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东西被我这么一插,又汪汪的狂叫了一声,头一甩,把我手里的枯木棍甩开了,然后张开有着两个长长弯弯的獠牙的嘴巴要朝我咬过来,我赶紧伸出两个手去卡它的脖子,不过我手伸出去的那一刹那,却发现身上一松,那东西一下子从我身上下来,跑远了。

  @最*m新章G节J上…I酷k匠9网.

  我一阵莫名其妙,它怎么就突然跑了。我赶紧从满是猪粪的小沟里面爬了起来,却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一回头,一个弓着背的身影正在往后面走,很快走到另外一个巷子口了,那背影似乎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我赶紧爬起来要追过去,却发现大腿上面一阵钻心的疼痛,马上意识到那是刚刚那东西把我顶飞的时候,獠牙刺到我大腿里面了,赶紧低头一看,我的裤子破了一个口子,血正往外面流着,不过流的很慢,我知道那是我喝了龙蛊血的原因,我下意识的缩了缩伤口处的肌肉,血果然就不流了。

  我这才赶紧朝那个巷口跑过去,不过巷口的两边路上,都已经没人了,我再回忆了刚刚那个似曾熟悉的背影,还有那声似曾熟悉的声音,黑儿,那个东西,难道叫黑儿,难道刚刚那个东西没有再攻击我,是因为那个人,是那个人出现,那个东西才跑了?

  我没多想了,继续往那个那个怪物跑走的地方追过去,却并没有那个怪物的影踪了,就连那狗叫似的声音,也再也听不到了。

  我转过身,往回跑,再次跑进村里面,在村中间的一个平地的时候,严座和陈洁和严坤在那里,和一些背着像书包一样的喷火器的士兵们站在一起,士兵们把那些变异的村民都围了起来,用喷火枪的枪口对着他们,严座正在大声念颂着,声音很有磁性,而那些变异的村民,这时候也不跑了,而是一个一个在地上徘徊着,速度很慢。

  没过多久,那些变异的村民开始好像没劲一样,缓缓的接连倒在了地上,最后,所有的被病毒感染的村民都倒在了地上。

  在最后一个被病毒感染的村民也倒在地上后,一个士兵突然按动了喷火枪,喷火枪射出一条四五米长的火焰,直往躺在地上的村民喷过去,严座停止了念诵,大喊一声都别动,把这些人都抬到医疗棚去,把他们都捆到床上去。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士兵走了过来,轻声对严座说领导,现在着局面,如果不把那些村民处理了的话,会很麻烦的,要不,我们就把他们处理了吧。

  严座抬起头,用犀利的眼神瞪了那个士兵一眼,大声说这些人都是人,都是命,杀人是要偿命的,谁都不能动这些人,你快叫你的人把他们抬到医疗棚去,用结实一点的绳子,把他们都绑到床上去,我自由办法治好他们的。

  那个身材高大的士兵犹豫了一下,小声说可是,可是上面的命令已经下来了,让我们把这些人烧了,我们当兵的,只能执行命令啊。

  严座再次高声说谁下的命令?我是上面派下来处理这件事的,现在一切听我的,你们先把人抬去医疗棚绑好来,出了什么问题,我负责,快去。

  那个身材高大的士兵,犹豫了一下,只好对其他士兵挥了挥手,大声说把喷火枪都卸下来,放在原地,先把人抬到医疗棚,把他们绑到床上,小黄小李小吴你们去把军用绳索拿过来,其他人,跟我抬人,开始动手。

  那些士兵很快就忙活了起来。严座轻声对我们说我们得赶紧去找到古僵,马上就出发,陈洁,你留下来,负责看好这些人,一定不能让ZF把这些村民处理了,有什么紧急情况,马上和我联系。

  陈洁点了点头,严坤轻声问严座说严座,我们是去WH以前我们去过的那个太极墓吗?你好像当时就说了,这墓的阴级处埋葬的尸体一定不会腐朽,很可能已经滋养出了古僵。

  严座点了点头说对,那次没有进入阴极,那里应该有古僵,没想到这次还派上用场了,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严座说完带着我们往村口走,走到村口的时候,村长匆忙跑了过来,对严座说领导,不好了不好了,隔壁村出事了,说有僵尸进村咬人,已经咬伤几个了,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