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座喃喃念的声音很小,但是效果比刚刚玄虚的来得强烈多了,风一下子就大了起来,插在八仙桌旁边的坛旗,很快就飘扬了起来,还不时的被风吹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突然,香炉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原来是刚刚严座放进香炉的玄虚的头发自己燃烧了起来,发出一股浓浓的烧头发的臭味。

  头发烧完后,严座站起身,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铜铃出来,一边摇晃着铜铃,一边围着八仙桌慢慢的走了起来。

  这时候严坤拍了拍我,让我站起身,带着我走到祭口旁边,把祭口旁边的那条白色粉末画成的圈用脚踩掉,然后我们一起把盖着祭口的那块青石板抬开。

  青石板一抬开,一股浓浓的恶臭味铺面而来,我没有提防,加上看到放着那个搪瓷缸的水面上,漂浮着密密麻麻的类似于蚂蝗那种动物的尸体,甚是恶心,我哇的一声就呕吐了出来,我这一吐,严坤乐了,大笑着说忘了跟你说让你捂住鼻子了,今天晚上的晚饭,你又白吃了,哈哈。

  我痛快的吐了几口,一屁股在地上坐了下来,严坤把水里的那个搪瓷缸抱了起来,一直抱到八仙桌上,放在了香炉后面。

  在严坤放完那个搪瓷缸后,我才发现,摆在八仙桌上面的牛头,羊头,狗头,刚刚眼睛都是闭着的,这会,它们的眼睛却全部睁了开来,没有眼黑,只有眼白,看上去很是诡异。

  严座依然一边摇着铜铃,一边围着八仙桌转圈,蹲在一边的玄虚,已经不哭了,看着他手指甲脱落的右手发呆,嘴巴还是张开着,申请呆滞,不时的有诞水往下滴落。

  我和陈璇还有严坤,站在玄虚旁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严座祭坛,突然,严座摇晃铃铛的速度加快了,连步子也加快了,同时放在八仙桌上面的那个搪瓷缸,微微的摇晃了起来,与此同时,温度似乎突然骤降,似乎一下子进入了冬天,凉风像刀子一样,吹在脸上,耳朵上,我都能感觉到吸进去的空气,都凉到了脖子。

  酷#p匠@F网`V唯K一正、f版h,e其vA他@~都9是/T盗版HL

  严座的铃铛响得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大,让我的耳朵都有些受不了的感觉,突然,那个放在八仙桌上的一直微微摇动的搪瓷缸突然悬空跳了起来,跳起来有一二十厘米高,然后突然落下,发出咚的一声响,同时,搪瓷缸上的红布一下子弹起来有一两米高,掉落在旁边的牛头上面,把牛眼睛给盖住了。

  严座也突然停了下来,放好铜铃就走到坛旗旁边,一把把坛旗从地上拔了出来,很快回到红布上面,一边左右大力的摇动坛旗,一边重复的大声喊着,阳风起,阴煞去,阵列行,纲正赢。

  严座的这几句话,念得字正腔圆,中气十足,特别有磁性,似乎还带点余音,从声音里面都能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正气。

  在严座摇动旗帜的时候,我发现月光逐渐暗淡下来,我仰头一看,月亮被一层乌云盖住了。月光越来越暗,我只能借着笔直的燃烧着的蜡烛光,看清严座还在不停的摇动坛旗。

  这时候连一直坐在地上的玄虚都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看天,又直愣愣的看着严座,气氛似乎紧张了起来,我的身子冷得直颤抖,期盼着这次祭祀能早点结束,不要再出什么差错了。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轰隆一声雷响,把本来就已经高度敏感的我吓了一跳,这雷声来得太突然了,而且非常响,响完后,还有几秒的隆隆的余声。

  我恢复镇定后,抬头往天上看去,发现挡住月亮的那层乌云已经很厚了,而天的另外一面,根本就没有云,还有一些星星在闪烁着。

  又过了大概两三分钟,突然整个江面亮了一下,一条湛蓝的带着分叉的闪电在靠近桥墩那个位置闪了一下,水面被击起一片水花,像是小时候看到过的别人在江里用炸弹炸鱼一样,奇怪的是,只有闪电,没有打雷。

  我正被那个闪电惊呆之时,严座把坛旗往红布边上的沙地上一插,很快就朝我们跑了过来,直接冲到玄虚旁边,大喊一声把他的衣服脱了,快,然后我们都一拥而上,把吓得哇哇大叫的玄虚按住,把他的道袍脱了下来。

  在我们脱玄虚衣服的时候,江面上又闪了几下,又有几道闪电打在水里了,不过我们无暇顾及,很快,把玄虚的道袍脱了,他只穿着一条内裤。

  严座拿着道袍再次跑回到红布上面,把坛旗从旗杆上扯了下来,包住玄虚还是湿的衣服,在八仙桌上面的蜡烛上点燃,然后丢进了开着口的搪瓷缸里面,奇怪的是,虽然玄虚的道袍还是湿的,但是丢进搪瓷缸里面后,依然烧的很旺,火苗从缸口冒出来,随风摇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塑料的焦臭味道,慢慢的,风停了,温度也慢慢的升高了,天上的乌云也慢慢散开了,月亮又露了出来,把冷冷的月光洒向大地,撒向江面,玄虚穿着一条内裤,还在不停的在地上剁椒,说着冷冷,那落魄而又滑稽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想笑。

  搪瓷缸口冒出的火苗慢慢的熄灭了,严座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喷在了搪瓷缸上面,有一些喷到缸里面去了,有一些却还在外侧缸壁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严座擦了擦嘴角的血,把八仙桌上的红布和红绳拿了起来,重新把缸口封上,然后张开手臂,舒展了一下身子,回过头看着我们说你们去把祭口里面的死物清理干净,撒上石灰,我要重新植坛。

  严坤从他包里拿出几个今天白天准备好的小渔网,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个,然后我们都走到祭口旁边,忍着恶臭,把里面的那种类似于蚂蝗的尸体全部捞了出来,再给祭口里面的水撒上了今天准备好的碎好的小石灰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