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座眉头一皱,说了声去看看,就带着我们和村长,很快走到隔壁那个村,那个村比较小,只有二三十户人家,村民们全部聚集在了村口的一块平地上面,手里都拿着锄头之类的工具,一个看上去很硬朗的六七十岁的老汉正在一边敲着铜锣,一边大声说话,大概是说要去找僵尸,让大家一起去。

  a酷S匠nL网永\久KM免yf费看n;小说v

  我们很快走了过去,让老汉不要带人去找僵尸,太危险了,老汉答应后严座又问被咬伤的人的人在哪,老汉很快带着我们走到一栋青砖房,大厅的地上铺着竹席,躺着几个人,一个头上系着红布的老阿婆,正在用一个用来洗锅的那种竹制的竹帚,正在往脸盆里面蘸水,然后撒在那几个躺在地上的人身上,嘴巴里面也在一直喃喃的念着什么。

  严座走了过去,看了看那些被咬的人的伤口,伤口基本都被咬破了,流了一些血,伤口所在位置的那块肉,已经全部呈青色了,那些被咬的人,一个个脸色煞白,眼神里面的恐惧还没有消褪,迷茫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严座让那个在那里泼神水的老阿婆停了下来,然后让那个跟我们一起来的老汉去弄十个土鸡蛋,一瓶生桐油过来,老汉点了点头,马上就去了。

  老汉走后,严座又带着我和严坤走到村外,靠近山的一块平地上,严座让严坤召唤些蛇出来,然后找出三条眼镜蛇,需要眼镜蛇的蛇毒,和生桐油还有土鸡蛋的鸡蛋清混合涂抹在他们被咬的伤口处,才能让毒发慢一点,维持住。

  严坤很快就拿出白色粉末,在地上画了个圈,在圈里插了几只树枝,很快,蛇就从四面八方爬过来了,等蛇挤满了圆圈后,严坤蹲下身,对着蛇吹起了口哨,等严坤吹完一段口哨后,蛇很快又往四面八方爬去,只剩下六条眼镜蛇在圆圈里面,抬起头,吐着舌头,看着严坤。

  严坤又吹了一段口哨,那几条蛇却都看着严坤摇头,严坤的表情急了起来,口哨声也急了起来,最后,那几条蛇相互看了看,三条个头稍微小一些的蛇这才慢慢的爬走了,一边爬,一边不时的回过头来看。

  走了三条蛇,圆圈里面只剩下三条了,严坤从包里拿出一个铁罐子,把盖子打开,放在圆圈旁边,那三条眼睛蛇很快爬到铁罐子旁边,鼓了鼓鼓掌的脖子,然后把头伸进铁罐子里面,颤抖着的脑袋一仰一俯,唧唧的在铁罐子里面吐了起来。

  严坤一脸忧伤的看着这几条蛇在铁罐子里面喷毒液,我刚刚开始还没意识到这几条蛇喷完毒液后就会死,还有些搞不懂严坤为什么这么难过,一直到严坤轻声喊我帮他一起去挖个坑,把这几条蛇埋了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蛇喷完毒液后会死。

  蛇喷完毒液,严座就拿着铁罐子走了,我和严坤在旁边挖了个小坑,等我们把小坑挖好的时候,在旁边等着的三条眼镜蛇,已经全部死了。

  埋完眼镜蛇,回到那个青砖房的时候,严座已经把帮那几个被咬到的人涂好药了,严座吩咐完把那几个人绑在床上后,就带着我和严坤去找那几个已经跑走的被病毒感染的村民去了。

  因为那些被病毒感染的村民只是被尸毒感染而已,没有邪气,所以用磁力感应器没有办法追踪他们的位置,我们只是听那些村民说他们去竹林了,便在那个看上去很硬朗的老汉的带领下,往竹林走去。

  我们刚刚走出村,爬上一个矮山,就看到有几个扛着锄头,铁锹之类的工具的村民从远处匆匆跑了过来。老汉问他们怎么回事,那些村民一个个说那几个僵尸跑进了竹林里面,他们刚刚想要冲进竹林,却来了狐子灯,那狐子灯还追人,摆阵仗,他们怕惹到什么东西,就赶紧跑回来了。

  严座让那几个汉子回去后,让各家各户都回家,关好门窗,在前后门口都撒上糯米,门一定要栓牢,说完就赶紧带着我们几个,往前面走。

  走了不远,就看到前面星星点点的,很多淡蓝色的火光,再走近一点,就能很清楚的看到那些火光很整齐的排列着,一大片,最少有一百来个,在一个山坳处的一片坟包上面排列着,一排一排,一列一列,整整齐齐,这些火,我小时候也见过很多次,在我们那边叫鬼火,有时候我们在外地上学回家,就能碰到,有时候还会跟着人走,你走它也走,你停它也停,但是像现在规模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我记得教科书上面有解释,说这些鬼火是磷的燃烧产生的,但是我搞不懂,是磷燃烧的话,为什么还能漂移,还能跟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