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有人摇了我一下,接着听到陈璇那好听的声音,快起来,鸡叫了。我睁开眼睛一看,陈璇正看着我捂着嘴笑,笑的身子都有些往后仰,我这时候才发现嘴角一阵冰凉,用手一抹,原来我睡着的时候还流了口水,尴尬的笑了笑说没,没流到你身上吧。

  陈璇把她裙子拉了拉,指着上面一点亮晶晶的液体说你自己看,不仅把头靠到我身上,还把口水流到我裙子上,罚你帮我把裙子洗了,说完又笑了起来。

  这时候车子停了下来,严座说了声到了,就拿起包,打开车门下去了,我们也都赶紧下了车,下了车,我们才发现我们不是到了目的地,而是到了一条车子不能通行的小路。

  我们又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路,才远远的看到一个破落的村落,我们很快走到了村口,村口有一口很大的池塘,池塘里面很多荷叶,几个村民正在挖莲藕。

  陈璇有些好奇,便拉着我们停下来,要看看他们怎么挖莲藕,我们便都停了下来,打算看看,可刚刚看一小会,陈璇就指着池塘角落处大声说快看,那个人怎么了?

  我循着陈璇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中年汉子身子还浸在水里,头却倚靠在岸上,眼睛已经闭上了,一动不动的。

  严座很快从小路跑了下去,跑到池塘旁边,用手推了推中年汉子,中年汉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严座又用手拍了拍中年汉子的脸。

  中年汉子这才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严座,用土话说了几句话,但是我没听懂,严座微笑着用普通话说你怎么在池塘里睡着了,多危险,要是你一不小心,滑到水里了,那怎么办,你如果困了,就回家睡觉吧。

  中年汉子用厌恶的眼神看了严座一眼,没理会严座,走到一边,又开始挖起莲藕来。

  f;酷aA匠网正,版1J首!z发“

  严座摇了摇头,走到大路上面,带着我们又往村里走去,这个村非常破旧,非常古老,但是特别有意境,大部分房子都是土坯房,甚至还有用木板建成的古老的房子,但是村子里面树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年代应该比较久远的大樟树。

  一走到村口,就闻到了一股清新的樟树香味。走到村口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一个人躺在村口那颗巨大的樟树下面睡觉,旁边还放着一把锄头,旁边还有一个装着一些猪草的簸箕。

  陈璇又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那个人说你们看,那里又一个人在睡觉,严座摇了摇头说不用管了,我们来这个村,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我们走吧。

  走了没几步,就一个驼背驼的很严重的看上去有五十来岁的男人急急的走了出来,很快看到了我们,有点狐疑的凝视了我们一下后,就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掏出一包白沙烟,走过来一边给我们发烟,一边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说你们就是上头派下来的人吧,我是村主任老谢,走,去村部坐一下,慢慢聊。

  村主任老谢弓着个背,带着我们往村子里面走,我发现这个村子里面似乎没有什么人,不要说人,就连家禽都很少,一般的村子,狗啊,鸡鸭啊,都很多的,奇怪的是我一路走,一直鸡鸭狗都没有发现,觉得这个村子死气沉沉。

  老谢带着我们走到村子边沿,进了一个钢筋混泥土的有个院子的房子,这房子是村委,恐怕是这个村子里面最好的房子了。

  进房子后,有一个娇艳的穿的还算时髦的少妇给我们泡茶,还忙前忙后的给我们拿水果糖果之类的。

  老谢有些尴尬的和我们介绍说这个少妇是他老婆,也是村里的会计,他老婆死得早,为了孩子能有个人照顾,就再娶了一个。

  那少妇的普通话很标准,嘴也很甜,一口一个领导的叫着我们,客气一番后,严座有些不耐烦了,直接和老谢说不用客气了,我们来这里是解决问题的,别忙那些没用的,你先说说你们这里的情况吧。

  老谢喝了口茶,点上一只白沙烟,喃喃的说了起来,原来,这个村子以前一只都是很平静,很正常的,可从去年开始,发生了怪事。

  去年夏天,七月份的时候,村子里面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汉,在给一户人家上梁的时候,突然从梁子上面摔下来,死了。

  老汉死后,因为老汉只有一个身体不好的老伴,无儿无女,当时老谢又正好在外面开会,老汉的老伴没有钱给老汉筹备棺木,老伴只好用一床旧席,给老汉洗好身子,穿好寿衣后用席子一裹,再请了村里一个八仙(专门做白事的劳力)把老汉背到村子旁边一个矮山上,挖了个坑埋了。

  把老汉埋了后,头七那天,村里发生了怪事,那天上午还是晴空万里,而且还是南风天,按理来说不会下雨,可是下午刚刚吃过饭,就突然下了暴雨,暴雨一直没停,一直下到晚上八九点钟才停了。

  雨刚刚停,村里的人就都听到了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吵闹声,那吵闹声特别奇怪,好像是古代打仗的声音,有锣鼓声,有兵器打斗时候的金属碰击声,有喊杀声,还有凄厉的哀嚎声。

  从那以后,村里每隔一段时间,总能听到那种古代战士打仗的声音,甚至,还有些人在深夜亲眼见过那些古代战士穿着盔甲,骑着战马从村子外面那条路上走过的情景,不过,老谢也不敢肯定那些人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因为老谢只是听过声音,没有见过。

  而且,从那之后,村民们也悄悄发生了变化,变得爱睡觉了,越来越爱睡觉,并不是他们想睡觉,而是他们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有些人,甚至在干活的时候,都能睡着。从去年到几年,有最少三分之一的村民,在睡梦里面死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