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座拿出一个红色的和葡萄差不多大小的药丸类东西,在手上搓了几下,红色的药丸就冒出青烟出来,一冒烟,严座就把红色药丸丢进了我拉开的虬褫靠近尾巴地方的小口里面。

  虬褫的身子很快就挣扎了起来,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滚着,尾巴胡乱的抽打着,嘴巴发出呜呜的尖利的叫声,严座和我两个人,死命的压着虬褫的尾巴,不过我的脸,还是被虬褫的尾巴打了一下,打在脸上生疼。

  虬褫挣扎了一会后,严座让严坤过来按住虬褫的尾巴,然后自己走过去卡住了虬褫的脖子,卡了没几下,虬褫紧紧咬着陈璇脚的嘴巴就松了开来,嘴巴大长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

  严座突然一下,就把整个手都伸进了虬褫大张着的嘴里面,整个胳膊都伸进去了,然后很明显的可以看到虬褫被伸进手的部分,鼓胀了起来。严座紧紧的咬着牙,似乎在用很大的力气。

  虬褫被严座的手一伸进去,挣扎得更厉害了,要不是陈璇也过来帮我们抓住这虬褫,这虬褫很可能就要从我和严坤手里挣脱开来。

  $酷c6匠/☆网!《首&I发#-

  虬褫一边挣扎着,一边发出呜呜的叫声,一小会后,严座的手从虬褫的身体内抽了出来,手上都是乳白色的粘液,严座的手似乎一点事都没有,很快又卡住虬褫的脖子,把虬褫踩在脚下,然后让我们三个人从头,中,尾三个地方按住虬褫,他用那把红剑,再次深入虬褫靠近尾巴那个地方的煞口在里面搅动了一下,又从虬褫的尾巴开始,搓揉着虬褫的身体,慢慢往上搓,一直搓到虬褫的脖子部位时,虬褫的身子更加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同时身体也慢慢变色。

  随着虬褫的变色,这虬褫看上去有些狰狞了,加上虬褫的眼睛也变红,似乎有要变成怪物的倾向,大概两三分钟的时间,虬褫的身体就变成了血红色。

  虬褫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冷,冷得我的手都有些麻木了,很快,虬褫不再挣扎了,而是大张着嘴巴,从嘴巴里面喷出一股白气,严座大喊一声坤,璇,闭气,天藏,赶紧跑开,捂住嘴巴。

  这时候虬褫的身子不再挣扎了,而是身体抽搐了起来,我也赶紧放开了虬褫,跑到一边捂着嘴巴。

  虬褫抽搐了一会后,又张着嘴巴吐出了大量的白烟,吐完后,虬褫又一抖一抖的,从嘴巴里面吐出了一个乳白色的丹药,这丹药晶莹剔透,和珍珠差不多,不过比珍珠个头大多了。

  严座从包里拿出一个镊子,夹住了这个丹药,然后走到棺木旁边,用红木剑撬开棺木里面躺着那个女人的嘴巴,把丹药放进了那个女人的嘴巴里面。

  丹药一放进去,那个女人就有了反应,身子开始剧烈的微微的抖动了起来,放在她身上的玉之类的东西,都滚落到了棺木底下,她头上带着的凤冠也从她头上脱落了下来,露出她依然乌黑的盘起的头发。

  同时,这女人的眼睛,微微的睁了开来,皮肤,也开始出现了变化,开始出现一些黑点,黑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像无数根针插在她身上一样,还有女人刚刚还完好的头发和眉毛,也开始慢慢脱落,看上去太诡异了,我不想看,想转过头,可刚刚转过去,又忍不住还想再看看有什么变化,又转回头看着。

  大概半分钟时间,女人的身子不动了,眼睛大大的睁了开来,头发眉毛也没有了,脸上也布满密密麻麻的一片黑点。

  等女人的身子不动后,严座用红木剑,轻轻的在女人的人中处点了一下,就这么一点,女人的身体再次抖动起来,身子开始慢慢的变成灰,同时女人身上的衣服也开始慢慢缩小,很快,女人的身体就没了,就只变成了一层薄薄的黑色的灰,而棺木内悬浮着的丹药,也全部落下,也慢慢的变成了灰,棺木内只剩下女人的衣服,凤冠,还有一些玉,珠宝之类的东西了。

  同时,地上那条一直微微颤抖着,浑身变成红色的虬褫,身子也不动了,严坤用脚踩了踩那条虬褫问严座说严座,这虬褫也死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