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严坤走到正单手托腮,看着大坑的严座身边,严座扭头看着严坤说把蛇埋了吧,也没什么难过的,这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严坤勉强微微笑了笑,说哎,这蛇太执拗了,诶,严座,这黑乎乎的东西,有点像上次我们在合肥弄的那个明朝将军墓入口外层的那种火油土,连气味都很像。

  最}新章节t!上~q酷7匠;网…

  严座微微点了点头说对,这应该就是火油粘土,这下面应该是个大坟墓,可能和比上次那个将军墓的年代要近一些,这次的火油粘土,比上次的火油粘土的纯度更高,更难弄,用军刀都很难削动,我已经叫人去拿煤油了,先把墓口打开再说吧。

  又等了一两个小时,我们终于看到了一个村民手里拿着一个里面装了大半瓶透明液体的挂盐水的那种瓶子往山上跑,没多久,村民就跑上了山。

  严座让村民和我们都走到离大坑几十米远的地方,然后自己也走到离那个坑比较远的地方,小跑了几步后,用力一丢,那个装满煤油的瓶子被严座丢进了那个大坑。

  砰的一声,那个大坑一下子就燃烧起了熊熊大火,那种大火的火苗是蓝绿色的,而且似乎特别热,我们在离了几十米远的地方,都能感觉到那股热量直扑面庞,同时,火苗的燃烧发出一股浓浓的奇怪味道,有点像是头发烧焦的味道。

  严座盯着火苗看了一下,然后猛的大喊一声,大家都不要看了,快躲到那块大石头后面去。

  随着严座这一声喊,村民们很快都乱了起来,争先恐后的往刚刚放炸药的时候躲避的那块大岩石后面跑去。

  我和严坤还有陈璇严座也往那块大岩石后面跑,等我们跑到大岩石后面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男村民因为跑得太急,被石头绊到了,崴了脚,正一瘸一拐的在后面急急的走过来。

  严座说了声你们都在这里呆着,都别动,然后自己一个人很快冲到那个村民身边,一把把村民背了起来,往我们这边跑。

  可刚刚没跑多久,就听到那大坑那里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类似于打爆竹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砰的声音响起,我只看到很多细细密密的和跳棋差不多大小的东西四散着呈抛物线状态飞出,像箭雨一样,充满了我的视线。

  严座很快就把村民放在了地上,然后用身子,压在了那个村民身上,在严座做那个举动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口一跳,脑袋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想,大喊一声严座,身体本能的就朝严座冲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我旁边的陈璇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腰,大声尖叫着说天藏,不要过去。

  陈璇的力气特别大,我竟然被陈璇生生拉住了,硬是一步也跑不动,因为我头脑有些发热,我也没有看清楚那些乒乓球大小的东西,有没有伤到严座。

  一直到噼里啪啦下冰雹似的声音停了,陈璇才松开我的手,她一松开我,我就朝严座冲了过去。

  就在我快要冲到严座身边的时候,严座已经从村民身上翻了开来,坐起身,低着头,在大腿上面扒拉着什么,等到我冲倒严座身边,才看到一颗和跳棋差不多大的崭亮的钢珠,已经陷入了严坐的大腿里面,严座已经把裤子撕开了,正用手在掏那颗钢珠。

  我心一阵揪痛,颤着声音问严座,你怎么样了?

  严座微微笑着说没事,伤不了我,然后继续用手指伸进大腿的肉里面,掏着钢珠,没几下,严座居然真的用两个手指把钢珠掏出来了,放到眼前一看,把钢珠丢到一边,然后把那条受伤的腿放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面,伸出双掌,掌心相对,上下浮动,运起气来。

  运了没几下,严座伤口就涌出一股黑血,涌完黑血后,就不流血了,这时候陈璇和严坤也走过来了,陈璇从严坤包里拿出块红布,就帮严座给包了起来。

  包完后,严座马上就站了起来,对我笑笑说天藏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呵呵,这点伤伤不了我的,说完还满脸笑容的走了几步给我看,居然走得四平八稳,一点都不瘸拐。

  严座能走,我倒是放心了很多,突然想到我小时候严座来我们村里,下水后身上一条很醒目的大伤口,但是伤口不流血,而且最后严座也没什么事,甚至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疤,都很小很小,一条线一样,顿时明白过来,严座似乎和我们不同,而且看严座现在的样子,应该确实也没什么大碍,因为陈璇和严坤一点也不紧张,都很淡然,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

  严座把那个崴到脚的汉子救了,那个崴到脚的汉子一直感谢严座,给严座鞠躬,严座安慰了汉子几句,就让几个村民轮流背汉子回家去了。

  严座似乎确实没什么事,把崴脚汉子送走后,又让村民在岩石后面等着,他一个人又往大坑走去,我和严坤和陈璇也跟在他身后,走到了大坑旁边。

  大坑那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硝烟味,那块黑色的火油土,已经荡然无存了,洞底是一块淡黄色的,看上去也有点像石头的东西,似乎是一块巨大的岩石的表面。

  严座一个人爬下坑,又让严坤把那把折叠刀递给他,他拿着折叠刀在那黄色岩石似的洞底用力刮了起来,刮了好一会,才俯下身,在被刮的地方闻了几下,然后皱着眉头抬起头,看着我们说完了,这个墓口是个死口,看来要在上面进去是不可能了。

  陈璇站起身,说是个死墓口?那,那怎么办?没办法了嘛?

  严座锁着眉头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如果要从上面下去,是真的没办法了,现在我们只能想办法从其他地方下手了,既然这个坟墓有阴霾流出,阴化村民灵质,就一定有流出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