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谢重重的点了点头,赶紧站了起来,驼着背就带着我们走出村部,一走出村部,就让村民都散了,各自回家,村民都不愿走,想看热闹,老谢又说村里要出邪门事了,赶紧回家躲着去,村民这才一哄而散。村民散了后,老谢很快带着我们走到了水生新房子门口。

  新房子上面依然是铁将军把门,严座正要和老谢说话,老谢却先开口了,压低声音说他们家肯定有人,他们每天都要捞阴鱼的,不能断的。

  严坤马上就走到门边,从包里掏出一根银针,从一个装了蓝色液体的瓶子里面蘸了点液体,伸到缩孔里面一捣弄,锁就被打开了,一推开院门,大门是敞开着的,几个人正坐在院子里面,在抽着烟,院子里面放了七八个铝制的那时候用来洗衣服的大盆,盆里面似乎都放满了鱼,同时,院子里面还种了很多花,整个院子一股浓浓的腥味掺杂着花香。

  坐在那里的几个汉子一看到我们,马上站了起来,其中一个矮胖子充满敌意的看着我们,很粗狂的用土话说你们谁,把老子的门撬了干嘛?

  老谢驼着背,几步走上前去,低声说水生,这,这是上头来的几位领导,要看一下你家的阴鱼口子。

  矮胖子昂起头说老谢,你他妈的出卖我了,你他妈的是吃了豹子胆了,还敢把这事给抖出去,黄县长要知道了这事是你捅出去的,你他妈的还想过安生日子?快把人给我带走,别把老子惹急了。

  老谢被水生骂的一脸的尴尬,抬起头看了看严座,然后又底气不足的和水生说水生别闹,这几位领导可比黄县长级别还要高,快带领导去阴鱼口子看看。

  水生愣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依然猖狂的说我管他什么级别不级别,咱们县里,黄县长说了算,除非黄县长点头,不然,谁也别想看阴鱼口子。

  严座笑了笑说如果我非看不可呢?

  水生又愣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盯了严座一眼,转过身就跑进家里去了,很快就拿了一把锄头出来,扬起锄头说你们敢进门,我就敢挖过去,不信试试看。

  水生话音刚落,在一旁的陈璇就耐不住了,朝水生冲了过去,我心里一急,想冲上去拉住陈璇,可严坤死死的拉住了我,轻声和我说没事,不用担心。

  酷F匠%网P|唯*-一r正版。),@其CN他D都。是盗g版

  我也是农村长大的,村民打架我也看多了,动不动就锄头铁锹的,但是真正敢挖过去的,我还没看到过,都是装装样子,壮壮气势的。没想到这汉子还真敢挖,扬起锄头就朝陈璇挖过去,陈璇身子一闪,一把抓住锄头,很轻松的就把锄头抢了过来。

  这时候其他几个汉子不干了,都冲进房子里面拿了家伙出来。就在这时候,陈璇很淡定的把锄头一扔,从严坤包里拿了把剪刀,举起剪刀就咔嚓咔嚓的把她那条乌黑飘逸的绑成一戳的马尾辫给剪了下来。

  那几个汉子都呆呆的看着陈璇,不知道她要搞什么名堂,陈璇又用手抹了点唾沫,把唾沫抹在头发被剪下来的断口处,抹完后,又把头发按到被剪断的地方,揉了揉,奇怪的是,这一揉,被剪下来的头发又都复原了,和被剪之前一模一样,我看得目瞪口呆,我不知道陈璇还有这功夫,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显露身手。

  站在水生身边的手里拿着一把柴刀的汉子讽刺的说你们是来耍把戏的?快滚,别在这里装神弄鬼。

  陈璇淡定的走到柴刀汉子身边,淡淡的说能不能借你的柴刀用一下。柴刀汉子刚刚还一脸怒容,这时候也有些尴尬了,犹豫了一下,忙往水生看去。

  就在这时候,陈璇一把把柴刀抢了过来,很快蹲下身,把手放在屋檐下的水泥阶梯上,伸出食指,然后举起柴刀就朝食指砍去。

  手起刀落,陈璇的食指被砍了下来,一截露出的白色断骨触目惊心,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脑袋一阵眩晕,也闹不明白陈璇这是要干啥。

  陈璇把柴刀一丢,捡起断指就往手上接去,捣弄一阵后,手指还真接了上去,只留下一条红红的带血的缝隙。

  那几个汉子似乎都愣住了,脸上的狂傲荡然无存,严座这时候才走上前说我们是上面派来给你们村子的人治疗嗜睡毛病的,现在查到村民嗜睡似乎和你们家阴鱼有点关系,所以过来看看,希望你们配合一下,都让让吧。

  可能是严座的气场震住了他们,也可能是陈璇的断发断指还原唬住了他们,水生终于耷拉下了狂傲的头颅,软软的走到一边蹲下,掏出烟抽了起来,不再说话,其他几个汉子也都走到一边去了。

  我们很快走进了房子,没想到这房子装修的还不错,地上居然贴了瓷砖,家具也都摆弄的富丽堂皇,大厅的香桌上,摆着一个巨大的财神爷,财神爷旁边,还有几块令箭似的牌子,上面都写了名字,每块牌子面前都有一个香炉,香炉里也都插了正燃烧着的香。

  老谢带着我们走进了一个房间,把一个大衣柜轻轻一推,就露出一个入口,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传了出来,一个台阶直通地底下,老谢轻车熟路的走进入口,把电灯拉亮,带着我们往台阶下面走去。

  台阶是旋转着往下的,比较陡,我们很快走到台阶底下,看到一条大概半米宽半米深的水渠,水是从一个大概二十厘米直径的圆形洞口流出来的,流到人工挖出来的水渠里面,水渠尽头有一个铁丝网,而水渠里面,密密麻麻的大拇指大小的肚皮白白的阴鱼。

  严座蹲下身,在水渠里面捞起阴鱼看了看,然后走到那个水流出来的圆形洞口,朝里面看了看,站起来对严坤说坤,你去弄碗天水过来,这里应该直通那个坟墓,我出灵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坟墓的入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