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座也押了一口茶,看着局长淡淡的说魏局长,能详细说说情况么,我看看,如果真的属于邪案,我们就去帮你看看吧。

  魏局长的脸色一下子就舒展了开来,赶紧说邪案邪案,一定是邪案,这个我敢肯定,是这么回事,事情大概是半年前开始的吧,我们县里往南二十五公里,有一个山岭村,村子比较大,有三百多户人家吧,所以村里有个小学,附近几个村的孩子,都在这个村上小学,那天,那个小学里出了个怪事,村小学一个民办教师的老婆,和一条狗,可能是做那种事吧,竟然分不开了,等那个民办教师回去后,才发现,然后叫了辆村里的小货车,送他老婆去了医院,可还在去医院的路上,又突然分开了。

  可那天晚上,那个民办教师老婆可能因为羞愧吧,等民办教师睡着后,悄悄的出了门,吊死在了村小学后面的那个山上,之后怪事就接连发生了。

  民办教师老婆死后,民办教师可能也愧于在当地生活吧,一个人悄悄的走了,那小学本来就只有几个老师,那民办教师一走,马上又分配了一个老师过来,那个老师还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分配过来的第一天晚上,就住进了那个民办教师的宿舍,第二天,那个大学生老师说什么也不愿住那个宿舍了,后来村小学校长就让那大学生老师住进了校长家里。然后把那个民办教师的宿舍给锁了起来。

  本来以为事情结束了,没想到一个星期后,一个学生失踪了,那天晚上,那个学生都和学生们一起睡觉,可第二天早上一起来,那个学生就找不到了,说什么都找不到,公安局的人也去了,也调查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案件就悬了起来。

  可又一个星期后,又一个学生失踪了,也和之前那个学生一样,晚上还和同学们一起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就不见了,公安局的人又去了,可还是没有什么线索,接着又一个星期后,第三个学生又失踪了,一直到上个月,那个学校已经有七个学生失踪了,之后,学生们再也不敢去学校上课了,学校只好放长假。

  就这段时间,这个事情传到教育局去了,然后又传到了上面,最后上面给了限破令下来,让公安局在半个月之内破案。

  现在魏局长正为这个事情一筹莫展,焦头烂额,魏局长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一生破案无数,不想在这个时候,落得一个窝囊的名声,没想到我们去了,我们给那个村子治邪病的额事情,魏局长也知道了,本来也没打算非让我们帮忙的,没想到我们竟然去了公安局,所以,就让我们看看,能不能去现场看看,查查,如果时间紧张的话,哪怕是给点意见也好。

  魏局长虽然身体有些肥胖,但是胖的很顺眼,不像其他肥头大耳的领导一样,看上去,就觉得满身的脂肪,让人不舒服,而且魏局长说的一脸诚恳,严座听完后,马上就让魏局长带我们去现场看看。

  魏局长自己开着车带着我们几个人很快就出发了,没走多久,就来到了一个看起来还比较大的村落,走到村落的尽头,就到了山岭村小学,小学锈迹斑斑的铁门关着。

  车子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魏局长下车带着我们走进了只是虚掩着的铁门。这个小学很小,只有一栋两层的平房,还有一排一层的瓦房,中间有个土坯操场,操场上面长满了野草,操场中间,有一根红色的旗杆,旗杆上面还挂着五星红旗,只是那红旗异常破旧,耷拉在旗杆顶端。

  学校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学校,一副萧条的景象,魏局长带着我们走到了那排瓦房,推开了瓦房的第一个门,一个脖子上面挂着一校破旧毛巾,大概六七十岁的老汉坐在一个很大的灶面前,正一边抽着烟斗,一边劈着柴火,魏局长走到老汉面前给老汉发了一根烟,亲切的说老肖,又在劈柴啊,这些学生什么时候回来上课,你知道吗?

  老肖抬起头,似乎眼神不好,环视了我们几个人一圈,然后推开魏局长的烟,又一边劈着柴火一边说上课,哼,还有谁家不知道学校的这点事情,还有谁家敢让他们孩子来这里上课啊,现在有条件的人家,都把孩子往县里送,没条件的人家,哪怕是孩子读不成书了,也不会往这里送啊,这不是往火坑里推么。

  老肖没接魏局长的烟,魏局长也没生气,依然笑嘻嘻的说那你知道刘校长在哪么。老肖依然没有抬头,一边劈着柴火一边说我哪知道,你去他家看看吧,可能是忙活农活去了,都一把老骨头了,一刻都闲不下来啊。

  魏局长也没老肖说话了,带着我们就走出了平房,走出后,才和我们介绍说这个老肖,是个老光棍,以前是村里的杀猪匠,现在年纪大了,杀不动猪了,就来学校当了伙夫,不要一分钱工资,吃住都在学校,平时除了给孩子们做饭,还关照孩子们的起居,能做的杂事,都会帮着做,孩子们一个接一个死的时候,刚刚开始死孩子的时候,这老肖就很急,经常跑公安局,催着公安局破案,一直到后来学校给学生放长假了,老肖才没往公安局跑了。

  更$新最z1快C上@●酷(:匠网i2

  一路说着,魏局长带我们到了刘校长家里,刘校长家也还是个土坯房,看上去家境也不富裕,他老婆正在家斩猪食,一看到魏局长来了,就用围裙擦了擦手,让我们等一会,说完就急急的跑出去找刘校长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