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了点头,严座又看着我说天藏,等下你要万分小心,这太极墓里面玄机很多,我和严坤以前曾经进入过这个墓地的阳极,费了很大劲,才拿到我们要拿的东西,这次,我们要拿的东西,不是轻易就能拿到的,等下你一定要紧紧跟着我们,万分小心,如果出现了突发情况,你也不要害怕,你现在和普通人也稍微有些差别了,你的血可以驱赶很多邪物,如果万一受伤了,你得用意念止血。

  我又重重的点了点头说好的,你放心严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酷☆匠网{-首_发W

  严座又看扭头看着严坤说坤,多照看着天藏一点,天藏一身灵骨,不可多得,不能让他有事。

  严坤微微笑了笑,然后扭过头,似乎有些哀怨的看了严座一眼,点了点头。

  严座这才带我们走到右边那堆岩石旁边,爬了上去,岩石中间,有个窝,窝中间,有一个洞口,洞口旁边的那圈凸起来的岩石上,长满了青苔,除了那圈青苔外,其他岩石什么东西都没长,都是光秃秃的岩石。

  严座带着我们走到洞口旁边,往下看了看,然后从包里拿出我们准备好的尼龙绳,把绳子的一头绑在旁边一块岩石上,把另外一头绑在自己身上,对我们说了声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下去看看,说完就捋着绳子下去了。

  严座下井后,严坤轻声和我说天藏,等下你一定要小心一点,严座这次,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把握,或者是他预感到了会出什么问题,不然,他不会和我们说那么多的。

  我点了点头说我也觉得严座今天有些奇怪呢,可如果严座真的没有把握,或者预感到会出什么问题的话,为什么还要去呢。

  严坤叹了口气说他就那样的人,以后你就会知道的,不过,干我们这一行的,有的时候看着很多条命等着你去救,哪怕自己要付出代价,也不会不去做的。

  我和严坤聊着聊着,天已经黑透了,一弯月牙升了起来,月光悠悠的倾泻下来,把绕着这座山而过的一个U字型的小河照得亮亮的,风也渐渐的开始冷了起来,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叫声偶尔传来,一切似乎都那么和谐。

  大概一个小时,放到井里面的绳子动了,很快,严座就从下面爬了上来,搓了搓手说入口并没有被封死,直接就可以进去,不过入口是个迷宫布局,要想真正进到墓地里面,很难,你们把东西都拿好,东西一定不能丢了,每个人挂两个矿灯,一个照明,一个备用。

  我和严坤赶紧把包都背了起来,这时候,严座又递过来一把很精致的折叠刀给我,让我挂在皮带上,紧急的时候备用。

  我总觉得不对劲,严座这次似乎特别谨慎,不过我也没说什么,接过折叠刀,挂好,严座又叮嘱了我和严坤几句,就顺着绳子爬了下去,爬下去后,摇动了几下绳子,严坤再爬下去,最后,我也爬了下去。

  这井不宽,井壁似乎都是岩石,因为风化,岩石表面也并不光滑,我学着严座和严坤的方法,用两只脚可以撑住两边,然后紧紧的抓着绳子,慢慢往下走,越往下走,我就发现越冷,我爬一会,就用矿灯往下照射,可一直都看不到井底,不知道这井有多深。这竖井里面横着的洞口很多,几乎每隔四五米,就有一个洞口,爬了大概十几米,就能看到严坤和严座用手电往我这里照射,给我引路,我很快就进了严座和严坤所在的洞口,往前走了起来。

  这个洞全部是在岩石里面凿出来的,是微微往下倾斜的,四壁都是岩石,任何植物都看不到,我们小心翼翼的弯着腰走着,走了不一会,洞口出现了分叉,眼前是三个洞口,每个洞口上面都刻着一些古代的文字,似乎是一首诗,严坤用矿灯照着那些诗,看了起来,严座轻声说坤,不要看那些文字,不会有提示的,反而会有迷惑作用。

  严座说完从包里拿出一张黄纸,然后拿出一根上次我们对付旱魃的时候,死去的那只猫灵的胡子,蘸了点朱砂,放在黄纸上面,摆在洞的交叉口,那猫灵胡子,竟然开始微微动了起来,没过一会,就指向了中间的那个洞口。

  严座收起黄纸和猫灵胡子,带着我们进了中间那个洞口,可没走多久,又出现了岔洞口,这次,是四个洞口,严座又用那个办法,选择了边上的一个洞口进去了。

  就这样,一共走了四五个岔洞口,突然,前面豁然开朗了起来,一个一个房间那么大的洞出现在眼前,洞壁上长满了一种圆形叶子的蔓藤,蔓藤上面结着绿色的和苹果一样的果实。

  就在我们都还在照着洞壁看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哈的一声动物喘着粗气的声音,这种声音不是邪音,我正想说有声音,就听到严座一声大喊小心,退后。

  严座的话音刚落,一股凉风吹过来,一个簸箕一样大的脑袋从洞后面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伸了出来,张开嘴巴朝站在我前面的严坤咬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