙洞(赤狐洞)的正对面,还有一个被村民称为地宫入口的天坑,那个天坑以前经常会发出一些怪异的声音,有的时候好像马长鸣的声音,有的时候又像牛叫的声音,那个天坑外面的人鲜有知道,有些听说过的人,为了满足好奇心,进去看过,不过进去的人,只有一个人出来过,不过,那个人出来后就疯疯癫癫的,还亲手把自己三岁大的孩子的两条腿生生的撕开,把自己孩子亲手撕裂而死,后来就没有人进去过了,不过前几年,村里涨了一次洪水,涨完水,那个天坑所在的山就发生了一次特大的泥石流,那个天坑也被泥石流给毁了。

  听完向导朋友的故事,我们爬上了一坐郁郁葱葱的山的山中腰,很快走进了一片茂密的竹子林,一进竹子林,我就感觉到这个洞口很可能在这竹子林里面,严座曾经和我说过,竹子林特别能聚阴气,一个地方阴气重不重,用种竹子的办法也可以辨别,如果阳气旺的地方,种竹子要么生长繁衍得很慢,要么繁衍不了,而阴气重的地方,很容易种竹子,而且竹子的生长繁衍速度特别快,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也能领悟到一些,有些竹子很多的地方,经常会有一些闹鬼啊之类的事情,其实可能因为一些客观因素,大家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其实那些事件都是灵异事件,用灵异学是可以解释的,但是因为对这方面了解比较匮乏,所以碰到一些解释不了的事件,都统称为闹鬼。

  我的预感是正确的,竹子林走到尽头的时候,在一丛茂密的竹子后面,果然有一个有着一个石拱门的洞口,门大概有两三米高,一米多宽,一走到洞口,就能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风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臊味迎面吹来,向导朋友笑着和我们说你们闻到这股味道没有,骚骚的,这就是龙的气味,这个洞就是龙洞,这种气味,就是龙身上发出来的气味。

  严座也不反驳他,笑着点了点头,严座,我和严坤和陈洁在外面等着,向导朋友一个人走进去了。

  我们在外面等了十来分钟,我就听到洞里面传来一声嗷嗷的声音,这声音我很熟悉,果然就是那天晚上我听到的那只会滑翔的红色狐狸的声音,我赶紧把我听到的声音和他们说了,严座听完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妥了,就是那赤狐的洞,等下我们就在这洞口等着,我让他说的拿东西的时间是明天上午,赤狐应该是在夜间活动,我们守一个晚上看看什么情况。

  又过了几分钟,向导朋友就急急的走了出来,一脸煞白的说同志,我,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一说要借东西,我的脑袋就嗡嗡的响了起来,我把要借的东西说完,脑袋里面就钻心的疼痛,这怎么回事啊?

  会不会是我把你们带来了,龙爷爷生气了?

  严座微微笑了笑,把手指咬破,一边在向导朋友的额心和人中处涂抹,一边大声说着天,地,灵,迷,额。一连说了几遍天,地,灵,迷,额后,又从包里拿出生桐油,在向导朋友的两个太阳穴位置抹了抹,再让向导朋友先回去,我们等会在回去。

  向导朋友被严座这么一弄后,脸色好看了很多,忙不迭的告辞走了。

  我们几个就在洞口等了起来,这山里面的蚊子很多,小虫子什么的也多,我们几个人靠这岩壁坐成一排,才一小会,我就感觉到身上不知道是被蚊子钉的还是被虫子咬的,一阵阵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