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座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很快别过脸去,又转过来,用微微发抖的声音说行,明天我

  就给你老汉买棉衣棉被,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严坤似乎激动了起来,身子一抽一抽的大声说我,我还想把我哥抓起来,我哥不是人,我哥是畜生

  ,他拿铁锹打我,不给我饭吃,让我饿,我生病了,我老汉要送我去看病,他也不让,说不能花冤枉钱

  ,我老汉要把银元卖了给我治病,还有我嫂子,我嫂子也不是好人,有好菜就躲在厨房里面吃,让我和

  我老汉吃那些剩菜剩饭。

  严座眉头一皱点了点头说行,我帮你处治他,坏人坏一世,来世还是要受苦的。

  严坤这会好像冷静了下来,情绪似乎没有那么激动了,又用平静的声音说还是不要,不要把我哥抓

  了,我哥抓了,我老汉和我的两个侄儿就没人照顾了,还是算了,算了,算了吧。

  严座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了一下还在香炉里面燃烧着的香,香已经只剩下小半截了,然后

  说行吧,你还有没有什么事,要是没事的话,我就送你回去了。

  严坤又激动了起来,抖了一下身子,又抽动了一下嘴巴说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哥把欠红梅家的两千

  块钱还了,我哥都欠了好几年了,那两千块钱是红梅他哥打我后,红梅陪给我的医药费,我,我不能要

  红梅的钱,我哥也答应还给红梅家,可一直没还,还有,还有就是要是,要是你们能,能让红梅转世,

  0酷*匠-网~正MP版首…发j

  要是你们有办法告诉红梅,就告诉她,我,我喜欢她,好了,没事了,送我回去吧。

  严座的鼻头明显红了,重重的点了点头后,一把把插在严坤人中部位的银针拔了出来,然后大喊一

  声天藏,扶严坤去休息一下。说完就又盘腿坐在了香炉旁边,喃喃的念了起来。

  随着严座喃喃的声音,放在脸盆里面那团已经纠成一团的红绳,又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刚刚开始

  还是捆成一团乱麻似的,现在慢慢的解开了。

  就在香还差一点点就要燃烧完的时候,严座眼睛突然睁开了,而此时红绳也已经解开了,不动了。

  严座用手抹了一把汗后问村长你知道他刚刚说的他家里的瓜田在哪里么?

  村长马上点头说知道,他家里就一块瓜田,每年都会种几亩西瓜,为了不让别人来偷西瓜,每年都

  会派二傻(那个傻子)去守瓜田,红梅死的时候,好像确实是西瓜成熟的那个时候,哎,没想到这二傻

  居然干出这种事情出来,真是我们村的羞耻啊,很可能他老汉(老爸)知道那个事情,所以我们问他儿

  子生辰八字的时候,他这么不配合,平时他老汉可是个老好人啊。

  严座看了看村长,轻声说人性本来就有七情六欲,有些东西,只是在环境的影响下扭曲了而已,并

  不能用这个来概括一个得过脑膜炎,智商有缺陷的人的人格,好了,不说了,你带我们去他家的瓜田吧

  。

  村长也没再说了,赶紧点了点头,带着我们出发了。

  我没想到瓜田居然这么远,走出村子,走了一段小路,又走了一段田间小路,走了三四十分钟,才

  走到五六块呈梯形排列的梯田,梯田里面没有种农作物,里面都长满了杂草,在梯田最顶端,有一个用

  晒谷子用的那种竹编的垫席搭成的一个小棚,村长指了指那个棚子说那个棚子就是他守瓜的瓜棚。

  我们很快往瓜棚走去,走到离瓜棚不远的地方的时候,就看到瓜棚的四周围满了大大小小的蟾蜍,其中有几只大的有一个成年人的脑袋那么大,所有的蟾蜍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气定神闲的看着我们,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害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