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开始拉的时候,很难,因为铁链很重,很难拉起来,直到铁链的头一个一个传到后面去的时候,铁链才拉的快了起来,刚刚那些村民也见识了严座的功夫,没有一个人因为拉铁链有怨言,一个个都很卖力,很快就喊起了一二三的口号拉着。我没有参与到拉铁链的队伍,边走到一边,往井口看去。

  井口一股腥腥的凉气往外冒,月光射进水里面,可以看到这似乎不是一口井,而是一个水潭,井口小,下面大,水面的面积也很大,我努力的伸头,想要看到下面水潭的边缘,但是看不到。水在月光的照射下,好像是黑色的,泛着微微的波浪,我看着水面,就想起了永旺老汉说的巨螈,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大。

  我正看着井底的水面,严座突然拍了我肩膀一下,说天藏,永旺老汉好像没来,你去他家里看看。

  我赶紧朝永旺老汉家里走去,很快到了永旺老汉家里,大门看着,大厅没人,老汉的房间门却开着,里面射出昏暗的灯光。

  我大声叫了几句永旺大爷,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起了刚刚永旺老汉的悲凉的眼神,预感到有些不妙,赶紧朝里面冲进去,一口气冲进永旺老汉的房间,马上倒吸了一口凉气。

  房间里面一股浓浓的“乐果。”的农药的味道,永旺老汉眼睛闭着,蜷缩在地上,嘴巴旁边的地上,还有着很多泡沫,我心里一颤,赶紧冲过去,一边喊着永旺大爷,一边把手放到永旺大爷的鼻子边感受鼻息,然而,我的手触碰到了永旺大爷冰凉的嘴唇,已经没有气息了,我又翻了翻永旺大爷的眼皮,瞳孔已经散了。

  一阵深深的难过从心里涌上来,我脑袋一片空白,几秒后,我才站了起来,看了看永旺老汉的那件打着好几块补丁的衣服,准备去和严座说,突然,我又看到他手里紧紧的握着什么,蹲下身一看,是那个装着九灵花的袋子,我用手掰了掰他的手腕,却掰不动,便站起身,往门外走,经过他大儿子房间的时候,我无意间却看到那床陈洁给永旺老汉买的新棉被,在他们床上,心里升起一股怒火,却又无可奈何。

  我很快回到井边,把永旺老汉喝农药死了的事情告诉严座,严座却并没有显出惊讶,只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喃喃的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天藏,你去找他大儿子吧,让他们先回去把老大哥的仙体先收好,准备后事吧。

  我赶紧在拉铁链的队伍里面找到老汉的大儿子,把事情和他说了,他大儿子和他媳妇在一起,他大儿子听完脸色一沉,闷声往回跑,他媳妇却突然一下就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声悲切动情,不过我知道那是假哭。

  她哭了一会,就一边哭,一边往家里走了,队伍又开始一二三的拉起铁链来。

  永旺老汉说的没错,这铁链好长好长,拉出来的链子,在路上堆起一条长长的铁山,还没有拉到头,村民们都已经很疲惫了,一二三的声音也叫的小多了,我也加入了队伍里面,帮忙拉起了铁链。

  一直拉了好几个小时,路上起了薄薄的雾的时候,铁链才咔嚓一声,拉到顶了。严座赶紧大声喊停,大家去把路边的石灰运过来,丢到水里面去。

  村民看到铁链终于拉到头了,情绪又激昂起来,开始去把我们下午准备好的堆在路边的用编织袋子装好的石灰,一袋一袋扛到井边,然后把袋口拆开,往井里面倒了进去。

  很快,石灰在水里面就起了反应,一股股白烟从井口冒了上来,同时,热量也冲了上来,我搞不动严座这是弄的哪一出,为什么要用石灰填到井里去。

  就在石灰石还剩下一点的时候,井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动静,地面微微震动了起来,村里面的人有些害怕了起来,有些村民偷偷的钻进了巷子里面,溜走了,不过还剩下一些继续搬运着石灰。严座站在井口,一直静静的站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井里面。

  就在最后一袋石灰倒进井里面的时候,严座大喊一声乡亲们辛苦了,现在都回去吧,回去后都把门窗锁起来,千万别出来。

  严座的话音刚落,井面又是一阵颤抖,同时井里面传来一声类似东西在水里面吐水的噗的一声,大家也都赶紧散了开来,都回家去了。严座把那把红木剑拿了出来,咬在嘴里,然后让我走开一些,不要站在井口,说完就顺着那条铁链,爬下井口去了,我都不知道井里面那么高的温度,严座怎么受得了,心里有些担心,但是也没办法。

  严座下去后不久,我就听到一阵清脆的铃声,接着是啪嗒啪嗒的声音,最后,响起了一种类似狮子的叫声,那叫声一听,心里都发毛,太霸气了。

  我站在离井口不远的地方,紧紧的盯着井口,期待着严座从井口出来。

  井下面的声音越来越响,那种狮子的叫声越来越密,把之前的铃铛声,完全遮盖住了,地面也一直微微的震动着,通过震动,我都能感觉到,那下面的应该是一直庞然大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一个白色的身体从井里面爬了出来,我知道那是糊满石灰浆的严座,严座一爬出井口,就大喊一声天藏,让开点,说完他自己也往旁边跑。

  就在严座刚刚跑了不到十米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一个浑身白色的大家伙从井口串了出来,把井口的撞裂了,那家伙的身子,比井口还要大。

  )最新_1章q节0:上8;酷N匠。网h\

  那庞然大物冲出来的力度非常大,冲出来后,还跃起到离地面大概七八米的高度,然后摔落在了地面上,不过它的身体好像特别轻,摔在地面上只发出轻轻的啪嗒的一声,然后马上打了个滚子,翻身站了起来,朝严座的方向冲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